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隔壁的王经理显然听见了办公室的躁动,马上走了过来,可奇怪的是员工们丝毫都没有收敛,仍然有人站在凳子上扭屁股。
  更奇怪的是王经理破天荒没有训斥,只是笑骂道:“你们这些猴崽子,差不多就行了啊……今晚都给我悠着点,谁明天早晨要是醉醺醺的,可别怪我不留情面啊……”
  陆鸣这才明白,确实是每个月一次的例行庆贺,就连王经理都默认了,显然已经成为按揭部的传统了,也不知道自己的钱到账没有,最后究竟发了多少钱。
  想到这,陆鸣再也坐不住了,装作上卫生间的样子溜出了办公室,然后截住一部电梯来到了一楼大厅,那里起码有三家银行的柜员机。
  陆鸣左右瞧瞧,见没人注意,一头钻进了其中的一间,飞快地掏出银行卡,塞进插槽,输入密码,查询余额,随即就屏声静气地盯着屏幕。
  余额为零。
  余额为零?怎么会?不可能!老天爷,该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肯定不会是财务人员的疏忽,肯定不是漏发,就算自己再倒霉,就算自己姓背,也不至于就漏发了自己一个人啊,肯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一瞬间,陆鸣的大脑一片空白,以至于忘记了拔出银行卡,直到柜员机出声提醒,这才拔出卡片,失魂落魄地从柜员机里走出来,也不管进进出出的行人,只顾站在那里怔怔发呆。
  不可能,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情,李晓梅做为总公司的会计应该第一个知道,三个小时前她还跟自己说说笑笑,还说让自己晚上请客呢,怎么会突然发生变故呢?
  也许是房地产公司这边的财务搞错了,该不会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做进工资表吧?哪个混蛋这么没心没肺的吓唬自己啊。
  陆鸣毕竟是个倒霉惯了的人,并且一直以来都有发生不测事件的思想准备,所以,在心里发出一连串疑问的同时,马上就镇定下来。
  他走到一个角落给李晓梅拨了一个电话,本想从侧面探听一下虚实,可没想到手机一直没人接听,心里顿时笼罩着一片不祥的也阴影。

  等她第二次拨通李晓梅的手机,同样长时间没人接听之后,他基本上断定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可能发生了,只是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哼,就算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就算马上被开除,起码工资总要给自己吧,这可是自己劳动的合法所得,这么大的公司,难道还想耍赖不成?
  一想到很有可能是自己缓刑犯的身份暴露了,陆鸣也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既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世界这么大,就不信找不到一份工作,还是那个女丨警丨察说得好,凭着自己缓刑犯的身份就不要对工作抱太大的希望,要做好上街擦皮鞋的准备。

  说实话,能在公司顺顺利利地干到发工资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能拿到一个月的薪水,接下来起码暂时不至于揭不开锅,反正不管怎么样,工资一定要拿到手,不给就去告他们。
  陆鸣心里发着狠,以便缓解一下自己沮丧的想哭的心情,不过,心里面却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暗自祈祷是哪个粗心大意的财务人员搞错了。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陆鸣以为是李晓梅回过来的,顿时舒了一口气,心想,肯定是她刚才不方便接电话,且先听听她的口气。
  可掏出手机一看,却是按揭部王经理办公室的电话,顿时心里一紧,赶紧接通了,一颗心七上八下的,颤声道:“王经理,你好……”
  “陆鸣,你在哪里?”王经理问道。

  听口气并不严厉啊。
  “啊,我在卫生间……就来了,有事吗?”陆鸣听见自己的心砰砰跳动。
  “你去一趟人事部,周总找你……”王经理说道。
  “啊,周总……有什么事吗?”陆鸣觉得双腿直发软,忍不住一阵绝望。
  “不清楚,会不会是你转正的事情啊,我们这边已经给你报上去了……”王经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看来王经理也不知情,事情出在周明卉那里,绝对不是小事。

  陆鸣手脚酸软地走进电梯,闭着眼睛想了一下,又给李晓梅拨了一个电话,还是没人接,他算是彻底死心了,不用说,老同学这是故意在躲着自己呢。
  也怪不得人家,该愧疚的应该是自己,毕竟,人家好心好意替自己介绍工作,可自己不但给她假烟抽,还欺骗了她,现在她肯定也很没面子,说不定领导还要批评她呢。
  算了,等工资拿到手之后,还是要买一条真正的中华烟送给她,就算是表达一点心意吧。问题是,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呢,也许她再也不想见到自己了。
  陆鸣忽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孤独,有种想呐喊的感觉,甚至想大声告诉身边的这些人,告诉他们自己是个缓刑犯。
  当他走进周明卉办公室的时候,脑子里忽然闪过戴光斌办公室那个女人的影子,忍不住骂道:狐狸精,多半是她给自己带来的霉运,只要遇见漂亮女人准没好事,从韩佳音开始,每一次都这样。
  妈的,看来今后找老婆一定要找一个丑八怪才行,否则说不定要倒霉一辈子呢。

  周明卉这一次可没有第一次见陆鸣的时候那么客气,甚至都没有招呼他坐下,只是让他像一根电线杆子似的杵在自己面前。
  而陆鸣一看周明卉的脸色,心里就悲叹一声,尽管还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也明白大势已去。
  不用说,周明卉之所以把自己叫到这里来无非是做最后的宣判而已,恐怕比法院更严厉,连“缓刑”的机会都不会给自己。
  陆鸣见周明卉只顾埋头看着手里的一份材料,只当自己不存在似的,猜测她也许正在气头上。

  也难怪,自己之所以能进公司,除了李晓梅的关系之外,周明卉肯定也帮了不少忙,虽然她是人力资源部经理,可也不一定有权力随便在公司安排人,起码要征得主管老总的同意吧。
  如果真的是被查出了自己简历造假的话,她就算不承担责任,起码也算是工作失职,说不定还要接受扣奖金之类的处罚呢。
  陆鸣原本还幻想着在周明卉面前忏悔一番,如果有必要的话就算痛哭流涕一番也无所谓,只要能把工作保住,他什么都愿意干。
  当然,就算工作保不住,起码也要力争把工资拿到手,总不能提心吊胆地折腾了一个月,两手空空地回去吧。
  再说,口袋里面只剩下一百多块钱了,假如拿不到工资的话,只能被迫动用存折上的三千块钱血本,对他来说,没有比这件事更严峻的了。
  “周……周总,找我有事啊……”陆鸣咳嗽一声问道。
  他忽然决定不忏悔了,干脆先装糊涂,既然人家都没有说出自己的罪名,还忏悔个什么劲啊,如果低声下气的,等一会儿争工资的时候岂不是失去了底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