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3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彭长宜说的是场面上的套话,但是,也向陈奎传递出一种特殊的信息,这让陈奎很激动,他说道:“县长说得太好了,三源有句土话,叫手大遮不过天,就是这个道理。”
  陈奎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彭长宜不能说太多了,他就笑着说:“这句话恐怕不是三源的土语,全国都通用,我们那个地方也这么说。”
  陈奎也笑了,说道:“呵呵,是啊,对了县长,您对那个废水库感兴趣?”

  彭长宜一惊,自己对这个废水库感兴趣的事,似乎没有几个人知道,平时陈奎没事从来都不来他的办公室,更别说单独跟他说一些闲话了,他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想到这儿就说:“呵呵,我的确有些兴趣。”
  好在陈奎没有让他进一步去猜谜,就说道:“我早上跑步,看见我们家属院的高工,高文化,他跟我说,说彭县长托人给他捎信,说有机会想谈谈那个废水库的事,问我,是不是想重新修这个水库?”
  彭长宜明白了,陈奎的妻子在水利局上班,他们在水利局的家属院住。就说道:“有些兴趣,但是如果要是重修,那是要经过一番精细考察的,是要往省里报的。我目前只是从旅游这个角度考虑的,别的还没有想好。等咱们忙完这段,好好跟他聊聊。”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想了,他接通后,就听里面传来一位女士甜糯糯的声音:“彭县长,你好,听出我是谁了吗?”
  陈奎站起身,拿起那条香烟,说道:“我先回去,一会有事您叫我。”
  彭长宜就起身,跟他点点头,然后对着话筒说道:“这个声音的确很熟悉,冷不丁我还真说不上来了。”
  彭长宜很讨厌女人打电话用这个腔调,上来就让对方猜是谁,好像男人就该记住她们的声音的似的。其实这个问题的确很让人尴尬,猜得中和猜不中都尴尬。既然能让对方猜的人,肯定是见过,甚至通过电话,但不是经常联系的人,如果一下子猜中她是谁,她就会很激动,但是于男人来说却是件不好意思的事,说明这个男人心目中,是不曾把这个女人忘记的;猜不中,女人尴尬,因为你自以为是地拿自己不当外人,人家根本就没给你留存根。所以说对谁都是尴尬的事。男人之间却很少出现这个问题,很少有两个男人通电话让对方猜自己是谁的,即便有,也是在特殊情况下进行的。

  只听对方说道:“呵呵,听着熟悉?那就说明彭市长还记得我,我是玉琼。”
  “哦?玉琼经理,怎么是您啊?好长时间不见了。”彭长宜很惊讶玉琼怎么想起了他。
  “是啊,后来我听说你高升了,去了三源,就想着抽时间去打扰一下,据说三源是避暑胜地,风景非常的好。”玉琼的声音里,有一种南方人特有的音韵。
  彭长宜此刻是不敢掉以轻心,他捕捉着玉琼的每个字,力求从里面尽快得到信息。说道:“呵呵,是啊,是啊,数伏天这里晚上都得盖薄被,随时欢迎您到三源视察工作。”
  玉琼“噗嗤”一声笑了,娇声娇气地说道:“呵呵,又来你们官场上的那一套,动不动就是视察了、指示了一类的,我又不是你的领导,别跟我说这些官话。”
  “呵呵,那我就随时欢迎女企业家、锦安著名的红粉大亨玉琼老总来三源观光旅游,兼做视察指导,我们一定做好全程陪护工作。”彭长宜在电话这边做着嬉皮笑脸的怪样。
  “呵呵,什么时候练得这么油腔滑调的了,实不相瞒,我现在就在三源。”玉琼依然是娇声娇气地说道,而且语调不慌不忙。
  “什么?您现在就在三源?在哪儿?”彭长宜有些认真了。
  玉琼笑了,说道:“是啊,我陪朋友到三源来看看,他们回去了,我留下了,想见你一面再走,我现在在霞光岭的山下给你打电话。”
  霞光岭,是一位著名抗日小英雄牺牲的地方,这里,早就成为革命传统再教育基地,每年都会有来自省内外的少先队员和和青年学生前来凭吊,也成为三源最早的红色旅游胜地。

  彭长宜说道:“是我过去还是您过来,我听您的安排。”
  玉琼说:“我现在正在往县城走,你往这边来,我们半路见个面,就不去你哪儿给你添乱了,你们都忙,我的车是一辆蓝色的奔驶,车牌号88268。”
  彭长宜说道:“好嘞,我的车是一辆白色丰田越野,牌号是36039,我这就出门。”,
  “呵呵,我还以为县长的车也不挂牌照呢,我看三源的车好多都不挂牌照。”
  “呵呵,您说的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注意到了,准备近期就治理,但是眼下好像哪项工作都比这个重要。”
  玉琼说的机动车无牌照驾驶的问题,在彭长宜刚来三源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一般党政机关领导的车辆很少有挂牌照的,除去新车,各种保险都齐全的才挂牌照,就连邬友福的车平时都不挂牌照,只有出门的时候才挂。
  许多大货车也有不挂牌照的,不挂牌照的大货车大部分都是三源有名的这几家运输公司的车,他们不挂牌照,但是每个车都有标号,比如建国集团的车,都标有“建X号”的小圆牌,似乎标着“建”字,就可以天经地义的不挂牌照,更有私人运输的车辆,也模仿着标上“建”字牌号,仿佛这个“建”字就是通行证,就是牌照。
  交警们对这些车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对外地牌照的车辆却检查的非常严格,当京州省省长一声令下,打造省内公路无三乱的时候,三源还在制造着三乱。随着旅游业的兴起,整顿交通秩序,规范交通也是一项迫在眉睫的事情。
  彭长宜为此专门召开过有关会议,要求有关部门开展查处三无车辆的专项行动,公丨安丨局对此也是积极响应,只是这项活动仅仅进行了三天,就不了了之了。交警队长跟他诉苦,说这项活动没法搞下去了,交警们在前面扣车,领导打电话写条子在后面说情,彭长宜笑着安慰交警大队队长,说这种情况早就意料到了,没关系,就当是一次练兵行动。

  玉琼说道:“我只是看到了这么一个现象,不过毕竟是边远县城,可能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吧?”
  彭长宜笑了,说道:“得嘞领导,别转着弯批评我们了,这项工作我们准备在国庆节前再治理一次。”
  玉琼笑了,说道:“彭县长,你千万别拿我的话当事,我只是那么一说而已。”
  “欢迎领导监督。”
  “好了,你别解释了,快点放下电话出来吧,再打半个小时的电话,太阳就落山了。”
  彭长宜笑了,放下电话后,他愣了两分钟,在心里琢磨开了,这个玉琼到三源真的是陪朋友旅游观光来了吗?但是,不管她干嘛来了,看在她跟翟炳德这层关系上,他彭长宜都不能掉以轻心怠慢了玉琼。
  他走出办公室,小庞和齐祥还没回来,老顾听见他下楼的脚步声后,就从一楼办公室出来,彭长宜说:“给我钥匙,我出去一趟,如果我回不来,你想着去接下娜娜。”
  老顾点点头,把钥匙递给了彭长宜,看着彭长宜把车开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