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3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他的口气平静了许多,不像刚才那么怒气十足了。
  “邬书记叫来了防爆丨警丨察,把家属强行带走了,要送到看守所,我和康斌两人坚决反对,他才改变了主意,说是把他们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吃好喝招待,再跟他们对话。”
  “胡闹,他这么折腾就不怕出大事?”翟炳德的声调一下子就提高了。
  “翟书记,还有一事,我必须向您汇报了,那就是关于黄土岭那几具尸体的事。您还记得吗,我上次跟您说我们县局技术科鉴定的结果是死于十年前这个事吗?”
  “知道,你说。”

  “因为这个问题,我跟邬书记产生分歧,如果是十年前的尸体,理所当然就是按无名尸处理,我对这个鉴定结果提出异议,后来他又拿到市局去鉴定,得出的结果同样是十年前。这您可能也知道了,不过,有一点我没跟您汇报,当时发现尸体后,我就让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单独取了样本,单独送到省厅去鉴定,前几天鉴定结果出来了,跟我们预测的一样,死亡时间八到九个月之间,由于当时省厅鉴定结果没有出来,所以我也没有跟您汇报这事。”

  其实,只有彭长宜知道,他当时不跟翟炳德汇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那个时候,他摸不清翟炳德对邬友福的态度,甚至摸不清他对无名尸的态度,这么机密的事,他当然不会说了。
  “哦?省厅出具鉴定证明了吗?”
  “出具了。”
  翟炳德想了想,说道:“这样,一会我再给你打电话。”
  彭长宜说道:“行,我们两点开会,我准备在会上提出成立调查组,不叫专案组了,专案组比较敏感,由政法委康斌书记任组长,负责这个案件的刑警任副组长,您看行吗?”
  “具体怎么做你们看着安排,但是我要问你,如果真的成立专案组了,你有把握吗?”
  “问题不大。”
  “除去省厅的鉴定结果,还有别的证据吗?”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你小子给我个痛快的!”翟炳德声调立刻提高了八度。

  彭长宜咬了一下嘴唇,他仍然没敢跟他说出刘工头,这涉及到一个人的安危,目前他是不能随意抛出刘工头的,跟翟炳德也能,想到这里说道:“现在矿工的家属来找了,本身就是证据。”
  “好,按你的想法办吧!”
  “翟书记……”彭长宜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真的查实了的话……”
  “是谁的问题谁承担责任,绝不能含糊。”翟炳德果断地说道。
  “可是,上次事故鉴定……”彭长宜小心地说道。

  “事故鉴定结果和死亡人数没有关联,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事故,都会有人死亡,你不要扩大范围,发现尸体了就说尸体的事,懂吗?这是纪律!”翟炳德严厉地说道。
  “长宜明白。”
  这次,翟炳德的指示不再模糊。
  彭长宜等着领导放下电话传出忙音后,他才慢慢地垂下了手,无论地放下了电话。
  如果不追根溯源的话,就不可能给矿难翻案,那么,徐德强就死得冤了。他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他和徐德强半夜在后山坡上谈话时的情景。黑暗中,徐德强嘴里的卷烟,闪出星星的光亮,他边抽烟边跟他讲述着他许多未竟的工作,比如旅游,比如矿山……想起了他黑暗中那深沉悲壮的表情,想起了他被免职还依然留在矿难的现场,直到最后殉职……

  彭长宜双手捧住脸,使劲地揉了几下,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如果不让触及这个问题,那他干嘛这么处心积虑的做无名尸的文章,而且把局做得还很大。他感到万般的无奈,感到有一张遮天的大网罩在头上,这张网,他是不能打开的,因为它是由无数个结点组成的,每个结点都紧密相连,每个结点又密不可分,凭自己的高度,他是够不到它,就更不用想打开它了,即便有一天自己能触摸到它了,还会有现在的激情吗?

  他甚至想到了驯象。有一年跟部长去西双版纳州旅游,看到许多大象温顺地被一根铁链锁在大树上,谁都知道大象力大无比,可以连根拔掉一棵大树,而那些拴象的铁链,根本不足以禁锢住这些大象。他很奇怪,问部长,那些大象怎么不跑?因为挣断铁链对于大象来说易如反掌?部长笑了,说道,这些大象不是这么大的时候就被禁锢住的,它们是在很小的时候,被人们从野外捕获后,拴在这里的,最初,它们也是不安分的,尽管是小象,但野性大,脾气暴躁,一天到晚悲叫嘶鸣,那个时候,它们的力量不足以挣脱这根锁链,在经历无数次努力和无数次失败后,它们逐渐地知道,这根铁链是永远都挣不开的,等它们长大后,尽管力量大的足可以把一根大树拔起,但它们也不去尝试挣脱那根小小的锁链了,那条锁链挣不断,这是从小印在它脑海里的记忆,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所以它根本就不去尝试了。

  想到这里,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是不是将来的自己,也是那头长大了的小象?难怪部长当初那么苦口婆心地嘱咐他,不让他去碰矿山的事,是不是就是这个道理?
  彭长宜用手又使劲地搓了搓脸,迫使自己淡定下来,重新理了理思路,调整了一下方案,毕竟,眼前的事,还不容他掉以轻心。他又把电话打给了齐祥,齐祥没接,他又打给了小庞,小庞说他和齐主任还有郭县长跟着家属们来到了县公丨安丨局,郭县长和齐主任正在跟家属们谈话。
  彭长宜小声嘱咐小庞,注意公丨安丨局的人,防止他们对这些家属采取非常措施。此时的彭长宜,已经不再希望这件事能闹多大了,眼前这些就足够了。
  小庞说:“高大风的姐姐找了一个记者,全程在跟踪录像,另外,我看是有准备而来。”
  彭长宜似乎已经没有多少惊喜了,就说道:“嗯,你多留意,随时联系。
  下午,县委常委会议室,彭长宜提前五分钟到了,很快,康斌也到了,康斌在进来的一霎那,重重地看了彭长宜一眼,然后坐在和彭长宜隔着的座位上,他们俩中间那个空座位是书记邬友福的。从康斌的眼色中,彭长宜知道他这个中午应该是没闲着。
  邬友福的秘书进来了,他把水杯和笔记本给邬书记摆好,把笔帽拔开,放在笔记本的旁边,又把座位挪到合适的位置上,抬起头,在心里默默地清点了一下人数,确认都到齐后,他才走出去。
  这是邬友福一贯的做派,每次常委会邬友福总是迟到,等人来齐后,先让秘书把文件、茶杯放好,再挺着腰板背着手进来,一幅君临天下的气势。彭长宜感觉他要的就是这个派,因为在三源,没有谁能盖过他去,他完全有理由迟到,有理由让大家等他。因为,他就是三源的天,是三源的帝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