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11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爷,可知这八月天怎会有西北风?”
  琅琊王道:
  “据本王所知,此地八月末偶尔也会刮西北风,但是多少年也不会刮上一回,而且只是片刻功夫就会消失,谁知却被本王赶上!”

  董玄寂长叹一声,
  日期:2017-09-08 12:35:08
  “莫非天意如此?”
  说得众人胆战心惊,一起望向琅琊王。

  李孝逸忙道:
  “董叔叔,各位叔伯,不必灰心丧气,父王乃李唐宗室,奉天子密令,除灭武氏匡扶大唐,皇天必会佑我。区区小败,算不得什么”。
  琅琊王亦道:
  “玄寂追随本王多年,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董玄寂嗤的一声冷笑道:
  “王爷说得光彩,谁不知道与朝廷作战,就是叛军,如今连老天爷都不帮我们,只怕朝廷大军一到,我等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这话似乎自言自语,但在琅琊王和营中诸将听来,如同讥讽嘲笑主帅一般,又似乎说到了众人的心坎上,“叛军”还是“义兵”,往往也只在成败之间,自古“胜者王侯败者贼”,一场蹊跷的西北风本来已令众人心中有所动摇,再加上董玄寂口无遮拦这么一说,竟有人不住点头。
  琅琊王登时勃然大怒,喝道:
  “董玄寂,枉孤王素日带你不薄,紧要关头竟来乱我军心?”

  董玄寂也不畏惧,质问道:
  “王爷早说有韩王、鲁王等共同起兵,怎么现在一彪人马也看不到?这不是把兄弟们往死路上推吗?”
  琅琊王忍无可忍,
  “信口雌黄之辈,诸王兵马都在路上,军报一时不到,竟敢借此扰乱军心。”
  吩咐左右将此人推出营帐就地正法。李孝逸要待劝父王时,见父王面色铁青,竟也不敢开口。董玄寂边走边喊,
  “李冲!你逆天而动引火自焚,八月天都要刮起西北风,还说要直取长安,简直是白日做梦。玄寂先走一步,诸位死期不远矣。”
  骂声不绝,转眼已成刀下之鬼,但众人心中却是害怕至极,本来对诸王相约共同举事,却只有琅琊王一人势单力孤就有所怀疑,现在终于被董玄寂说中要害,方才如梦初醒。暗想一旦朝廷大军一到,那可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琅琊王将一封信放至帅案上,

  “诸公,本王日前接到战报,越王已经在豫州起兵,不日便会攻取上蔡,其余诸王已然举兵响应,只不过山长路远战报未到而已,本王又岂会欺骗大家?诸位不信请看父王密函。”
  众人面面相觑,竟无一人上前。一时间营帐内气氛相当尴尬。琅琊王见此便挥手让众人下去休息,单留儿子在身边。入夜时分,营帐外更漏声声,一轮冷月斜挂天边。孝逸给父亲拧了一条热毛巾,让父王擦去脸上的硝烟,轻声道:
  “父王不必生气,熬过这几天便会有诸位叔伯战报传来,到时必然士气提振,不可同日而语。”
  又把洗脚水端到父亲面前,伺候父王退去鞋袜,将双足浸到热水里,轻轻揉搓,琅琊王缓缓自语道:
  “这场大火着的太不是时候,难道真的是天意?”
  李孝逸吃了一惊,摇头道:
  “不会的,父王,我们只是偶尔碰上了西北风而已。”
  琅琊王看了一眼儿子,目光中竟有泪光闪动,半晌方说:

  “尽人事听天命吧,大唐江山也不是我们祖孙三代人扛得起来的。”
  忽听外面一阵骚乱,父子二人忙拔出佩剑冲出帐外。博州军军营已然乱成一团。士兵竟然趁着夜色四散逃窜,甚至争抢辎重,大打出手。仅有十几名亲信家将匆匆赶过来围在琅琊王身边,请示该当如何。但是单凭十几人之力要拦住两三千名丧失理智的乱军,只怕是每个人心中都没有底。琅琊王命儿子举起火把,望向对面武水守军,原来对方也发现这边骚乱,但一时不明所以,竟不敢轻易轻易动作。

  琅琊王仰天长啸,
  日期:2017-09-08 12:35:33
  “想不到我李冲竟败于九品县令之手,真是天亡大唐也!”

