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福源山庄,是康斌的妻子和康斌的弟弟开的饭店,康斌的弟弟是国家二级厨师,由于妻子生了病,家里离不开,所以康斌的弟弟就从北京回到三源,跟姐姐合伙开了这家饭店。

  如果说三源招待所和宾馆几乎包揽了三源县官方的接待,那么福源山庄则几乎包揽了驻扎在三源县的外来企业、驻军和矿山的客饭。三源县招待所和宾馆都承包给了建国集团,所以福源从不跟他们竞争官方的客人,而是把目光瞄准了外来的企业和驻军,尤其是锦安钢铁厂和锦安水泥厂,这两个长期大客户也能让福源饭店维持下去。
  彭长宜听齐祥说在福源饭店见面,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因为福源,很少有官方人去吃饭,凡是官方去吃饭的地方,都是拍邬友福和葛兆国的马屁去了,只有几个政界上的挚友会来福源。所以,那里应该是比较清静的地方,再有,选择这个点去饭店,很明显这个时间是没有客人的,也不用担心碰到熟人。
  彭长宜笑着问齐祥,说道:“是你选的地方还是他选的?”
  齐祥说:“是他,他问我去哪儿找彭县长,我说你挑个地方吧,他自己就说了去福源。”
  彭长宜点点头,这就说明,康斌已经意识到这家找他是属于私下会晤,甚至康斌都有可能想到自己找他谈什么了。
  “好,老齐,用你的车,把我送过去。”
  齐祥开着一个没有牌照的老桑塔纳,没有司机,上下班都是他自己开着,听了彭长宜这话,就率先出去了。
  彭长宜上车后,齐祥说:“忍着点,这个车空调不行。”

  彭长宜是第一次坐他的车,就说:“怎不修修啊?大热天的天,没有空调哪行?”
  “修就得花钱。”齐祥老实地说道。
  想起市委办公室主任坐的是新捷达,彭长宜就说:“花就花呗!要不等过了这段换一辆。”
  齐祥说:“凑合着开吧,我开了好几年这个破车了,冷不丁你给我换了新车,指不定人家又说什么呢?别找事了。”
  这么长时间,齐祥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看来,他肯定是听到了一些人的闲话,就想了想说道:“不换也行,改天把它送到修理厂,大修大换,就留个外壳就行了,钱你不用操心,最近事多,没有一双好腿不行。”
  齐祥说:“我到是有过这个想法,一直不好意思跟您提,那等忙过这段,我就把它送汽修厂。”

  彭长宜想这个齐祥也好算本份,机关这么多车都归他管,他居然没有把自己这车修好?对他也就多了敬意。
  齐祥的车一直开进了福源饭店大门里,直接奔了后院,彭长宜下车后,早就看见康斌站在门口,齐祥看了他们一眼,就掉头走了。
  彭长宜笑着对康斌说道:“康老兄,不错呀,家里开着这么一个大饭店,却从来都没有招呼过兄弟喝酒,看来是怕我不给钱啊。”
  康斌今年五十岁,口碑和能力都比较好,是那种低调稳重的干部。彭长宜知道,他的低调和稳重不是源于他的性格,很大程度上是三源的政治生态形势造就了他的低调,不关自己的事,他不搀和,你给多大权力就使多大权力,不给就不使,所以,几年下来,表面上和邬友福和平相处的还可以,但内心不满是肯定的,因为在三源的干部中,绝大多数对邬友福都是敢怒不敢言,尤其是对他的家长制的作风不瞒。另外,康斌死看不上葛氏兄弟的做派,葛氏兄弟也从没拿他当过回事,就连那个周连发都不听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的,有什么事,从来都是直接跟邬友福汇报,全然不把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放在眼里。

  彭长宜刚来的时候,他也和三源大部分人那样,对彭长宜给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彭长宜变得让他琢磨不透了,所以,一直以来跟彭长宜都是平静相处,既不跟他结盟,也不远离他,始终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他相信,彭长宜如果想在三源有所作为,必定会主动来找他,只是这一天来得比较晚而已。
  康斌看彭长宜丝毫没有矫揉造作之情,也没有单独跟他会面的尴尬和生涩的表情,无论是说话的口气还是神态,都像是他们彼此很熟悉的那种,这让康斌心里非常舒服,他也就毫不隐晦自己的观点,就说道:“我哪敢请你啊,万一请不动你,我多没面子呀。”
  彭长宜眼睛一瞪,极其认真地说道:“你请了吗?”
  “呵呵,没敢呀。”康斌摊着两只手说道。
  “还是的,你没请怎么知道请不动我?”彭长宜有些得理不饶人地说道。
  “呵呵,我是怕县长为难,按照惯例,请你吃了饭,就要照顾本饭店的买卖,不照顾这里吧,你肯定觉得不好意思,照顾了吧,你也会为难,因为政府那边所有的客饭都在招待所和宾馆。所以啊,我就是想请,也就不敢请了,怕给县长你找事啊。”

  彭长宜听了康斌的话说道:?“嗯,这么说我心里还好受点,我一个人孤单单地在外边,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你老兄家里开着饭店居然一次都没想着老弟,我一直为这事纠结,你这样一解释,我心里这疙瘩啊也算解开了,从此就不再记恨你了。”
  “哈哈哈。”康斌见彭长宜跟自己以兄弟相称,就用手指着彭长宜,说道:“早就听说彭老弟嘴叉子厉害,果然如此啊!”
  彭长宜就随着康斌来到了三楼一个最里边的屋子。
  里面是一个小雅间,但显然不是吃饭用的小雅间,而是临时招待客人休息用的。彭长宜进来说道:“嫂夫人呢?”
  “他们都还没有来,太早了。”
  “开饭店很辛苦吧?”彭长宜打量着四周问道。
  “挣的就是辛苦钱,没有客人急死,有了客人累死,每天晚上都过了12点钟才回家。”
  康斌给彭长宜倒了一杯水,说道:“我来的时候去了一趟有福书记的办公室,看见老葛和喜来在,我打了个招呼就出来了。”
  对于这种现象彭长宜早就习以为常,他笑着说道:“我今天来是想找老兄你征求一下意见,另外对于一些问题我也想跟老兄你沟通一下,毕竟你老在三源的时间长,工作经验丰富,原来也想找你聊聊,只是这段太忙了,真的抽不出时间。”
  康斌知道彭长宜说的这话有些装,但是没办法,官场上的人都是这样,不到最后谁也不会亮牌,该装就得装,只有会装的人,才能会周旋,如果连装都不会装,说明你这个人太幼稚了,也是办不成什么大事的。有的时候,装,其实是为了作势,《孙子兵法》告诉我们:“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