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588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浩鹏这才跟着刘教授一起去了他的房间,一进去,刘教授把门关了,果然他是迫不及待啊。
  万浩鹏想去替刘教授烧点水泡茶,刘教授却说:“我有话要问你,那个胡总还在等你,你不能在我这儿呆久了。”
  万浩鹏没想到刘教授其实眼力劲很厉害,哪怕他才来宇江两天。坐着没动,等刘教授问他。
  “万兄弟,我很感谢你这么信任我,把你们最秘密的事情告诉了我,但是我问你,你和成斯瑶到底是什么关系?”刘教授突然瞪着万浩鹏问着。
  万浩鹏没想到刘教授问的是这件事,他一直以为刘教授要问林珊瑚的事情,没想到他是问这个。
  “我想听真话。”刘教授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到了这一步,万浩鹏知道刘教授是真的参与进来了,但是他看出来了成斯瑶对万浩鹏的不同,所以,他要知道这只船的人是不是能一心一意地共同前进,刘教授支开许光辉,是怕万浩鹏难为情
  “刘哥,你要不问,我不想让人知道我个人的事情。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是很不光彩的事,但是你既然问起来了,我还是要说,我的前妻现在是成斯瑶父亲,是宇江市委书记成正道的情人,说真话,我最初接近成斯瑶是为了报复成正道的,后来这小丫头爱了我,我反而下不了手,但是我还是在利用她,没有她带你来宇江,沈家姐妹不会相信我和武训。
  刘哥,不瞒你说,我这次要借月牙湖的事情引出成家帮内斗,沈家姐妹和成斯瑶都是我传话给成家帮的对象,我知道刘哥担心什么,怕我因为和成斯瑶之间的关系,而毁了整个计划。刘哥,海宁市长对我情同父子,我和珊瑚虽然认识才几天时间,但是因为她和海宁市长之间关系,算没有你的出现,我也会拼尽全力保她一世周全的。所以,刘哥,我和成正道之间的仇恨不会因为我和成斯瑶之间的关系而放弃的,说实话,我虽然不会刻意伤害成斯瑶,但是我不可能为了她而放弃我的计划,不可能的!我不仅仅要拉下成正道,还要完成海宁市长没完成的晋鄂大桥的计划,打通月牙湖和宇江之间的通道,扩大宇江市的整体规划,说白了,建立起宇江的又一个新城。

  所以,刘哥,你说我野心也好,说我抱负也好,我都要去努力去拼一拼,我不可能为了任何女人而放弃自己的仕通。江山和女人之间,我会永远江山。”万浩鹏一脸果绝地说着这番话,说得刘教授一愣一愣,他真是小瞧了这个年轻人。
  “兄弟,你可能没遇到真爱,遇到了,你不会这么想。”刘教授看着万浩鹏,笑着说了一句,他放心了,这个年轻人并不爱成斯瑶,不会如他这样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倾尽一切。
  刘教授虽然不会去怕一个地市州的市委书记,但是关系到林珊瑚时,他得格外小心谨慎。从第一眼看到林珊瑚的一瞬间,他认定了她,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如此久违。这种感觉很怪,可这种感觉又是他找了很多年的感觉,自从老婆车祸之后,他以为他的爱情一并被带走,没想到他在林珊瑚身,又一次看到了爱情,而且那么强烈。
  “刘哥,也许是这样的吧,我曾那么爱我的前妻,是和成斯瑶打架的那个女记者念小桃,第一天是她陪着你的。结果,我亲耳听到了她和成正道在调情,亲耳听到了她承认自己的背叛,从那一刻起,我发现自己没有爱人的能力,或者我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但是刘哥,你放心,我不会失去我的底线,我想过等我这边计划周密后,我想送成斯瑶出国,我也暗示过让她出国,不要参与进来,你说得对,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斗争,女人都应该走开。

  刘哥,要是有机会,你给成斯瑶弄一个出国进修的机会,让她离开好吗?我会再做她的工作,让她尽快离开,小姑娘对爱情的幻想总是如此地美好,她现在把对爱情的幻想全部放到了我身,越是这样,我越要送她走,无论我如何恨成正道,至少这个小姑娘爱过我,她是认真在爱,所以,刘哥,一想到这一点,我特别地痛心,我会骂自己不是人,可是你也看到了,林珊瑚三年来没见过太阳长什么样子,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还有孟老爷子,欢天喜地回到了月牙湖,还没呆一天,被他们设计给做掉了,这也是我的大意,我的不果断,才造成的。所以,刘哥,我现在确实在利用成斯瑶,我知道不光彩,可我没有办法,我们和成正道之间的距离太遥远,可以说是鸡蛋和石头的关系,如果不利用她,杜耕耘不可能调离,不利用她,接下来的月牙湖计划,也很难完成。”

  万浩鹏说着,说着,一脸悲痛地垂下了头,双手不自觉地抱头扯着自己的头发,看得刘教授的心猛然收紧成一团。
  第678章?谁更吃亏
  刘教授被万浩鹏彻底打动了,此时的万浩鹏绝对不是演戏,他是真的很矛盾,纠结和痛苦。正因为这个样子,刘教授反而觉得万浩鹏适宜于官场,一个人能抗多大的压力,多大的痛苦,能成多大的事业,而官场这个事业与其他的行业不同,与人打交道的事业是最最复杂,最最不可确定因素的一个事业。
  官场是一个人分三六九等的地方,虽然肉也有五花三层,没有那些鱼鳖虾蟹,哪有这些花花世界。但是官场这种分化显然要利益得多,在官场,领导捧你时你是个玻璃杯子,领导松手时你是个玻璃茬子。不要把自己想的多么多么牛X,再厉害的香水也干不过韭菜盒子。杜耕耘是这样的,成正道用他时,他是宇江老二,成正道放手时,他很快会是玻璃茬子。
  刘教授曾经读到过一段这样的描写:前一分钟,某书记可能还坐在大会发表“自我批评辣不怕,相互批评不怕辣”的高论,一分钟后那种极具幽默性的“辣”发生了。此刻,除了空调呲呲声,会场一片死寂。书记市长部长们喉头发干盯着门口冲进来的这帮人,浅蓝衣、黑裤、黑鞋,手执卷宗目光阴沉。官员们同样内心独白:完了,女人误事啊。恐惧等待,有人甚至决绝看窗户――――直听到“某书记,跟我们走一趟吧!”整个会场“呃”地松一口气。幸存者彼此交换一下凄楚眼神。那一秒,恍若隔世。

  这段描写对刘教授来说影响极深,从那以后,他对官场的人和事都是极尽远离的,包括他的发小江家俊,之前他们是每隔一段时日要聚一次,因为这段描写,刘教授不再主动找江家俊,慢慢地他和江家俊之间是两行平行线,各自沿着自己的轨道在前进,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月牙湖,他不会来宇江的,他是无意间从一篇章看到月牙湖的介绍,这些年来越是没有开发过的湖,他越喜欢去研究,反正是被开发过后的湖,早已不再引起他的兴趣。

  没想到一次月牙湖之行,再一次把刘教授扯入了官场的风云之,除了他要的爱情,他又一次再面对官员的种种复杂,包括此时的万浩鹏,一个不具有复杂表情的官员,是走不远,也不可能走远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