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这才紧张起来,可仍然不敢去看女人,只是稍稍挣扎着,喘息道:“我不去……你去找别人吧,我没钱……”
  在陆鸣想来,这些女人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钱,只要让她知道自己是个穷光蛋,就算自己求她也不会多陪他一分钟。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女人并没有离开,而是轻笑了一声,一只手竟然慢慢放在了陆鸣的腿上,挑逗似地轻抚着,嘴里嘤嘤哼哼道:“人家不要钱……”
  陆鸣一愣,心想,见鬼了,难道自己时来运转了?虽然自己长得还可以,但也没有帅到风尘女人免费服务的地步吧?要不然就是这女人丑的找不到顾客,并且跟自己一样寂寞的冒烟。
  心里虽然充满了质疑,可那股越来越浓的幽香却唤起了他的某种记忆,总觉得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和这股香气缠绵过。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扭过头来,借着银幕的光亮迅速瞥了一眼,似乎想验证自己的某种猜测,可就这一眼,顿时就让他浑身僵硬,就像是被钉在座位上一样不能动弹。
  脸上的神情就像是见了鬼似的,喘息道:“你……你是谁……为什么……为什么跟着我……”
  虽然光线暗淡,可陆鸣还是看清楚了身边女人的样子,只见她身穿一件黑色的紧身夹克,夹克的帽子戴在头上,帽檐几乎遮住了眼睛,正是先前在路边摊吃饭的时候坐在他身边喝胡辣汤的女人。
  女人见陆鸣一脸紧张的模样,又是一声轻笑,低声道:“没想到蹲过号子的人就这么点胆子……”
  说着,一只手轻轻揭去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头齐整的短发,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目瞪口呆的陆鸣,娇嗔地说道:“怎么?出了门就不认人了?不记得在看守所的时候老是偷看人家的屁股了吗?”
  陆鸣就像是梦一般地嘀咕道:“蒋……蒋医生……你……你怎么……”

  蒋竹君迅速带上帽子,一拉陆鸣的胳膊说道:“别在这里……换个地方说话……”
  说完,也不管陆鸣是否愿意,拉着他就往外走,而陆鸣就像是被鬼迷住似的,乖乖跟在后面,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似乎被那股香气熏得失去了知觉。
  心里只是念叨着:又是财神惹的祸。被她缠上可不容易脱身啊。
  乍一认出蒋竹君,陆鸣就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了,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人跟财神有着特殊的关系,起码是被财神收买的人,要不然为什么会让她偷偷把手机带进看守所呢。
  关键问题是,蒋竹君虽然不一定知道自己和财神之间的“鸿雁传书”,可她却知道自己和财神关系密切,并且深得财神信任,否则也不会让他转交手机了。
  就凭这一点,在财神死后,她比公丨安丨局的那些丨警丨察更有理由怀疑自己有可能知道赃款的秘密,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蒋竹君才是财神指定的遗产继承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信使。
  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她整天都跟财神待在监管医院,有的是机会互相传递信息,财神如果想选她做自己的遗嘱执行人的话,压根就不需要自己这个信使。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财神的死让她想入非非,野心膨胀,她肯定也听说过那笔巨款的传说,自然把财神对自己的信任和那笔赃款联系起来了,所以这才半路杀出来,目的当然是想分一杯羹了。
  只是,陆鸣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她面前几乎没有多少反抗余地,如果不能满足她的愿望,说不定会用那部手机相威胁。
  这件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让丨警丨察知道自己跟那部手机有关的话,岂不是成了财神的同伙?到时候可就不是缓刑的问题了,说不定要在牢里面多待几年呢。
  哼,且先看看她到底知道多少,如果仅仅是凭着怀疑和想象就打算从自己这里得到财神的赃款,就让她死了这条心。

  反正,那部手机她也有份,就不信她敢把自己扯出来,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逼急了就拉她做垫背。
  从录像厅到门口这段路也就十几米,可陆鸣的脑子就像是闪电般飞速旋转,几乎马上就想好了对策,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除非你能证明老子手里的邮件,否则打死也不说,逼急了就来个鱼死网破。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蒋竹君自己穿着防水夹克戴着雨帽,也不管陆鸣,拖着他就冲进了雨中,看她那急匆匆的样子,好像后面有人追似的。
  陆鸣惊诧于蒋竹君的力气,看上去娇娇弱弱的一个小女子,可在她的牵引下,竟然身不由己地跟着她一路小跑,等到转过街角的时候,浑身都快湿透了。
  只见蒋竹君从口袋摸出一个小玩意,冲着不远处一辆轿车挥了一下,只听“呱呱”两声,那辆轿车的尾灯就开始闪烁起来。
  妈的,还开着车呢,真见鬼,这婆娘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忽然意识到蒋竹君是丨警丨察,陆鸣忍不住浑身一颤,心想,她该不会是来抓自己回去的吧?要不然怎么躲在这么隐秘的地方都找得到呢?
  “进去!”蒋竹君打开副驾的门喝道。
  陆鸣双腿发软,瞥了一眼黑乎乎的轿车,好在没有看见车顶有警报器之类的玩意。
  蒋竹君钻进车里面,一把扯下雨帽,吐了一口气,然后二话不说就点着了发动机,只听一声凄厉的尖啸,轿车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飞速疾驰。
  陆鸣偷偷瞥了一眼蒋竹君,只见她轻咬朱唇,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双目直视前方,暗淡的微光中有着一种令人不敢直视的美。
  这种美既不媚也不娇,冷艳的不食人间烟火,没有顽强意志力的男人绝对hold不住,陆鸣简直不相信刚才在录像厅引诱自己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你……这是去哪儿?你想干什么?”陆鸣最终还是忍不住颤声问道。虽然看守所不可能派蒋竹君一个人来抓他回去,可心里仍然不踏实。
  蒋竹君似乎此刻才想起身边还坐着一个人似的,迅速扭头瞥了陆鸣一眼,冷冷说道:“干什么?自然是找你算账了……”
  陆鸣一愣,不太明白蒋竹君这句话的意思,想必肯定不是什么好话,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又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我在这里……”
  日期:2017-06-0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