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康斌早就在暗中观察彭长宜,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观察他对邬友福等人的反应和表情,结果就发现彭长宜这个人太能装,城府太深,很不容易破解,没有对任何人任何事表现出自己的倾向,只知道埋头抓旅游,所以,康斌也就像大多数人认为的那样,他抓一把政绩就会走人了。直到“彭三条”的出现,才感觉自己跟大多数人都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他们并不了解这个年轻的县长,他不但要政绩,还要在三源鼓捣点事出来。今天刚上班他接到齐祥打来的电话,说彭县长找他,尽管齐祥没有跟他说县长找他干嘛,只是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只这一个信息,他就明白了彭长宜的目的,这是在向他招手,在向他释放出结盟的信号。

  一直以来,除去工作,彭长宜很少找人谈过话,在他的印象里似乎从来都没有过,更不见他跟哪个常委单独接触过,他总是把自己放在一个相对单纯的层面上,从不掺合三源的是是非非,这次能主动找他,对于他来说也是求之不得,如果能和县长结成同盟,对于内心并不甘于寂寞的康斌来说,的确是一次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跟齐祥说,现在就有时间,我到哪儿去找县长。齐祥说让他选地方。无疑,这又是一个信号,如果是谈工作,就会是双方的办公室,齐祥就不会说让他选地方了,而且眼下是上班时间,既然让他选地方,那肯定就不会是在单位的办公室,县长约县委副书记见面,如果不是谈工作,那又是什么呢?康斌决定抓住这次机会,大胆地说了在福源饭店。而齐祥很痛快地答应了,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这就更加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康斌预感到了某种时刻就要来临了,他的心里有了那么一刻的窃喜,放下电话,跟秘书说自己出去一趟,有事打电话,就开着车,来到了自家饭店,饭店只有一个亲戚看大门,值班的人都还在睡觉,非常安静,他刚刚沏上茶水,就看见齐祥的车到了,就赶紧下楼,把彭长宜迎了进来。
  由于之前彼此都有了心理铺垫,一见面就有了某种默契,不但没有为这么诡秘的见面而尴尬,反而很磊落、轻松和自然,尤其是彭长宜见面开他的玩笑,更让康斌感到彭长宜似乎已经和他神交已久,所以,他也就很放松地和彭长宜说笑着。
  彭长宜没有立刻落座,而是站在前后窗前看了看,说道:“不错呀老康,我发现三源的干部都比亢州的干部有经济头脑,家里都有个小实体,有这么一个小天地。”
  康斌说:“有什么经济头脑啊,亢州的干部思想更活跃,只是你们那里离北京近,锦安和省城的领导经常光顾,你们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搞经济罢了,三源,天高皇帝远,只要我们不给上级惹事,他们对这里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康斌递给彭长宜一支烟,彭长宜摆摆手,康斌就放在了自己嘴里,点着,吸了一口,又说道:“再说,只要不参与经营,也不算违规。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弟弟家里情况特殊,弟媳得了肌无力病,没有劳动能力,孩子要上学,他本身又有这个技艺,就回来自己单干了,我家属在这儿算帮他忙。”
  康斌的家属五年前就办了内退手续,帮助弟弟管理饭店。尽管彭长宜一次都没来过这个饭店,但是他了解这一情况。彭长宜就笑着说道:“说来惭愧,明明知道这是你家人开的饭店,我却一次都没有来过。”
  康斌说:“这我能理解,咱们市委市政府的客饭都在县招待所和宾馆,对于这类小事,彭县长也不屑于过问的,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请你来,原因也就是怕你不好摆布。”
  “呵呵,说真的,除去那些推不开的应酬外,我也几乎很少在外边吃,就连早点都在部队吃,偶尔在路上吃,中午就是随县里的安排,到三源后,我私人应酬很少。”
  彭长宜来三源后,他很少在干部中间走动,这些干部们中有一大部分人并没怎么拿彭长宜当回事,因为他们知道,撑着三源天空的是邬友福,就连常务副县长有什么工作计划都是先跟邬友福汇报,也没拿他这个县长当回事,彭长宜参加的酒场就很有限了。今天听彭长宜这样说,也表明他的心里是不平衡的。康斌就说:
  “呵呵,是啊,这样也好,省得招惹是非。”
  彭长宜笑了,看了康斌一眼,坐下,说道:“康书记,一直想找您老兄坐会儿,为什么又一直没有付诸行动,说真的,我也是有顾虑。”
  康斌见彭长宜说话很真诚,就点点头,说:“我理解。”
  彭长宜说:“但是,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我不得不来向您这个政法委书记讨教了。”
  果然在康斌所料之中,他就有点暗暗窃喜,说道:“彭县长你太客气了,咱们兄弟尽管平常接触不多,但是康某欣赏你的为人,也理解你的难处,所以,有什么事尽管说出来,咱们共同商议。”
  康斌的态度也在彭长宜的预料之中,他说:“最近,三源发生了好多事,可都和政法口有关啊,按说,本不该是我一个县长过问的事,但这些事又都和政府工作有关,所以有些事,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于是,彭长宜就把从发现七具尸体到汇鑫铁矿遭到恐吓的事,以及对矿山的治安管理,等等一揽子事,跟康斌阐述完后,说道:“我两次在会上提出成立专案组的事,但是邬书记不同意,他就认为是无名尸,可是,我刚才听说人家家属都找上门来了,难道还按无名尸处理吗?这也是引发我即刻来找你的原因所在。”
  康斌说道:“这个事我也是在头来的时候刚听公丨安丨局人说的,彭县长,说来很惭愧,尽管我是政法委书记,但是咱们县的情况特殊,什么事都要经过邬书记点头才行,他不点头的事,是行不通的,你也来了有一段时间了,有些情况你可能也了解了,县公丨安丨局局长他是不听我这个政法委书记的话的,他是直接受命书记的,我这个政法委书记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大部分时候说话不算话,小部分时候是有责任需要我承担的时候,才被人想起,不光政法口我管不了,就是组织口的事,我也是摆设,没办法,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我也就习惯了。你说话,没人听,还惹人不高兴,还不如不说,所以,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好好好、是是是的习惯了。”

  彭长宜笑了笑,喝了一口水,继续听他说。
  “本意来讲,我是同意成立这个专案组的,你也知道,在会上我是举了手的,但是,怎奈票数太少。其实,对于黄土岭发现尸体情况,老百姓早就给我们破了案了,只是我们还在自欺欺人、装聋作哑地在那儿兜圈子而已。”
  彭长宜说:“康书记,你既然说到这儿了,那么我就跟你说件事,我跟任何人都没有说过,前几天,翟书记为这事把我叫去狠狠地骂了一顿,骂得我好凶,直接问我还想不想干!他对我们县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很不满意,对我们瞒报情况就更不满意了,我这顿骂挨的有些冤枉,是替你和有福书记挨的呀。所以,我找你来,就是想跟你统一一下意见,我们做做常委们的工作,争取把这个专案组和矿务局尽早成立起来,好往下开展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