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14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将军,这这,——您就是这么照顾的吗?”

  丘神勋一脸不以为然,冷冷道:
  “黔首黔首,这是必须的规矩,不然人跑了,谁能担待得起?”
  又催马上前,用马鞭强行抬起李孝逸的脸庞,仔细端详了一会,笑道:
  “也不过如此嘛,什么倾国倾城,控鹤监有的是这样的货色。”
  李孝逸用力甩开丘神勋的马鞭,咬牙道:
  “丘神勋,别太过分!”

  丘神勋哈哈大笑:
  “真是鸭子煮熟了嘴不烂,小王爷到了这个份上,还是这么嘴硬。”
  他面上满是黑气,一看便知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李孝逸倒不怕他,怎奈身在囚笼,半点也施展不开,只用凌厉的目光与他对视。
  马万才忙作揖道:

  “小王爷年轻气盛,大将军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刺字就刺字吧,这以后一路上您可要多关照些。”
  丘神勋哼了一声:
  “姓马的,赶快给我滚蛋,本督要是抓到你和叛匪有什么瓜葛的话,这些个囚车怎么也给你留一个位置。”
  马万才气得肥肉乱颤,
  “好,我走,大将军英明神武,好自为之吧!”
  又回头向李孝逸道:
  “小王爷金枝玉叶,不必跟疯狗一般见识,等到了京城,自然会有人给您做主。”
  说罢头也不回的去了。
  丘神勋嘿嘿冷笑,向众人道:
  “都看到了吧?本督奉皇命押解叛匪回京,有敢于阻拦的,就地处斩!我不管什么金枝玉叶,皇亲国戚,犯了国法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敢跟本督叫板的,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这一吼果然好使,有些不服气的犯人家属止住了悲声,人群中立马安静了下来。

  丘神勋暗自冷笑,歪头看了一眼李孝逸,发现对方也正轻蔑的看着自己。便走上前去,对着木笼中的孝淳阴鸷一笑,
  “小孩子饿上几顿也没什么,做大哥的只怕会心疼啊。”
  他的目光凶恶寒冷,带着十二分的邪气,吓得孝淳赶快躲进大哥的怀里,看也不敢看他。
  李孝逸知他阴毒,只怕他拿弟弟来报复,搂紧幼弟再不发一言。

  丘神勋见对方屈服,也不再紧逼,喝令军士马上开拔。临走时还不忘瞪了一眼李孝逸,吩咐军士道:
  “给我看紧了,出了事拿你等是问。”
  日期:2017-09-08 14:17:53
  就在博州人众的目光中,囚车快速突出重围向前疾驰。送行人中大多认识琅琊王世子,但见他披枷带锁蓬头垢面,面上还被刺了一个囚字,都不免唏嘘感叹。
  又见押送的将军对他戏弄轻慢,更加感叹人生的福祸无常。昔日的轻裘肥马,意绪阑珊都当做一场繁华春梦,随着伊人的远去,博州城再也没有什么风流人物流连其间了……
  垂拱四年九月初四,朝廷大军押送博州囚犯的队伍到达宁州,与押送越王李贞同党的张光辅大军会合,一时之间,人犯竟然达到五六千户。
  丘神勋一路上虐待拷打,死者竟然达到一千多人。尸体塞满道路,来不及掩埋,死后手脚还绑着绳索,盛夏天气发臭腐蚀,上面爬满蛆虫,见之令人断肠。
  七王之中的其他人虽未起兵,却不能幸免。都被一并解往京都。这些人并不知道,彼此来往的信件早已落入武后之手,心中虽然惴惴不安,却还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能够最终得脱。
  唯独李孝逸知道武后早有算计,这些人必死无疑。因为毕竟是从自己手中失去的信件,更加无法面对诸位叔伯,在囚车中内心备受煎熬。
  可怜孝淳幼小孩儿,在囚车内受尽颠簸劳顿之苦,平日里缺吃少喝,尽管哥哥将口粮多数让了出来,还是饿得两眼发蓝,奄奄一息。
  李孝逸那样的脾气又是绝不肯低头求饶的。眼看着幼弟饥渴难耐,又被风吹雨淋日晒,心中血泪交加。
  王府姬妾姐妹被军士侮辱欺凌,更加肝肠寸断,只恨当初没随父母死在博州城下,留下卑贱之躯受尽人间磨难。
  夜晚来临,众人在宁州馆驿休息。小小馆驿哪有那么多房子,只有押送队伍中将军一级的才能进入客房睡觉。而大多数士兵和所有囚犯只能露宿在荒草中。
  宁州地处偏远,馆驿外野草连天,蚊虫肆虐,狐兔横行。这些人在路上又刚刚淋了一场大雨,俱都叫苦不迭。
  入夜,众人刚刚躺下,丘神勋将女囚中稍有姿色的唤去陪睡,偏有常乐公主外孙女儿漱玉县主,性情刚烈不肯屈从,被军士强拉着,便不住口地呼唤丈夫救命,她的丈夫寿州主簿左瑰闻听妻子受辱,也大声回应,将镣铐敲得叮当作响。
  整个囚犯队伍之中立刻迸发大声责骂。积累已久的怨气登时爆发,囚犯们将面前能够碰到的树枝石块捡起来砸向押送军士。
  丘神勋闻讯擎着短刀从馆驿中跑了出来。见左瑰仍在跳脚大骂,漱玉县主光着一只脚坐在地上涕泗纵横。众囚犯对他一起鼓噪,便走上前来吼道:
  “喊什么喊,要造反啊?”

