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1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患之间,患者是弱者,但也不能给完全排除有极个别的人是那种别有用心的。自己对这些是的处理,总要做到不给人利用才行。林挺那边电话忙,一时打不进去。在南方市里,真正让杨秀峰信得过的人没有多少,经开区那些人是不是听说了发生的事都还两说,就算听说了,也不会就是事情的本来面目,这种转述过几遍后的言辞,可信度都不高了。
  钱维扬或许也会得知这一事件的,他会有更本质的一些看法和建议,但自己和钱维扬之间还是有着一些区别的,对待问题、处理问题的角度上不同的,也不能够完全听着钱维扬所说。何况,这事传到钱维扬那里后,他有多少途径可核实事实?
  想了下,也不知道林挺是忙于应对,还是本身就在事发现场,要忙于劝说和做工作,市里那边也要及时地汇报工作进展。何磊如果在市里,也会到现场的吧,还有李宇夏,也该站出来处理这样的事。
  李宇夏那里不好直接联系,杨秀峰给何磊打电话去,随即也就接听了。电话里听到很乱的声音,估计何磊是在现场,何磊说,“忙得很,有什么事请说。”语气很急,也有些冲。杨秀峰说,“何磊主任,我是杨秀峰,你是不是在市里处理冲击市委的事?”
  “啊,杨市长,对不起对不起。先没有看是谁打来的电话,我……我是在市委里,如今还有将近三百人在市委大院里,一时之间他们怨气很重,劝服工作没有见到什么效果。”何磊说,对于他的解释,杨秀峰也不在意。当下说,“尽量耐心地做劝导工作,同时,将群众聚集在市委里的原因找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单一地驱散和压制群众。”在解决群体问题上,之前在柳市开发区里,杨秀峰就有着不少的经验。

  群众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走到这种地步的,聚集并冲击市委对他们说来,那是走投无路或者怨气太大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我正从吉德县赶回市里,最多一个小时就到了,市里还有那些主要领导在现场?”
  “杨市长,请放心,我一定尽最大努力,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绝不会让事件再扩大化。”何磊说,“事件的具体情况,我也正在多方了解,群众所说的原因是人民医院对他们住院治疗过程中,没有尽到责任,导致了一个婴孩死亡。而后,人民医院态度很不好,双方协商不成功,对患者家属索赔没有理睬,还对他们大打出手,使得婴孩父母都打成不同程度的伤害……实际情况怎么样,还要等进一步调查核实。如今,群众的情绪开始平静了,杨市长请放心吧。”

  也不知道实际情况怎么样,听何磊所说也不算太意外,这种事情发生在医患之间的纠纷不算什么意外的。之前在网上还看到过有些医院甚至养着打手,专门处理类似的医患之间的问题。人民医院对患者一家的索赔,对患者一家大打出手,都是有可能的。
  何磊忙着要做工作,杨秀峰让他先将情况核实,之后见面了在做具体的汇报。随即再给林挺打电话,这时也就接上了,杨秀峰说,“林书记,市里那边发生的事情,你掌握多少情况?”也没有问林挺是不是在市里,不论林挺在与不在都会得到这些汇报的。群众冲击市委,公丨安丨局没有可能的之后而不到市委维持秩序的,公丨安丨局一旦知道之后,也就会对事情进行调查。“我正在往市里赶回去,丹辉书记指派为去处理这个事情,现在还在路上。”

  “杨市长,公丨安丨局那边已经有人到市委维持秩序,事态已经完全掌控下来,不会让**恶化,你放心,具体情况等你到了之后,我让公丨安丨局的人给你一份汇报材料吧,这样更全面一些。”
  “好,谢谢林书记了。”
  “都是为了工作。”林挺说,似乎有话要说,但却没有说出来。两人也都觉得那句话还是不说为好,杨秀峰也就先说,“林书记,那就先这样,等会再联系吧。”
  对于事件中,吴全卫这个人充当什么角色,黄国友如今有什么态度,两人都不好就深入讨论,真要是先说透了,对这一事件的处理似乎就有针对性,而实际中会使怎么样的情况,大体上也有了初步的轮廓。人民医院的责任和吴全卫这个院长的责任,市里会有什么样的定论,也都有待看今后的演变。

  市里目前正处于大建设的前期,相对说来应该有一个和谐共建的局面对市里的发展才是最有利的。杨秀峰也不想为这些事情而影响这样的大局,有些事情,就可能要对黄国友那边做出退让。当然,这样的退让也是有一定的限度的,要看黄国友是不是有诚意,有解决问题的心态。
  吴全卫与黄国友的私下关系,是不是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也不是能够乱猜的。对于猜疑之事,不能够用来作为处理事情的依据,但又不能不对这些因素进行考虑。
  路上的时间不多,杨秀峰了解到这些情况,跟陈丹辉做了汇报。才知道陈丹辉今天却是去了溪回县,从溪回县到市里相对而言要比杨秀峰从吉德县要稍远半小时的路,但他却留在溪回县里没有回市里。两人也都没有提出黄国友是不是在市里,都在回避这一问题。
  进到市里,周叶也将他得到的一些情况跟杨秀峰做了汇报,对这一起群众冲击市委的事件也就有了大致的概况。市区里似乎没有任何异常,杨秀峰再一次联系林挺,告诉林挺说已经到市里,林挺才说到他在省里,市里这边有公丨安丨局的人在具体负责,并说会有警员过来与杨秀峰联系的。
  再往前走,就看见有警车过来,他们认得杨秀峰的车,当下在车前就先行礼。杨秀峰让警员上车,那人是市公丨安丨局治安管理支队的副队长,自我介绍后就对工作进行汇报。经公丨安丨局进行核实,虽说具体的情况目前也无法在短期里都落实下来,但也将情况摸清了,和之前杨秀峰所了解到的没有什么出入。
  看着手里的文字材料,也就对整个事件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事情是发生在十二天之前。
  小吴夫妇是从下面县里来的打工者,做泥水苦活。小吴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女,而男人则是在市里做工。预计着产期降至,之前因为小吴在劳作中对胎儿有所影响,医生先就对这婴孩不看好,但要是不要这个婴孩,小吴今后还能不能生育也是无法保证的。夫妻俩人也就下决心要着一个孩子,家里虽说隔市里远,帮不上台面,但市里郊区有一个远房姑姑,姑姑一家也只是普通人,做些小本生意的。在姑姑家落脚,相互照应着。

  为了稳妥之计,两人决心借钱也要到条件和技术更好一些的市人民医院。婴孩产下来后,体重才3.5斤,显然是偏弱的。而小吴身体也不好,小吴老公第一二天还到医院里照顾着,但到第三天,也就不能再呆在医院里这样空守着。不出去干活做工,会不会给老板赶走是一回事,欠下不少的钱也得他卖力挣钱才能还上。
  小吴在医院里,也就托给六十五岁的姑姑照应着。
  到第三天夜里,小吴老公在工地上加班,而医院里却出了事,婴孩突然间似乎就没有了呼吸,等姑姑发现后慌乱地找值班医生,值班医生让她从二楼妇产科抱到六楼儿科去诊断。也不知道婴孩是不是还有呼吸,似乎有又似乎没有。姑姑是城郊的农户,对人民医院这样的大医院根本就不熟悉,到六楼后,总算问到门诊处,门诊却说她没有在一楼那里先挂一个号来,不挂号,门诊也就不能够看病。姑姑求着门诊帮先看她就去楼下挂号,医生却用医院的的规章制度来说事,说医院里没有挂号时不准给病人看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