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陆鸣最喜欢逛夜市,在上大学那阵子,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来逛夜市,甚至大学三年级的时候还和几个男同学在夜市买过袜子等日常用品,不过,赚来的一点钱都花在了韩佳音的身上。
  可事实上韩佳音家里的条件很好,并不需要他花钱,只是因为自尊心作怪,每次跟她出来吃饭都抢着花钱。
  而女孩可能是出于矜持或者照顾他的自尊心,也就来了个顺水推舟,并不阻拦,不过,陆鸣可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自己的家境。
  他还记得大三的下半个学期,也是一个雨蒙蒙的夜晚,他偷偷带着韩佳音从校园里溜出来,在民百路那边的一个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
  说实话,他早就把电影的名字忘记了,可却清晰地记得在黑暗中对女孩做的每一个小动作,这也是他第一次对韩佳音“动手动脚”。
  让他高兴的是,韩佳音虽然表面上抗议,可最后还是让他的一只爪子溜进了衬衫里,只不过时间很短,短得都没有来得及充分感触那一份娇嫩和柔软。
  不过,韩佳音的骄纵让陆鸣的胆子大起来,从电影院里出来之后,他借口要来个雨中散步,于是就在路边摊买了一把便宜的雨伞,带着女孩尽往那些“人迹罕至”的偏僻小巷走,最后在一个垃圾箱后面终于第一次亲吻了她。
  遗憾是韩佳音虽然没有反抗,可扭扭捏捏的不怎么配合,加上陆鸣也没有什么经验,结果他的吻并不尽人意,大多数都吻在了女孩的脸上,小嘴却只是轻轻碰触了一下。
  不过,他享受的就是那种心跳的感觉,能够跟女孩来个亲密的接触已经很满意了,并且他怀疑韩佳音好像也是第一次,并为此感到很有成就感。
  可是,虽然此后他还有很多次和韩佳音亲密接触的事实,但他们之间却又不像是恋人。
  首先,他们从来没有像别的恋人那样整天腻在一起,其次陆鸣从来没有明确表白过。
  只有一次,记得那是在晚自习送女孩回宿舍的路上,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沿着校园的一条小路迂回前进,在一阵沉默之后,陆鸣大着胆子问道:“佳音,你跟你爸妈提起过我吗?”
  没想到韩佳音用一种迷惑的目光看着他,不解地问道:“我为什么要在爸妈面前提你啊?”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我爸妈不让我过早谈恋爱……”
  陆鸣再也没有问下去,因为他已经从女孩的回答中得出了答案,那就是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未来,既然这样,还不如珍惜眼前的买好时光,多享受一下女孩的温存。
  于是,在快走到女生宿舍的时候,他又把她拉到一个角落里亲热了一番,这一次可不比第一次,从头到尾都是法国式的,他甚至听见了女孩从嗓子眼里发出的呻吟。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最具有质感的亲密接触,却被躲在阴影里的学霸李晓梅看了不亦乐乎,要不是那天吃饭的时候李晓梅亲口告诉他,他还以为自己对韩佳音做的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呢。
  总的来说,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的,就是彼此要好的同学也隐瞒,班里面也只有私下的悄悄议论,但谁也不能证明他们在谈恋爱。
  正因如此,即便在陆鸣跟韩佳音交往的两年时间里,仍然有不少男同学在暗地里追求她,陆鸣当然是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可就是没有出面阻止。
  这倒不是他不爱韩佳音,而是自卑心理在作祟,他有自知之明,虽然还不清楚女孩的父母是干什么,可凭感觉就知道跟自己的家庭格格不入。

  何况,那天的试探女孩已经给了他回答,他早就预见到了彼此之间不会有结果,所以,更希望享受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由此也可以证明,陆鸣并不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
  好在大学的四年间,虽然不乏追求者,可韩佳音始终都没有最后的归属,要说关系最亲密的男同学,陆鸣还是排第一。
  其实,即便到今天,陆鸣也无法理解韩佳音跟他“鬼混”两年的深层心理原因,在他看来,韩佳音并不是那种放纵的女孩,肯定家教很严。
  要不然可能在中学的时候就已经红杏出墙了,所以,她父母不允许她过早谈恋爱的要求被乖女儿得到了很好的遵守。
  可问题是,哪个男孩不多情,哪个女孩不怀春呢?韩佳音内心自然也有情感上的需求,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没有多少攻击性,相貌也看得顺眼、且心里面也爱着她的男孩来安慰寂寞的青春,但却严防死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当然,这种看法也是陆鸣后来总结出来的,上大学那会儿他还嫩着呢,哪能把事情看得这么透彻,反正,他们这种既像是朋友又像是恋人的偷偷摸摸的把戏一直持续到考试作弊被抓才算终结。

  当然,并不是韩佳音想终结,而是陆鸣逃跑了。
  就在陆鸣漫无目标地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被他“抛弃”的戴光斌已经来到了东江市富人扎堆的白露山别墅区,这里住着差不多所有东江市的“名门望族”。
  女秘书把车停在了一栋哥特式建筑的大门前,按了几声喇叭,不一会儿功夫,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过来打开了门。
  汽车直接开进了带着围栏的大院子里,戴光斌和女秘书一前一后下了车,沿着高高的汉白玉台阶走进了别墅。

  别墅的大厅差不多有三百多平米,装饰的富丽堂皇,各式仿古红木家具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乍一看就像是走进了皇宫的金銮殿,就差正中间摆上一张龙椅了。
  在一张宽大的意大利牛皮沙发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有着一颗硕大脑袋的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男人身穿花格子衬衫,袖口的金扣子和无名指上的硕大猫眼闪闪发光,一双鹰眼就像能剜下人的一块肉似的。
  他就是博源投资集团总裁吴法名。
  在他对面沙发上坐着的的却是一个稍显猥琐的小老头,穿着打扮像是刚进城的农民,看上去好像有六十多岁了。
  面对气场强大的能引发地震的吴法名,小老头的身子好像一直在不停地颤抖,看见戴光斌带着一位妙龄女子走进来,他显然松了一口气。
  “老大,这小子不愿意来,还差点把我的车毁了……”戴光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小老头。
  吴法名嘴里嗯了一声,没说话,一双鹰眼瞥了站在一边的女秘书一眼,虽然没有说话,可已经让女秘书微微打了一个哆嗦。
  戴光斌说道:“老大,这小子心里肯定有鬼……我许诺他好处都不动心,半道上突然发飙,竟然抢夺方向盘,害的丁瑶差点撞车。
  毕竟是在闹市区,我担心会造成不良影响,所以就让他下车了,不过,我让他明天必须来公司一趟,否则……”

  吴法名拿起架在烟灰缸上的大雪茄抽了两口,缓缓说道:“许诺好处也不动心?”
  说着瞥了一眼小老头,继续说道:“难道你大哥真的鬼迷心窍,临死前把赃款的去向告诉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穷小子?”
  小老头见吴法名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他,急忙哆哆嗦嗦地说道:“他心里想什么……我从来都猜不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