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戴光斌说道:“老大,我看不像,这小子明显没什么钱,要不也不会惦记着那点工资了……不过,不能排除陆老爷子让他给什么人带口信……”说着,朝楼上瞥了一眼。
  吴法名若有所思地说道:“除了我们……他还能给谁带口信呢?”
  戴光斌看看小老头,欲言又止地说道:“我跟他说的很明白,是阿明的媳妇想见他,可他好像不信任我……我猜……陆老爷子会不会交代过他,口信只能单独告诉丹菲啊……”

  “哎吆,戴总,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吴法名还没说话,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丨妇丨一只手抚着楼梯缓缓走了下来。
  只见这个少丨妇丨秀发披肩,面如满月,肤如凝脂,举手投足之间说不出的婀娜风流,那嘤嘤细语听在耳朵里有种说不出的受用。
  少丨妇丨走到楼下,在距离男人们比较远的一张沙发里坐下来,继续说道:“我公公就是把赃款的去向告诉全世界,也不会告诉我啊……你们也是想多了……”

  戴光斌尴尬地笑道:“丹菲,话也不能这么说,就算陆老爷子对你有成见,但星儿可是他的亲孙女,陆家唯一的骨血啊……”
  少丨妇丨冷笑一声,似满腹幽怨地说道:“话是不错,可对于一个心怀仇恨而又决定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来说,谁知道会有什么变态的想法……我估计,他多半是把那些钱带进棺材里去了,这就是他发泄仇恨的方式……”
  戴光斌叹口气道:“哎,要是阿明兄弟还活着就好了……毕竟,我们是拜把子兄弟……”
  吴法名摆摆手说道:“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徒增伤感而已……”
  说完,扭头盯着少丨妇丨问道:“弟妹,我觉得老戴的话也有点道理,就算老爷子恨你们一家,可他绝对不会恨自己的孙女……

  你想想,他逃跑的时候多危险,可为什么非要把这么小的孩子带在身边,显然是舍不得分离啊……
  记得阿明走的前一天,我还特意跟他说,孩子又没犯罪,完全可以先留在我这里,等到他们在国外稳定下来之后再接过去。可阿明说这是老爷子的决定,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星儿是他的心肝宝贝……
  所以,我有种预感,老爷子如果真不想活了,断然不会把钱带进棺材,肯定会把钱留给星儿,只是他很清楚公丨安丨机关不会轻易放弃寻找赃款的线索,所以必定采取了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隐秘途径……”
  戴光斌点点头说道:“老大,你分析的有道理,只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老爷子最信任的人呢?”说着,又瞥了一眼小老头。
  小老头急忙颤巍巍地说道:“我跟建民虽然是叔伯兄弟,可中间已经隔了一代,他以前确实没少照顾我,可工作上的事情从来不会跟我谈,再说,我们叔伯兄弟好几个呢……”
  吴法名笑道:“华叔,你可别多想,我之所以让你陪着丹菲来料理陆老爷子的后事,一来你们是直系亲属,二来也趁这个机会来东江市玩几天,没有别的意思,要不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我派人陪你去外面转转……”
  小老头好像巴不得赶紧离开,马上站起身来一路蹒跚着上楼去了。
  直到小老头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吴法名才拿起雪茄抽了一口,盯着少丨妇丨问道:“弟妹,如果说老爷子在里面有一把手机,你觉得最有可能跟谁联系?”
  少丨妇丨似有点心烦意乱地说道:“家里的人我想不起有哪个,至于他的狐朋狗友,你自己还不清楚?怎么来问我?”
  这时,站在一边的女秘书丁瑶忽然插嘴道:“这还不简单,肯定是那个替陆鸣办理缓刑的人……”
  戴光斌瞪了女秘书一眼,似乎怪她多嘴,训斥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老大问的就是这个人最有可能是谁?难道你知道谁帮陆鸣办的缓刑?”
  吴法名倒是没有生气的样子,只是皱皱眉头说道:“眼下丨警丨察盯得紧,我们还不能搞的动作太大……”

  戴光斌赶紧说道:“是呀,刚才陆鸣这小子在车上还说丨警丨察找过他呢,不过,这恰恰证明丨警丨察也怀疑他有可能知道什么?”
  吴法名忽然脸色一黑,伸手指着戴光斌训斥道:“都是你这个蠢货,知道陆鸣的身份之后应该想办法稳住他,不管有没有价值,先把他控制在手里再说,怎么能马上开除他呢?”
  戴光斌一脸委屈地说道:“老大,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原本想通过周明卉问问情况,没想到这婆娘心怀鬼胎,没有征得我同意,马上就找陆鸣谈话,把事情给搞砸了……
  不过,我觉得这小子心中有鬼,一旦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之后,就算我们许诺他高薪待遇也未必会留在公司……”
  吴法名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说实话,留在公司也不是安全之策,既然丨警丨察已经盯上了他,我可不想让丨警丨察的视线转到我们身上。
  眼下,我们那点生意已经引起公丨安丨机关的注意了,最近尤其要小心,我看,还是先让人盯着他……”
  戴光斌担心道:“可他屁股后面可能已经有丨警丨察在盯梢了……”
  吴法名哼了一声道:“盯他的人不是我们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人,听说W市公丨安丨局派了几个丨警丨察在我们这里成立了赃款追缴小组,不过,凉他们也搞不出什么大名堂,等等吧,他们总有松懈的时候……”
  戴光斌点点头说道:“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我还了解到一点情况,今天下午我找了李晓梅。据她说,她和陆鸣虽然是大学同学,可毕业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天在大厦门口碰到纯属偶遇,她说陆鸣当时挺落魄的,所以就想帮帮他,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
  吴法名坐直身子说道:“那你就没有考虑过让她跟陆鸣多接触接触?”
  戴光斌似乎明白老板的意图,瞥了一边的少丨妇丨一眼,苦笑道:“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李会计业务上是没的说,可要是说到对男人的吸引力……”
  吴法名笑骂道:“你小子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他们不是大学同学吗?同学有同学的感情,就像我们是狱友一样……我的意思是让她可以在这段时间跟自己老同学多来往,多关心一点……”

  戴光斌笑道:“我明白老大的意思,明天我就跟她谈谈,不过,李会计知道自己的老同学是缓刑犯以后,谁知道还有没有兴趣跟老同学交往……说到美人计,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吴法名眯着眼睛抽雪茄,没出声。
  戴光斌说道:“李晓梅说,陆鸣在大学有个恋人,相貌没的说,听说陆鸣心里肯定是念念不忘,只是混的太窝囊,所以没脸见那个女人……”
  “你的意思是想替他们重续前缘?就怕这小子不领情呢。”吴法名似乎不感兴趣,懒洋洋地说道。
  戴光斌小声说道:“老大,你知不知道这小子的那个恋人是谁?”
  吴法名闭着眼睛没理他。
  戴光斌只好继续说道:“简直不可思议,没想到这个穷小子大学时期的恋人竟然是我市新来的市委书记韩越的女儿……”

  吴法名猛地睁开眼睛,似乎也感到很吃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