  左瑰骂道:
  “天杀的丘神勋,昔日你的爷爷给我家岳父大人提鞋都不配,如今你却敢来作践我的妻子。咱们本来就是叛逆,再造一次反又如何!”
  丘神勋出身低微,祖父曾经走街串巷为人补鞋,到父亲辈才见起色。这也是他富贵发达后最怕人提起之事。今日竟被左瑰当面骂破,自然颜面全无。
  他嘿嘿干笑两声,冷冷走到左瑰面前,二话不说扑的一刀捅将下去,左瑰当场气绝。众囚徒从没见过下手这么毒辣干脆,无声无息之人,一时惊呆了,竟然全部静默无声。
  丘神勋将带血的刀子拔出来,左瑰的尸身应声倒地。漱玉县主见丈夫惨死,一下子扑到丈夫身上呼天抢地,哭得众人悲愤难以抑制,很多人竟陪着漱玉县主一起落泪,整个驿馆内外一片哭声。
  听见外面人声鼎沸,驿馆内押送李贞案犯的主将张光辅并宁州当地官员一起走了出来,看见丘神勋在手起刀落处死囚犯,也不好多说。都站在远处袖手旁观。
  唯有一名身着青衫的宁州刺史走到丘神勋的跟前,面色冷峻的看着事态进展。
  当着众人的面,丘神勋大发淫威,他一把拽住漱玉县主的头发,将她往驿馆里拖。而漱玉县主则死死抱住丈夫的尸身不肯离开,一时之间两人僵持在一处。
  便有军士上前,抓住漱玉的脚踝,想把她拖进馆驿。漱玉县主上衣也被地上的蔓草撕破,露出雪白的玉乳,瞬间就滚了一身的泥。此时边听囚犯中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说:
  “畜生,都是畜生,放开她!”
  众人一齐住手,寻找说话的老者。丘神勋更是挥舞染血的短刀,问道:
  “是谁,说话的站出来!”
  想是害怕报复,那老者再无声息。丘神勋放下漱玉县主,挥舞皮鞭不住鞭打囚徒,逼着大家交出说话的老者。
  此时那位宁州当地官员见囚犯们群情汹涌,便走上前来劝说丘神勋。丘神勋正在兴头上岂肯听劝,益发凶狠鞭打囚徒,鞭鞭见血,惨呼不断。那官员见此情景铁青着脸便要发作。
  此时便听前面木笼中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