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294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功的话,南玄三觉得就是说给他一个人听的。里话话外说得已经很明白了:南玄三的事,成功不想都知道,但彭正夫必须都知道。该告诉成功,或者不用他知道的,彭正夫都会有分寸。
  南玄三只为这事再为难。成功这么做,表面上是有情有义,不过是预备着得给他揩屁股。玩得冠冕堂皇的阴损和缺德。有很多事连彭正夫都得瞒,这不是信得着谁信不着谁的问题,是他南玄三做事的原则。可这样的隐瞒,即便不出事被成功抓到把柄,借题发挥或许都会翻脸。
  有言在先就是仁至义尽,到时候南玄三就又是吃哑巴亏也跳不起来,生气窝火自己受着。
  在局里这一时半会,真就是想不明白了,没准又得回家去睡觉。本来是好事,却又像发丧。
  成功在办公室,显得有些疲倦的对留下的人说道:我已经向厅里请假,回家看病休息2周。没准还得多待几天,我走这段期间,彭正夫代理我的职务。大家要各司其职,更要比以往多挨点累,配合好彭股长的工作。特别又遇到交接,一时半会乱点倒也正常。但彭股长要控制好:涉及交接的,都要给接任者最大方便。一个月内,接任的出现纰漏,原任要一并追究和惩处。
  刚才宣布完任命,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赶紧回到小老幺家的后院,在火炕上靠着眯一会。
  爆炸过去之后,像是受了惊吓,本该好好休息几天。但这次调整对他来说,又是意义重大。

  不正式宣布,总是在心里牵挂着。这样安排利索了,至少以后干点什么,都会要舒服得多。
  成功勉强和几位股长交待完,就像浑身散架子一般的疲惫不堪,大家都起哄:哑巴豆请客。
  哑巴豆先请成功。南玄三确实懂事:有心就去干点正事,局长明天长途,早点回去歇着吧。
  成功站起身来往外走,又像是想起来什么:“铁铮,哑巴豆那你多带几天,别他妈的再捅出猫蛋来。那张娃娃脸,玩横的都得靠下死手。突然就正了八经的坐机关,再把谁给吓着……。”
  走到会议室门口,苏承广正好从会议室出来,表情肃穆非常规范的向成功立正敬了个礼。
  成功挥了下手算是回礼,他能感觉到:苏承广是特意在等着,就是为了就是为了敬这个礼。
  日期:2017-05-10 23:51:12
  小胡子牵马在警务局门口等候,每天都不知道成功要怎么走。今天风还大,看成功也累了,大冷天骑车弄身臭汗不说,前几天下雪,地面有小雪包,前轱辘一打滑啊,就容易连人带车都横在道上。成功腿长倒不至于摔倒,前天就弄得一帮老娘们大呼小叫,像是担心的在那玄虚着。

  成功满脸通红,像是做贼般的逃跑了。第二天上班,自己在哪嘟囔了好半天:丢人现眼的!
  上马便勒缰向西,捋做顺墙圈路过西门也没停下,到了北门成功下马,跺了两下脚,将缰绳交给了小胡子:“我对彭股长说好了,放你一周假。回家好好写几条,就的走马上任了……。”
  “局长,栽培恩重如山,我胡传亮今生今世,都会竭诚相报。”胡传亮这句话,从知道晋升那一刻起,就开始编辑。来往的在长途车上,除了紧盯着徐亚斌挎着的公文包,都在修订和背诵。满洲建政他才从警,集训3个月,比成功早到温林警务局不到一个月,不算培训的那三个月,佩戴上丨警丨察的标识才整整一年,他没有关绍功的那么个叔叔,所以也没想到能有人提携。
  “少做损多积德,就啥都有了。”成功像是很累,勉强的笑了笑:“有事随时回来找我。”

  “放心吧局长,我把袁鹤财给你看死了。”胡传亮虽然毛茸茸的胡子很重,仍是满脸稚气。
  “谁说让你看死他了?”成功收回刚迈出的右腿,沉吟了一下:“做事要圆滑,更要谨慎。”
  成功回到自己的屋里,从炕柜上拽下床被折了一下,放到了炕柜跟前,靠坐着闭上了眼睛。
  或许是这几天就惦记回家静一下,和黄文刚见个面。实在太堵了,堵的他晚上睡觉能憋醒。
  幸亏这两天大花猪半夜都过来,成功觉得从下面的宣泄,也能让胃肠和肝肺,都舒服许多。
  听见敲门,成功有气无力的睁开眼,觉得不是二妈,更不是大花猪和郑培杰:“进来。”
  小老幺佩戴着警长的新肩章,胆怯的进到屋里:“打扰局长休息了吧?!就有一句话跟您说一声:我定当鞍前马后,为您效犬马之劳,回报局长的大恩大德,不敢对局长有丝毫二心。”对端着茶壶进来的大花猪说道:“快把炕弄一下,炕桌碍事腿都伸不开,靠背弄得那能舒服吗?!”
  “都是端着官家饭碗,不过想吃的好一点。和苏承广好好配合,有事就回来对我说。”成功稍微扭身,就站到了地上:“卡子是肥差,但也得会干,别钱没弄到几个,把脑袋再搭进去。”
  小老幺连连点头称是,满怀感激之情,又冲着成功又微微的鞠了一躬,退着走出了门外。
  大花猪先把炕桌推到了炕里,给成功铺好了被窝。看着站在一旁的成功有些困惑,像第一次差不多的声音,低得成功听着都费劲,不过是颤音明显消失了,但夹痰般的感觉还是很明显:“今个儿回来的早,喝会茶水就躺着歇一会,午饭早点吃。小老幺告诉二妈了,说你不舒服,不让过来打扰你。”铺好被窝,回头帮着成功解开腰带:“窝窝头中午要请客,非说是和小老幺俩人的,合在一块连请两天。他得先过去帮着招呼。小杰子估摸能过来,但也得过来晌午。”

  成功被大花猪摆弄着坐到了炕沿上,大花猪边说边哈腰把他两只马靴给和棉裤拽了下来。
  大花猪又在枕头上,放了个郑培杰特意让郑庆祥为成功买来的靠垫,靠在了炕柜上,成功坐进了被窝,靠在炕柜上,喝茶抽烟都很舒服。大花猪上炕先把棉被给成功下身盖好。跪着坐在了炕桌前,倒上茶把茶碗端给了成功,像是宽慰他不用担心:“趁热先喝几口,一会就不烫嘴了。……怎么总像是闹心似的,闭会眼睛静一静。我先伺候你舒服的躺着歇一会,再给你弄饭去。”揭开了棉被的一角,又把成功的衬裤和裤衩退到大腿,将**从两腿中捞出来,目不转睛的注视下,两手慢慢的揉搓起来:“吃午饭的时候喝点酒,吃完饭了再好好的睡以会……。”(……此处省略81字……。)

  成功又把身子往后靠了靠,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右手搭在了大花猪的后背上,闭上了眼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