《最高权力》
第93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斌沉默一会,说道:“长宜,你这个建议太好了,太对了。”
  彭长宜继续说道:“如果搞得太公开,难免有些证据你们抓不到,别到时狐狸没打着惹一屁股臊。”
  “你放心,经老弟这样一点拨,我就知道该怎么做!”康斌信心十足地说道。

  挂了康斌的电话,他就拨通了褚小强的“豹子6”,褚小强很快就接通了,彭长宜说道:“说话方便?”
  褚小强笑了,说道:“你打这个电话,如果不方便我就不接了。”
  “嗯,小强,开会情况我都知道了,你不要生气,这很正常,另外我想嘱咐你的是,凡是都要自己保留一份证据,不该公开讲的不要讲,一些秘密调查的人和事还要向以前那样,秘密进行,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县长,小强明白,我只对一个人负责,别的人我不会全都说出来的。”

  “嗯,还是那句话,保护好那个工头,别把他暴露给调查组。”
  “您放心,小强没那么傻。”
  彭长宜松了一口气,说道:“不得不防。”
  彭长宜又嘱咐了一番,这才收了线。
  当他想超越前面大货车的时候,猛然就看到了夜玫那辆红色的越野车向右侧拐去,彭长宜就放慢了车速,看着那辆车就驶向了不远处一座民房,他忽然想起康斌跟他说的话,难道,二黑的私人宾馆就在这里?他又看了看,这辆红车就是夜玫的,因为后面有个后装上的尾翼。

  回到单位,彭长宜刚进了办公室,手里的电话就响了,是叶天扬,彭长宜赶紧接通,说道:“叶总编,您好。”
  “长宜,我刚收到我们记者从你们那里发回的一份电传稿件,反应你们那里出现了七具矿工尸体,而且隐瞒不报,目前已经有家属找上门了,而且你们那里有个大胖子自称是公丨安丨局局长的人,公开对家属们说,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过,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这么个大的一个山区,有好两百多个大大小小的矿,出了事故,死了人是很正常的事。你知道这事吗?”
  彭长宜愣住了,说道:“记者?你们的记者在我们这里?”
  “是的,是受到遇难矿工的邀请,去的三源。”

  “我们这里的局长真的说了这话了?”
  “说了,有录音。那个局长太嚣张了,如果不是涉及到锦安,涉及到三源,我早就签字发稿了,刚才我给老翟打了一个电话,他说让我问问你怎么办?”
  彭长宜一下子接受到这么多的信息,他的脑子飞快地转着,发不发稿,翟炳德让叶天扬征求彭长宜的意见,什么意思?但是凭直觉,彭长宜感觉作为市委书记,翟炳德不好表态,鉴于目前的形势和翟炳德对邬友福的成见,他的态度应该不是压事,那么彭长宜的态度也是这样,事情闹得越大越好,他想了想说:
  “叶总,如果情况属实,您尽管发,说不定你发了这篇稿子,是帮了我呢,眼下,这里的情况很复杂,等有时间我专程去省里跟您汇报一下。”
  “好吧,长宜,我签字了,你别放电话。”叶天扬说着,把电话放在一边,开开门,喊了一声“小张”,把这篇稿子拿起排版,明天见报。”然后,他又走了回来,重新拿起电话,说道:“长宜,过几天小桐要走了,她跟你联系着吗?”
  彭长宜又是一愣,说道:“没有,她什么时候走?”
  “下周。”
  “哦,怎么了,您是不是舍不得?”
  “哎,我现在好多了,女大不由爹,愿意走就走吧,就像你说得,如果不让她出去,她在心里永远都无法释怀,出去见识见识也好。只是我跟她有个口头协议,十年之内,必须回来,不许移民,不许拿绿卡,不许嫁外国人。”
  “呵呵,您这三不许,她同意吗?”

  “同意,这是条件,要不然我不给担保。”
  “对,切掉她的经济命脉,断她的粮草,她总不能在美国喝西北风吧?”
  “是,我就是这么做得,你方便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小桐这孩子性格比较个,在省城,没有什么至近的朋友,自从她那个男朋友走了以后,我就没见他跟什么人来往密切过,原来几个女同学结婚生子,人家忙于生计,也不怎么来往了,我看她倒是跟你还说几句心里话,这几天我见她也有些难过,总是一个人呆在屋里,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你们年龄差不多,容易沟通,帮我劝劝她,既然选择出去了,就不要瞻前顾后的了,只要记着回来就行。”

  “呵呵,您真是典型的慈父心肠啊,好的,您放心,我晚上给她打电话,我最能对付她的了。”
  叶天扬笑了,就把电话挂了。
  周连发?彭长宜想了想,手就伸下了桌子底下,摁了暗铃。没有听到小庞的动静,他就看了看表,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小庞怎么还没回来?起身走出门去,推了推小庞办公室的门,锁着的。
  回到办公室,他就给下面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老顾接的,彭长宜问老顾齐祥在吗?老顾说不在,值班人员去吃饭了,他临时给盯会电话。
  紧接着,彭长宜又给齐祥打了电话,不想,被齐祥挂断,过了一会,就听走廊里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齐祥喘着气就进来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不是打电话时已经进院了?”
  齐祥擦了一想汗,说道:“是啊,刚进院,老顾也告诉我了,我就急忙上来了。”

  “那些家属怎么安置的?”
  “安排在招待所了。那个周胖子没敢动粗,里面还有记者,这些人都是有准备而来的,录音笔、照相机、录像机,应有尽有。”
  “来的都是家属吗?”
  “我看了,有的是,有的就是咱们这儿的矿工,但都是四川籍的老乡。”
  “周连发在现场?”
  “是啊,一直在,但是我感觉今天他有句话不该说。”
  “哦?他说什么了?”

  “高大风的姐姐要求看弟弟的尸体,周连发不让,说是火化了,这下家属急了,场面一度失控,后来又出来解释说:那些尸体不能证明就是你弟弟的,有护身符作证也不行。这时有个记者问他,说不明不白发现这么多尸体,怎么不立案侦查,周连发说,毛主席都说,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这么大的矿山,死个个把的人很正常,本身挖矿就是个高危险的工作。那个记者立刻就问他,照你的说法,三源每天都有人非正常死亡了?这下他才不敢言声了。”

  “哪儿的记者?”
  “据说是京洲日报的,是家属们请来的。”
  “县长。”齐祥看着彭长宜,说道:“我感觉这次事儿不小。”
  “如果那些尸体不是死于十年前,就麻烦了。”

  彭长宜说:“你也相信死于十年前?”
  齐祥笑了笑,没有说话。
  彭长宜说:“对了老齐,二黑有个私人会所,你去过吗?”
  “没有,我只是听说过。那个地方很神秘,我感觉也就是邬书记能去,康书记都不可能去过。但是据说客人来往不断。”

  “都是哪儿的客人?”
  “都是他们生意上的客人。”
  “哦。”彭长宜点点头,又说:“小庞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