  不由得涕泗纵横,众人也陪着垂泪。天边乌云掠过,似乎要有滂沱大雨袭来。不到一个时辰,两千多人便眼睁睁跑了个精光。李孝逸心乱如麻,事到如今纵有三头六臂,已是回天乏术了。琅琊王便命儿子牵过战马,带着十一名家将,趁武水守军还没进攻的档口,纵马直奔博州方向。
  黄河古道,乌云密布,天雷滚滚,一场瓢泼大雨不期而至,十三骑在雨中被淋得衣履尽湿,彻骨寒透。
  两天后,清晨,琅琊王一行人奔至博州城下。临出发前,琅琊王已将博州军务交予府中长史萧德琮,并留下一千兵马在城中随时调遣。经过一天一夜的狂奔以后,琅琊王勒马观瞧,却发现城门紧锁,城墙上竟无一兵一卒。四周围静谧无声,如同死一般的沉静。有家将催马上前,向城头呐喊:
  “城上守军听着,琅琊王回府,速开城门!”
  忽然见城头一个人影闪动,众人举目观瞧,出现的人竟是前几日被王爷关进大牢的博州守备刘易从,都不禁心头凉了半截。刘易从在城头一拱手嬉笑道:

  “王爷别来无恙否?易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琅琊王怒道:
  “废杀才!你是如何出来的?快让萧德琮出来见我。”
  “哈哈,萧长史的人头在此!”
  他一挥手,一个人头从城头竹竿上骨碌碌滚了下来。众人来不及细看,人头已经扑通一声落进了护城河中。琅琊王跺脚骂道:
  “悔不当初宰了你这兔崽子!”
  “快快开城受死。”
  “王爷想进城,易从当然欢迎。”
  刘易从阴笑着再度挥手,城头瞬间出现了一排被捆绑着的男女老幼,孝逸的生母琅琊王妃崔氏和幼弟李孝淳正在当中,其他都是府中姬妾姊妹。城下众人顿时惊呆,一起望向琅琊王。李孝逸乍见母亲和幼弟被绑,心智大乱,颤声叫道:
  “娘!孝淳!”
  又向父王道:
  “怎么办?”
  琅琊王妃倒也镇定,朗声道:
  “王爷快走,不必以臣妾为念。”
  孝淳只有六岁,远远望见父王兄长哇哇大哭。王妃厉声道:
  “噤声!琅琊王家的男人各个都是天潢贵胄,岂可向奴才们哭哭啼啼?”
  孝淳扁扁嘴,抽抽噎噎的止住了哭声。单薄的身体被绳子捆着,看上去更加令人揪心。刘易从哈哈大笑:
  “逆贼李冲,你也有今日!”
  琅琊王早将生死置之度外,马鞭指向城头:
  “本王既然有种起兵,早已经看淡生死。刘易从,敢不敢下来和本王决一死战?”
  刘易从笑道:

  “你果然是死不回头,本官又何必与你生死相搏?来人,先将逆匪李冲的女人推下城墙!”
  城头守军领命,果然一把将琅琊王妃推下十几米高的城头。王妃未发一声,便如同风中的纸鸢一般向城下飘落。
  日期:2017-09-08 13:16:25
  琅琊王和世子李孝逸一同惊呼,催动胯下战马向王妃方向疾驰。距离城墙一箭之地的时候,忽见城头现出多名弓箭手,手执强弩一起射向父子二人。琅琊王眼尖,一刀砍向儿子战马,那战马吃痛,长嘶一声跃出箭阵,将李孝逸摔出一米多远。而琅琊王自己却再也无法躲开密集的箭雨,只听噗噗箭羽声响,头部和胸前插满利箭,和王妃一起跌落尘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