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7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厨打了20多个哈欠之后我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他妈的现在是北半球的夏季,而我们目前的位置处在北极圈里,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碰到传说中的极昼了!

  我草,装逼不成倒还无所谓了,这他妈的可是极昼啊,有极昼也就代表着有极夜,24小时都是白天也就算了,最多撸的时候躲到树后面去,可是24小时都是黑夜,这可怎么过?
  我第一次产生了要离开这里的想法。
  “嫩妈这太阳刚才在西北方,怎么现在跑到正北面去了?嫩妈按理说应该落下去了才对呀!”老九突然疑惑的说道。
  “我去,九哥,又是西北又是正北的,你怎么知道的?”我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风已经停掉了,清澈的蓝色广阔无垠,上面可是什么星座都看不到呀。
  “莫非老九已经看过求生指南其他章节了,不然怎么会对方向这么了如指掌?”我赶紧又把手里的书翻了几页,发现了太阳直射法以及手表表针倒影法,我不禁有些崩溃,早知道多翻几章了,主动权就这么被老九抢走了。
  “嫩妈老二,你是不是冻傻逼了,你忘了我们有指南针了?”老九从口袋里掏出救生艇上的指南针,朝我晃了一下。
  “水头!我想起来了,我们现在处在北极圈里,我们应该是碰到极昼了!”卡带抢在我前面把这一奇特的自然现象说了出来。
  “嫩妈卡带,你小子挺聪明呀。”老九赞许的看了一眼卡带,掏出一支烟递给他。
  “是我,是我先想到的!”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嫩妈,这极昼之后是不是就”
  “极夜,九哥,极昼之后是极夜!”我几乎嘶喊出声来。
  “嫩妈老二,你怎么这么激动?”老九被我吓了一跳。
  “没事儿,九哥,我就是想到24个钟头都是黑夜,我害怕。”我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抢在老九前面说出来了,要不然我还没等到极夜就得被气死了。
  “大副,水头,极夜要在冬季才有,我们那个时候应该获救了。”卡带被老九的香烟激励到了,又显摆了一下自己的地理知识。
  “嫩妈,我们救生筏破掉了,根本不可能逃出去,现在必须做最坏的打算。”老九抬头看了一眼罪魁祸首大厨,咬着牙说道,而没心没肺的后者已经睡着了。
  “九哥,淡水我们不愁,到处都是雪,救生艇上的压缩饼干准备的是20个人7天的分量,我们四个人的话省着点吃的话也就能坚持一个月。”老九的话让我稍稍有些担心,最坏的打算?莫不是我们在这里待一辈子?
  “嫩妈老二,明天我们翻过山往北面走,嫩妈如果这真是个荒岛,咱们得趁着现在24小时都是白天,准备过冬的东西了。”老九把烟头弹进篝火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熊熊的火焰。
  “在这过冬?”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次可能真要挂掉了。
  由于我们并没有到达北极的中心地段,所以并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极昼,天黑了大概有一两个小时之后,太阳重新绕到了东边,又徐徐升了起来。
  斯瓦尔巴特群岛的西海岸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洋流墨西哥湾暖流的影响,所以在夏季气温并不是特别的低,夜里的最低气温应该只有零下6,7度左右,跟基南的冬天差不了太多,而桦树枝很好的隔离了我们身下的冻土,再加上每人四小时一次的值班看守篝火,我们并没有感觉气温有多么的刺骨,由于我们并没有到达北极的中心地段,所以并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极昼,天黑了大概有一两个小时之后,太阳重新绕到了东边,又徐徐升了起来。

  大厨跟卡带留在山脚下看守我们的物资,同时注意观察海面上是否有船长他们的踪迹,而我跟老九则备好淡水干粮,去勘测山脉背面的环境。
  两人踏着齐腰的积雪缓缓下了山,昨日看到的海湾竟然是小岛的一个淡水湖,整个湖面几乎横穿了小岛,我们绕到湖的最东面才找到北上的陆地,再往北走,地势变的非常平坦,除了苔藓看不到任何植物,零星的几条小河发出了潺潺的流水声,清澈的河水下还能看到成群的红色的鱼游来游去。
  “九哥,这次我们不缺食物了,你看这里可都是鱼啊!”我兴奋的朝湖里指着。
  “不过这鱼怎么是红色的?是不是有毒啊?”我忽然又想起求生指南里面写的颜色鲜艳的鱼一般是有毒鱼,禁食。
  “嫩妈老二,这可是大马哈鱼啊,我们这次有口服了!”老九兴奋的就要卷起裤子下去捞两条上来,可是想到自己并没有治疗关节炎的药物,又败下阵来。
  “大马哈鱼?”我嘟囔了一句,好像是在动物世界里听过。

  小河应该是直接流入到海里去的,远远望过去根本看不到尽头。我跟老九拿望远镜朝北面看了一下,白茫茫的一片。
  两人稍稍休息了一下,我掬起一捧湖水尝了一下,甘甜可口,这地方如果冬天不那么冷的话,可真是块福地呀!
  两人稍稍休息了一下,又继续朝北走去,直到我们看到了熟悉的大海,两人才意识到我们真的是被困在这里了,望远镜竭尽全力也看不到距离我们10多公里远的西斯匹次卑尔根岛,老九叹了口气,迅速拿铅笔将我们沿途经过的湖泊河流以及其他有价值的东西画在海图上,算是画了一张地图,我们等同于为发展北极文化做贡献了。
  坐在海边吃完随身携带的食物,两个人踏入归程。
  “大副,水头,你们回来了呀?怎么样?我们能走出去吗?你们找到路了吗?”卡带瞪着大眼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期待我们能给他带来好消息。
  “嫩妈卡带,你知道鲁迅吗?”老九没有正面回答卡带,而是问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鲁迅?”我有些疑惑的反问道,莫非老九是想告诉卡带鲁迅的至理名言“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可是不对呀,我们现在不是没有路了,而是只剩水路了呀。

  “水头,鲁迅谁不认识呀。”卡带低着头,没想到老九能问他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
  “嫩妈鲁迅有个朋友叫闰土你们都听过吧?”老九突然又提到了我最爱的小说男猪脚。
  “九哥,别说闰土了,我连猹都认识。”我笑着说道。
  “嫩妈老二,这里没有猹,你们一定知道闰土是怎么捕鸟的了吧,现在你们按照闰土的方法开始抓鸟,压缩饼干省着点吃,今天晚上吃你们抓住的鸟肉。”老九递给我一包干脆面,应该是准备拿它来做诱饵了。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鲁迅的那篇课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面描述的闰土捕鸟的片段,先扫出一片空地,然后把救生艇上的空桶拿桦树枝支起来,用撇缆绳系在桦树枝上,又将干脆面捏碎了丢到空桶下面,并一点一点的延伸出来,一切准备就绪后,我跟卡带躲到了桦树后面,等待鸟儿的上钩。
  我们的陷阱几乎支在了鸟堆里,那些不知名的鸟儿嗅到了干脆面的香气,它们常年居住在这荒山野岭里,哪里享受过这种油炸食品,大家一拥而上,钻进水桶里准备吃个够,我跟卡带见鸟已经上钩,用力一拉撇缆,足足有7,8只鸟被水桶压在了底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