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教授说不下去了……
  听爸爸提起妈妈,丁一泣不成声……
  老教授难过地说:“孩子,爸爸一天比一天老了,下个学期,我的教学任务就会减轻很多,你回来,让爸爸好好照顾你。”
  “我回哪儿呀?”丁一幽幽地说道。
  “如果新闻单位不行,我们重新找别的工作,我相信我的女儿做什么都行。另外,你跟贺鹏飞是同学,你们俩不是没有缘分,我看得出,他很喜欢你,他才是你幸福的归宿,爸爸不是短视,你如果跟他成了,工作的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当然,你如果真的没法爱上他,爸爸也不强求你,只要你懂得放弃就行。”

  “爸爸。”丁一抬起头,看着爸爸说道:“无论跟他成不成,我工作的问题也不会找他爸的,您只要给我时间,我能自己解决工作的问题。”
  老教授很是欣赏女儿的骨气,说道:“好孩子,有骨气,不愧是我丁乃翔和梅碧馨的女儿。可是孩子,千万不要因为他爸爸的关系,影响你跟小何的交往,那个孩子真的不错,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积极、向上、懂理,如今,这样的年轻人不多见了,有他这样的学识和家庭的年轻人就更不多见了。相信爸爸的眼力,不会有错的。”
  “爸爸,我们都说好了,只保持同学关系。”丁一小声说道。
  “孩子,只要你放下江帆,自然就会接受他了,他是个非常磊落的年轻人,如果你妈妈在世的话,也也会让你选择他的,听我的话,你跟江帆是苦路一条,他最终会让你失望的,因为他是个没有责任心的人……”
  “爸爸,求您,别说了,只要你肯给女儿时间,女儿会处理好自己的事……”丁一哀求地说道。
  老教授也感到了疲惫,他虚弱地说道:“好吧,孩子,在这个问题上我给你时间,但是,如果爸爸给你找好了工作,你就调回,这个问题爸爸可能不会给你时间。”
  丁一点点头,说道:“我听爸爸的。”
  如果江帆真的走了,温庆轩也调走的话,她也就不想在亢州呆了,事实上,她也不好呆了,出去采访,难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指指点点。
  这一夜,丁一失眠了……

  这一夜,江帆也失眠了。
  江帆的失眠,到不是因为晚上喝的几杯酒,完全是因为跟袁副校长的谈话。他和袁副校长谈的很投机,而且他们谈的非常尽兴。尽管袁副校长贵为首长,副部级,但是他很善于倾听这位来自基层,有着自己思想和见解的官员的话语。而江帆,凭借自己不俗的谈吐、敏锐的视角、真实的感悟还有对基层工作深深的思考,对袁副校长征询的一些问题,不躲不藏,直抒胸臆,明明白白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不随波逐流,也不唯唯诺诺,用最真实的实例说话,引起了袁副校长无论是感情上还是思想上的共鸣,因为,这是他多年以来听到的最基层、最真实、最客观的声音,这对他的研究非常有帮助。

  “出自肺腑的语言才能触动别人的心弦”,他们双方在彼此的相互交谈中,都获得了知识、拓宽了视野、增长了见识。
  江帆很激动,像这样和高层领导人交谈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有观点、有内容、有思想、有内涵的交谈,让他激情荡漾,妙语连珠,他完全敞开了心扉,向袁副校长谈了自己想谈的问题。
  班长已经给他打了两次电话催他去吃饭,袁副校长都没有放他走的意思,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江帆说:“今天晚上,班上的同学为我举行聚餐,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有时间再向您讨教。”
  袁副校长一听他们聚餐,就说道:“那是不是请求你们班长多放一双筷子呀,我也去噌杯酒喝。”
  江帆当然高兴,说道:“太好了,求之不得,您能来,大家肯定高兴得要火了。”
  最后,袁副校长对江帆说:“我把你今天的谈话归纳六个字:言之有物、言之有序、言之有理,这说明你是一个非常注重学习的基层干部。”
  江帆谦虚地说:“今天,会是我一生难忘的,因为这样近距离地向您当面请教问题,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

  袁副校长笑了,说道:“又开始说虚伪的话了,以前,你肯定没想,因为那时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对不对?哈哈。”
  江帆也笑了。
  晚上,袁副校长跟大家喝了三杯酒后就走了,由于袁副校长的赏识,江帆成为这期学员们心目中的佼佼者。
  回到宿舍,江帆兴奋地睡不着觉,他想到了回家的丁一,但他没有跟她联系,一是自己跟班长一屋,二是丁一也不方便,只是他没有想到,丁一度过了一个怎样的不眠之夜……
  第二天,丁一请岳素芬吃饭,俩人就定在阆诸一个生态餐厅,里面环境很好,绿色植物和鲜花随处可见,这个饭店是嫂子杜蕾给她推荐的。
  哥哥执意要送丁一去饭店,丁一不让,乔姨说:“人家女同志见面,你掺和什么?”

  陆原说:“我也没说跟他们一块去吃,我只是送她到饭店,我掺合什么了,我保证连味都不会闻的。”
  杜蕾就说:“小一,你就给你哥哥一个机会吧,不然你看他闲着难受。”
  丁一说:“如此说来,那就发发慈悲吧,有免费的车不坐,我傻呀?”
  小虎说:“我也去送姑姑。”
  丁一说:“好,走。”
  杜蕾预感陆原要跟丁一谈她的问题,就说道:“小虎不去了,爸爸送到门口就回来了。”
  小虎就有些不高兴。
  杜蕾就从丁一身边把小虎领了过来。
  丁一说:“没事,让他去吧。”
  这时,丁乃翔从书房里出来了,说道:“小虎,来,跟爷爷玩,爷爷留给你的作业做完了吗,我看看你画的小兔怎么样了?”

  “画完了。”小虎说着,就走进房间,去给爷爷拿画。
  丁一和陆原就出了门。
  陆原的确有话要跟丁一说,昨天晚上,他知道丁乃翔和丁一谈话,妈妈故意呆到很晚,小虎也不让奶奶走,妈妈就借故没有回去。
  今天一大早,杜蕾和小虎还没有起床,陆原就先送妈妈回来,丁一还没有起床,他就敲开了丁一卧室的门,就见丁一两眼红肿,萎靡不振,陆原故意说道:“呦呵,昨天晚上是不是偷桃子吃了?”
  丁一不解地看着他,揉着涨涨的眼睛说道:“没有吃桃子呀?”
  “没有偷吃桃子?那两只眼睛怎么红肿得像桃子一样?”陆原故意凑近她跟前看。
  丁一一听,就怪嗔地看了他一眼,又重新躺在床上,想去昨天爸爸让他跟江帆断绝关系,眼泪就又流了出来。
  陆原一见,就把房门关严,坐在梳妆台前的凳子上,说:“怎么回事?是不是昨晚挨训了?”
  丁一看了他一眼,就把脸背了过去。

  陆原就走到床的另一边,双手拄在床上,嬉皮笑脸地说道:“是不是遇到困难了?跟哥说,我有灵丹妙药。”
  丁一的脸枕在床上,很快,床单就阴湿了一块。陆原见了,就慌了,说道:“嗨嗨嗨,我说,你怎么还来真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