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说你和他是真的了?”
  “爸爸,您别生气,我们……的确相爱了。”丁一说道。
  “胡闹!”丁乃翔突然发火了,气得他手就哆嗉,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充当着什么角色?第三者,懂吗?不论你是多么的无辜,你爱的是多么的无私,这个烙印你会一辈子都抹不去的,就是他将来离了婚,你们结了婚,你的幸福也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懂不懂?这是不光彩的,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的。”
  丁一的脸红了,她争辩道:“我不这样认为。他们的婚姻早就死亡了,无论我是否出现,他们都会离婚的。”
  “幼稚!”丁乃翔说道:“要是没有你,他们夫妇可能还会有复合的机会,但是,由于你的出现,他们夫妇就再也没有复合的可能了。这个你想过吗?我听说,如果不是他岳父,他不会有现在的地位,可见,他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是一个靠不住的人,这样的人,是不配跟我的女儿扯上关系的!”
  听着自己无比敬重的父亲这样说,丁一急了,说道:“他不是!爸爸,您不能这么说他!”

  “我说重了吗?他就是一个没有责任的心的男人,这种男人我见得多了,以自己婚姻的不幸,博得你这种心地善良、单纯的女孩子的同情,花言巧语哄骗你,然后让你上钩。我之所以说他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还在于他不该在没有离婚的情况下,招惹别的女人,何况他还是一市之长,从这一点上说,他就是玩弄女性的高手,不配做市长!”
  “爸爸——”丁一哀怨地叫了一声,梗着声音说:“爸爸,他没有,没有玩弄女性,他不是您说的那样,他是个非常有责任心、有担当的领导,他们的婚姻早就出现了问题,袁小姶早就出轨了,他之所以拖到现在才离婚,是因为他太善良,太照顾他岳父的面子了,才一直没有到法院离婚,袁小姶欺人太甚,他们不可能复合的。”丁一在为江帆辩解,同时也在为自己辩解。
  “他老婆怎么欺人太甚了?”丁乃翔问道。
  “先是跟踪拍照,后是给他下药陷害他,总之,该做的都做了。”
  “你说什么?下药?”丁乃翔问道。
  “是的。”丁一几乎是含着眼泪,给爸爸讲了江帆的情况,讲了两次被老婆下药的情况。最后说道:“爸爸,即便没有我,他们也回不去了。”

  丁乃翔站起来,在屋里踱着步子,想了想说道:“小一,他的家庭太复杂,你不要搀和了,你要跟他尽快断绝关系,他的仕途要出事,不出事也不会太顺利,另外,他那个老婆不会让他消停的,所以,也不会放过你的,听话,不要跟他来往了。”
  “爸爸,我做不到……”丁一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你做不到也要做,长痛不如短痛!”丁乃翔断然地说道:“这种情况你就是跟了他,也不会幸福,说不定有一天他岳父一怒之下,把他的官位剥夺后,他就会一文不值,到那时,你们即便在一起,也没有爱情可言了,他就会迁怒于周围的一切,迁怒于你,因为,官场中的男人,把权力和位置看得至高无上,失去了权力,就失去了灵魂,一旦什么都没有了,他会不适应,会不开心,会怨天尤人。所以,这样的日子是没有意思的,是不会幸福的,等真的到了你们互相埋怨,互相指责的时候,你再后悔都晚了。”

  “爸爸,我们不会,不会的。”丁一流着眼泪说道。
  丁乃翔继续说:“我知道,你妈妈去世的早,在你成长的时候失去了母爱,爸爸也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去了举目无亲的亢州,这个时候江帆出现在你面前,你就会感到温暖,感到了爱,把他当做你的白马王子,也许,你认为这才是爱情。但是,孩子,缺乏理性的爱,如同失控的火种,不仅将自己焚烧殆尽,也让周遭的人遍体鳞伤。我们应该怎样相爱?应当怎样和异性相处?责任是什么?恩义是什么?原则是什么?宽容是什么?这些,江帆作为一个官员,一个市长,一个比你大那么多的男人,他应该控制自己的感情。所以,他这样做我不佩服他。他该原谅他的妻子,该知道感恩,不该去勾引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这样的人咱们不要。小一,听爸爸的,世上没有后悔的药,没有永恒不变的情感,等你一旦明白,就晚了。”

  听着尊敬的父亲这样指责着江帆,丁一心如绞痛,她泪流满面,说道:“爸爸,他没有勾引女儿,真的,女儿也没有勾引他,我们是自然相爱……”丁一泪流满面。
  “他是!”爸爸有些怒了,说道:“就冲他为官不尊,为人不这一点就是!”
  丁一见爸爸发怒了,就不敢言声了,只有低低饮泣。
  “什么叫互相吸引,你没有任何社会阅历,他招惹你、甚至让你爱上他,就是他的错,我刚才说了,责任是什么?恩义是什么?原则是什么?他根本就知道,不顾责任、恩义和原则,不顾自己的身份,这样的男人是靠不住的,小一,你还让我说什么好呢?”爸爸激动地摊着手说道,他见女儿大气不敢出了,就缓和了语气,继续说道:

  “人生非常短暂和无常,你又心地单纯没有经受过磨难,我不能让你背负太重的负担生活,这个时候你可能会怨爸爸,等到以后你就会认为爸爸这样做是对的。孩子,放下他,让自己轻松快乐起来,贺鹏飞这个年轻人非常不错,我们撇开他的家世不说,他阳光健康,没有城府,而且有技术、有本事,这一点是那些官员没法比的。那些当官的,一旦离开那个位置,他们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没有一技之长,而且,现在的官员风险越来越大,说不定在哪条船上湿鞋呐?他们面对的诱惑太多,金钱、美色,这些东西时刻在诱惑着他们,他们抗拒不了。贺鹏飞是可以跟你一起成长的人,你们俩会成为很好的伴侣,而且把你交给他,爸爸我是放心的,他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爸爸——”丁一说不出话了,她不敢再申辩什么了,只是冲爸爸摇了一下头。
  老教授坐了下来,他看着女儿,既疼爱又气恼,说道:“听爸爸的劝,离开江帆,试着去接受贺鹏飞,或者是别的年轻人,寻找你自己的幸福。”
  丁一泪眼婆姿地看着爸爸,说道:“爸爸,对不起,女儿……女儿做不到怎么办呀……”
  看着楚楚可怜的女儿,丁乃翔没有立刻说话,重新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最后站在女儿的面前,表情严肃地说道:“孩子,你如果和江帆坚持下去的话,你不会得到我的祝福的!”
  “爸——”丁一哭出了声,她把头靠近面前的爸爸,抱住了爸爸。
  丁乃翔见女儿哭成了泪人,自己也很难受,说道:“听爸的话,我不会害你,你跟他没有未来,他的妻子不会跟他离婚的,随便动动手指,也会把他捏死,你终究是要被他们伤害的呀!孩子,回来,回到爸爸身边,我不能让你有任何的闪失,那样就对不起你的妈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