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政府这边十来个,市委那边二十来个。”
  “嗯?”彭长宜有些纳闷,褚小强早上说就来了七八个家属,怎么一下子变成三十人了?他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说道:“他们有什么要求?”
  小庞说“查清真正的死因,追究责任人,另外,据说这帮家属又招来了另一帮家属,那帮家属也快到了,还来了两位媒体的记者。”

  彭长宜说:“知道了,我一会回去。”
  康斌的电话是邬友福打来的,邬友福问他在哪儿?康斌说肩膀抻了,到推拿诊所按摩来了。邬友福让他立刻回去,说出事了。康斌就问,出了什么事?邬友福没有回答,就挂了电话。
  康斌合上电话,就有些生气,说道:“你看到了吧,从来都是这么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说到那儿,别人就得做到那儿!”
  彭长宜冷笑了一下,说道:“有个矿工的家属找来了,说是那些尸体中,有她的弟弟,叫高大风,他们是根据咱们发布的认尸启示里所描述的特征找来的。”
  康斌沉着脸说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天意。”
  宜说:“有可能下午或者今晚就会开会,这就给咱们的提议创造了一个有利的条件,有些工作老兄要抓紧做做……”
  康斌知道彭长宜指的是其他常委的工作,以便于表决的时候能过半数。
  彭长宜还要说什么,电话又响了,是翟炳德,翟炳德气呼呼地说道:“彭长宜,邬友福的电话怎么打不通?你在单位吗?”
  彭长宜故意将电话和耳朵离开一点,这样康斌能听到翟书记的声音:“翟书记,您好!我刚从单位出来,您有什么指示?”
  翟炳德大声说道:“第一,市里来了几位外省籍的上丨访丨户,反映他们的家人去你们煤矿打工,最后不明不白地失踪,死在了三源,第二,市里有好几个部门收到了三源汇鑫铁矿五名老板联名写的信,反映他们的合法权益遭到侵害,这两件事,你们县委县政府知道这了吗?”
  彭长宜赶紧说道:“矿工家属的事我也是刚知道,正准备回去,第二个问题我也知道,前几天也收到了这样一封信,已经派人去调查了。”

  “彭长宜,我说这点事你办得了办不了?”翟炳德火气很大。
  彭长宜看了一眼康斌,说道“办得了,办得了,我正在和康斌书记商量此事。”
  “你回去立刻找邬友福,马上给我个答复!”
  “好、好、好,我这就回去。”
  放下电话,彭长宜看了康斌一眼,说道:“康书记,听到了吧,翟书记指示,查清这两件事,老兄,该你露一手了。”

  康斌显然受到了鼓舞,有些兴奋地说道:“一定按翟书记的指示办!”
  彭长宜说:“专案组,不,是调查组,调查组一旦成立,就会立刻开展工作,我现在就想让谁给你打下手。”
  康斌看了彭长宜一眼,他没有点将,既然彭长宜早就有这想法,肯定他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就说道:“这个,我还真没想好,人一旦说话不管用,就没人听你的了,这些年,我还真没有可以使上手的人。”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给你配备一个吧,保证没问题。”
  “好,我听你的安排。”康斌的口气里有了明显的客气。
  “呵呵,别这么说,我们互相商量。”
  彭长宜给老顾打了电话,老顾很快就进了饭店院里,彭长宜先康斌从饭店出来,直奔县委大楼。

  县委大院门口,已经被拉上了横幅,上面写着“还我弟弟,捉拿凶手”。有三十多个人聚拢在门口,打头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性,个子不高,戴着眼镜,似乎很有知识的样子。
  彭长宜就想,这个是不是就是高大风的姐姐高美丽?据刘工头说,高大风的姐姐出生时,妈妈给起的名字叫砍菜,正好是榨菜收获的季节。
  人群把县委大门堵上了,不让任何车辆进入。老顾说:“从咱们政府院过去吧。”
  彭长宜说:“政府门口不是也堵了吗?”

  “政府门口人少。我把车停远点,你把包放车上,下去后,顺着围墙跟走,直接进去就行了,别跟他们说话,不然就缠上你了。”
  彭长宜想起他在北城清理整顿宅基地时,去外县找那个姓白的副县长,就是从政府公开栏中认识的那个副县长,所以一下子就认出堵了他。眼下,他倒不怕家属们认出他,他是怕耽误时间。
  老顾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说道:“这几个人不太对政府的人纠缠,你不说话,没事。”
  彭长宜从远处下了车,按老顾说的,顺着墙根走,家属们没有看见他,然后从电动栅栏旁边的小门挤了进去,等家属发现有人进去了,看到的就是彭长宜的背影了。
  他没有上楼,他快步从便门进了市委大院,推开了邬友福办公室的门,就听邬友福正在电话里大骂:“这下好了,三源出名了,我的大门被人堵了,你还在那儿不凉不酸的?你真给我长脸啊!赶快把防爆丨警丨察给我调来,把这些人给我赶走!”
  邬友福的脸都气白了,他“啪”地放下电话,看了彭长宜一眼,又要打电话,彭长宜赶紧走到他的桌前,说道:“您还是先赶紧给翟书记回个电话吧,他刚才打您电话打不通,就打给我了。”
  邬友福一听,拿过手机,才知道刚才电话响了几声,他没顾上接,座机又一直占线,他想了想,理了理头发,说道:“他有什么事?”
  “好像也是这事。”彭长宜说道。
  “他怎么知道的?你告诉他的?”邬友福不客气地问道。
  “我也是刚听小庞说的,放下小庞的电话,就接到他的电话了,这不,赶紧从外面赶回来了。”彭长宜说道。
  邬友福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翟炳德的电话,他说道:“翟书记,我是邬友福。”
  就听翟炳德在电话里说道:“三源怎么回事?无名尸的问题怎么还没有调查清楚?那些家属怎么闹到锦安来了?”
  邬友福一惊,说道:“这个?这个情况我真不知道,我就知道他们来我这闹来了。”
  “邬友福同志,什么你的我的,我们是党的干部,是人民的干部,锦安不是我的,同样,三源也不是你的,不要总把这话挂在嘴边,要注意影响。”
  邬友福的脸尴尬地红了一下,有史以来,这是翟炳德第一次这么跟他不客气地说话。
  翟炳德继续说道:“我限你们十天内把情况调查清楚,弄清死者真实身份。另外,你们赶快来人,把这些家属给我领走!”
  邬友福脑门上汗就冒了出来,他说:“翟书记,十天破案,太紧张了……”
  “有什么困难你们自己克服。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太恶略了,内参都登了!”
  “什么?内参?”邬友福紧张起来。
  “是啊,你还有什么怀疑的吗?要不要我传给你看?”翟炳德说道。
  “是……是不是有人故意造谣,那些尸体……”
  翟炳德火了,说道:“什么叫造谣,是它造谣还是我造谣?你们那里出现了那么多尸体是造谣吗?”
  “我这话指的不是您,好好好,我们尽快查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