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忽然想起了那天韩玲说过的话,博源公司的总裁吴法名跟自己是同类,并且身边的手下就有几个刑满释放人员,应该不会对自己这种身份的人太排斥。
  并且,戴光斌的语气听上去挺“和蔼可亲”的,比周明卉那婆娘“温柔”多了,说不定真的会给自己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呢。
  这样一想,陆鸣就顾不上这么多了,一低头就钻了进去,让他再次感到意外的是,刚刚坐稳,汽车就慢慢开动了。

  汽车里面里面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当然不是来自身边的戴光斌身上,而是前面开车的女司机,从背影就可以认出是中午在副总裁办公室见过的那个女秘书。
  公司高管和小职员一边兜风,一边谈心?还有美女司机相伴?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企业文化啊,怪不得公司能做这么大呢。
  陆鸣心中正自感慨,只听戴光斌问道:“怎么样?跟周总谈过了吧?”
  陆鸣瞥了一眼前面的女秘书,觉得在美女面前谈论自己的问题有点丢人,不过和副总裁坐的这么近更令他万分紧张。
  “戴总……我……我知道自己不应该那样……可……能不能把这个月的工资发给我啊……”陆鸣虽然盼望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可也不敢太多奢望,所以目标明确,直奔自己最迫切的主题。
  戴光斌一脸惊讶道:“怎么?难道周总要扣你的工资吗?”

  陆鸣不清楚戴光斌是不是装作不知情,不过,也难说,像他这种级别的高管也许不会去操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她让我找财务……可……其他的同事下午都拿到钱了,只有我一个人没有……”陆鸣哭丧着脸说道。
  戴光斌摆摆手说道:“我们是大公司,怎么会无缘无故克扣员工的工资呢,财务没有发给你,自然有他们的道理……不过,今天我们先不谈这些事,我先带你去见个人……”
  陆鸣一阵愕然,因为,听戴光斌的语气,好像今天找自己并不是谈简历造假的事情,而是另有原因。
  “见人?见……什么人?”陆鸣顿时就警觉起来。
  戴光斌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点上,然后扭头笑眯眯地说道:“陆鸣啊,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说实话,如果我们不知道你身份的话,也许你能够继续在按揭部安安稳稳的当个小职员,不过,也仅此而已……
  可现在不一样了,也许,根据公司的规章制度,你会失去这份工作,但很有可能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运气呢……”
  陆鸣听得一头雾水,听戴光斌的意思,好像自己被公司辞退是件好事似的,难道这一切都跟自己去见的这个人有关?
  该不会是去见吴法名吧,可没有理由啊,非亲非故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关心自己,就算他有招聘同类人的嗜好,可从劳改队出来的人多了,为什么偏偏看上自己呢?
  “戴总,这个……我不明白……”
  戴光斌似乎看透了陆鸣的心思,笑道:“这世上当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凡事都有因果,你既然种下了因,必然就会结出意想不到的果……”
  说完,把嘴凑近陆鸣,就像是怕被人偷听似地小声道:“难道你忘了,在里面的时候自己曾经救过一个了不起的人?”

  陆鸣一听,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没想到转了半天,最终竟然又扯会到了财神的身上,接下来不用戴光斌再说什么,他也知道结果了。
  毫无疑问,这个戴总之所以百忙中跟自己这个小人物亲近,其目的已经昭然若揭,肯定和财神的遗产有关系。
  可奇怪的是,发生在监管医院的那点事怎么好像谁都知道,并且谁都对这件事感兴趣,难道这个戴总也怀疑自己知道财神的赃款的秘密?
  对了,他说要带自己去见个人,还说自己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好运气,看来,这个人肯定是吴法名。

  显然,他也对财神的赃款垂涎三尺,一旦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自然想从自己这里找点线索了。
  这样一想,陆鸣顿时害怕起来,毕竟,戴光斌和吴法名可不是丨警丨察,他们才不管什么证据呢,一旦自己落入他们手里,说不定会对自己严刑逼供呢。
  忽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陆鸣的脑子闪过。
  戴光斌和吴法名会不会就是财神的“朋友”啊,难道那个帮自己判缓刑的人跟他们有关系?假如真是这样的话,自己有可能只是财神手中的一颗棋子。

  试想,财神在里面没办法向外界透露赃款的去向,所以,他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载体,然后通过那部手机告知他在外面的“朋友”,这样,自己一走出看守所,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信使。
  要不然财神为什么一再强调三个月之内不能接触他的遗嘱呢,也许他的目的就是不让自己接触他的遗嘱,而是等待他的“朋友”和自己取得联系。
  然后他的这些“朋友”自然会想办法逼着自己说出那两封邮件以及周怡的那些数码组合,也许,财神就是因为发现自己性格懦弱,经不起恐吓,所以才将计就计选中了自己做为他的信使。
  只是,这个推理还是有几个问题没法解释,比如,从看守所刚出来就有人冒充孙明乔想跟自己取得联系。
  如果这个人跟戴光斌或者吴法名有关的话,他们应该马上就能找到自己,可为什么迟迟没有行动呢?难道他们知道丨警丨察在秘密监控自己?

  还是说不通,就算他们担心被丨警丨察发现跟自己有接触,可自己误打误撞主动送上门在公司上班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了,难道他们会不知道?
  按道理他们完全可以在公司跟自己秘密接触,为什么偏偏等到今天自己身份暴露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找自己谈这件事呢?
  并且,不管是周明卉还是戴光斌,从短暂的接触来看,他们好像事先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尤其是周明卉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样一想,陆鸣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他还是信得过财神,他的自杀已经足以证明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兴趣了,不可能为了让外面的人得到他的遗产而自寻烦恼。
  也许,戴光斌的意图跟丨警丨察差不多,假如连韩玲都知道财神赃款的传说,他或者吴法名自然也会知道。
  所以,当他得知自己的身份以及跟财神的关系之后,马上就产生了和丨警丨察一样的联想,并且生出了对财神巨额遗产的觊觎之心。
  “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陆鸣说着瞄了一眼窗外。
  此时天刚刚黑下来,并且还在闹市区,他琢磨着找个机会下车,谁知道他要带自己去见什么人。
  只要扯到财神的事情,那份工作就算给自己也不能要了,工作没了就算了,搭上性命可就不划算了。

  戴光斌似乎看出了陆鸣的惊惧,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担心,其实我们早就听说了你在监管医院救陆家老爷子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你出来了……”
  说完,再次把嘴凑近陆鸣小声道:“实话告诉你,我们和陆老爷子的儿子是朋友,等一会儿见到那个人你就知道了,她要好好感谢你呢……”
  陆老爷子?叫的挺亲热,难道戴光斌和财神一家真有交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