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走到那张小梳妆台前,抽出两张纸巾,递给了丁一。
  丁一抓过来,鼻涕眼泪的擦了一大把,随手就扔在了地上,陆原一见,赶忙弯腰捡起,说道“你怎么随地乱扔垃圾?小时候老师怎么教你的?”
  丁一噗嗤一声又笑了,说道:“我要湿毛巾,要热的。”
  陆原捏着她扔的纸团,说道:“好的,马上。”说着,就出去了,把那纸团扔进了纸篓,去洗手间,打开热水,把毛巾给她浸湿,折好,放在手上,进来后,说道:“湿毛巾来了——”
  丁一接过了湿毛巾,仰面躺在床上,轻轻地擦着双眼,又将温热的毛巾敷在眼睛上,就不动了。
  陆原见她不动也不说话,就问道:“嗨,说说,干嘛哭呀?”
  丁一听陆原这样问她,眼泪又流了出来,她不由自主地说道:“哥,你要是我亲哥就好了……”

  陆原一下慌了,说道:“你傻丫头,你没病吧,我就是你亲哥呀,你就是我亲妹妹,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你现在还有脑子吗?”
  彭长宜咧了一下嘴,笑着“嗯”了一声,就用毛巾擦掉眼泪。
  陆原说:“别没完没了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自己是正常恋爱,丁一会毫无保留地跟哥哥说的,但是,自己跟江帆是属于非正常恋爱,她就不好意思说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嗨,咋这么没良心?过河拆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哥哥我去给你出气!”陆原一边说,一边把短袖撸到了肩膀上。
  “没人欺负我,我就是伤心,想哭行了吧?”说到这里,丁一的眼泪又出来了,她赌气把脸上的毛巾扯下,丢到陆原的手里。
  “好好好,我出去,你别哭了好吗,哭的我心都碎了。”
  陆原拿着毛巾就出去了,到洗手间把她那块小毛巾洗了洗,就又给她送回来了,说道:“我又回来了,这个给你。”

  丁一接过毛巾,看着哥哥,说道:“哥,对不起。”接过毛巾,就盖在了眼睛上。
  陆原只有看到她在想她妈妈的时候这样哭过,平时还真没见过丁一这么悲伤过,尽管她不是一个刚强的女孩子,但是平时也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也就没见她这么哭过,肯定是昨晚被训了,就说:“是不是昨晚被训了?”
  丁一拿开毛巾,擦着双眼,说道:“哥,求你,别问了好吗?”
  陆原说:“好的,我不问了,你如果心情不好,就再躺会吧,我回去。”说着,就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走了出去。
  丁乃翔书房的门不知什么时候敞开了,陆原就冲厨房里看了一眼,说道:“妈妈,我回去了,一会就带他们娘俩过来。”
  乔姨说:“早饭别在外面吃了,小虎肚子不好,我在熬粥。”
  他刚要转身走,丁乃翔在出现在门口,冲他招了招手,意思是让他过去。
  陆原就走进了书房,丁乃翔问他:“小原,小一怎么样?”
  “她眼睛肿得跟桃子似的,我问她什么也不说,就是流眼泪。”
  老教授叹了一口气,说道“回头你好好劝劝她,让她好好跟贺鹏飞处。”
  “妹妹不愿意贺鹏飞吗?”陆原问道。
  “他岂止是不愿意贺鹏飞,就是张鹏飞李鹏飞她也不不愿意的。”老教授赌气说道。
  “那为什么?”
  “哎,她心里有了不该有的人,别人再好也不会上心的。”
  “有了不该有的人?”陆原就在心里琢磨这句话,慢慢他就琢磨出了意思,最开始的时候,陆原就担心这一点,妹妹周围都是已婚男性,机关里这种事不少,但是他没想到果真发生在了丁一身上。就说道:“是谁?”
  “别问了,这事,没跟小蕾和你妈妈说。”

  “爸,在妹妹的问题上,您不要拿我当外人。”
  丁乃翔看着陆原,见他目光深沉、认真,就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是亢州的市长。”
  “江帆?”陆原吃惊地说道。
  “你认识江帆?”丁乃翔看着陆原问道。
  “认识,有一年我去看妹妹,就是江帆和彭长宜他们几个人请我吃的饭,还灌了我不少的酒,那个时候我看着很正常。”陆原说道。
  “那个时候正常,现在变得不正常了。”丁乃翔说道。
  陆原低头,仔细地想了想说:“我的确没有看出哪里不对劲,而且我对江帆的印象蛮不错的,感觉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官员。”
  “当官的,有几个不会装的。”老教授的脸上就有了鄙夷之色。
  “爸,您确定就是江帆吗?”陆原还是不能相信。
  其实,在陆原心里,他一直担心妹妹会爱上彭长宜,他并没有想到妹妹会爱上江帆?

  “小原,你怎么还不明白?不是我确定不确定的事,是小一自己承认的啊。”老教授无可奈何地说道。
  陆原吃惊地张着嘴,半天才说道:“哦?那江帆不可能没有家室?”
  “所以我是坚决反对!”丁乃翔重重地说道。
  “我也坚决反对!”陆原毫不犹豫地说道,又问道:“可是,您是怎么知道的?是妹妹主动告诉你的?”
  “她怎么可能主动告诉我?是我问的她!至于我怎么知道的,这个,你就别问了,对了,小原,关于你妹妹这事咱家就咱俩知道,别跟她们女人说。”丁乃翔不想跟陆原说袁小姶找过他的事,也不想让家里更多的人知道丁一和江帆的事,他在心里还是很维护女儿的。

  陆原说:“爸,我懂,您放心,不说。”
  “我知道你始终都拿小一当亲妹妹看,她跟你的感情也很好,我的确对她关心的少了,这一点,你弥补了我的不足,所以,你平时没事的话,多给她打打电话,勤沟通一些,掌握一下她的情况,把她一人孤零零地放在亢州,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我的确不放心啊。”丁乃翔忧心忡忡地说道。
  “这个您放心,我会的,您不是想把妹妹调回来吗?”陆原说道。
  “有进展了吗?”
  丁乃翔皱着眉说道:“嗨,有什么进展啊,前两天去省里开会,找了我那老同学,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居然是小贺的父亲!”
  “啊?哈哈,这么巧!”陆原笑着说道:“那您就不用找别人了,这事如果妹妹没有意见,铁定了能成。”
  “关键是她不愿意啊,鬼迷心窍了,哎——”丁乃翔使劲地叹了口气。
  陆原轻声问道:“您昨晚跟她谈了?”

  “谈了,我非常明确地表明了我的立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管用——”
  “妹妹怎么说?”
  “她肯定不同意啊,一个劲地哭,唉——有时间你劝劝她,她跟你亲,毕竟你们是同龄人,可能也好沟通。”
  “放心,抽时间我找妹妹谈谈。”
  正是有了和丁父的对话,陆原才坚持要送丁一去饭店赴约。

  等丁一坐上车,陆原说道:“嘿,没戴个大墨镜呀,两只眼睛红得跟个桃子似的。”
  丁一听了,连忙放下前面的镜子,看了看,将镜子推回,就从包里掏出自己的太阳镜戴上。
  陆原看了她一眼,说道:“爸爸都跟我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