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10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孝逸眼睁睁的看着绿珠儿在一个王府卫兵的尖刀下香消玉殒,鲜血飞溅染红了淡蓝的衣裙,她中刀之前似乎还想奔过来寻求小王爷的帮助,但是狂奔的人群挡住了她的去路,卫士一刀砍下去后将她踢倒,在倒下去之前她似乎还呼唤着小王爷。
  李孝逸愣怔怔的看着这场毫无悬念的角杀,第一次闻到了血腥的气味,第一次目睹活色生香的女孩子死在自己的面前,这在他十五年的富贵生涯中根本未曾遇到过的。

  虽然对掀起义旗推翻武后有所准备,但是当杀戮突然降临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接受,尤其是消灭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人群。他默默地走出镂月开云,回头看看这个曾经给他无穷欢乐的地方。父王的意思是要所有知道娇娘的人全部消失,但是真的就能堵住悠悠众口吗?所有越王楼上的看客,花魁大会的秀士们,还有那个瓷窑大掌柜马万才,他们知道多少真相?父王真的能杀得过来吗?
  日期:2017-09-08 12:34:43
  八月二十一日,黄河故道,武水县城城墙下。
  琅琊王和世子李孝逸端坐在马上,后面是盔甲鲜明的五千精锐。武水县是打通济州防线的第一站,也是琅琊王父子举起义旗后的第一仗,这一战的胜负关乎人心,关乎全局,故而琅琊王举全力出兵,发誓要在朝廷大军到来之前快速拿下这个弹丸之地。
  武水县令郭务悌手捻髭须站在城垛上,这个老于官场的刀笔吏此时已经无计可施。琅琊王重兵压境,城中百十名衙役班房根本派不上用场。琅琊王已经派人传话,除了打开城门受降,武水县别无选择。他已向魏州、崋县等好几个周边郡县发出求援信,但是都石沉大海。今日琅琊王大军初来乍到,凭着旺盛士气大举攻城,这低矮的城墙如何能够抵住强?郭务悌已经做好了城破人亡的准备。
  中午时分忽见城外西北角一阵大乱,一支小部队乘乱杀来,旗号上打着“崋县马”的字样,便知邻县援军已到。原来崋县县令名唤马玄素,接到郭务悌的告急文书,匆忙组织了一支一千七百人人的队伍赶赴武水救援,到了以后才发现其余州县均未发兵。马玄素不敢强攻琅琊王主力,只好从侧面迂回试探。也甭管援兵有多少了,郭务悌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吩咐城中诸人马上准备开城迎敌。

  琅琊王大军亦摆开阵势准备厮杀,但见来人稀少,不禁哑然失笑。李孝逸一勒丝缰向父亲道:
  “待儿臣上前擒了那崋县马回来!”

  “且慢!”
  琅琊王站在高坡之上,手执远望镜向崋县的人马仔细观瞧。
  琅琊王微微一笑摆手,
  “区区小股游匪,不足成事。传我将令,闪开一条路,放他们进城。”
  李孝逸不明白父亲的意思,稍微犹豫。但是他一向对父亲惟命是从,故而摇动令旗命士兵让路。崋县的一千余人本来走走停停,远远地看见琅琊王的部队便停下脚步,忽见对方闪出一条大路,马玄素不敢多想,便命士兵加快脚步,向城中快跑。武水城中也放下吊桥将援兵迎进城去。那边琅琊王的骑兵趁机掩杀却并不强攻,崋县人马又丢了几十条尸体在城外。孝逸好奇,问父王道:
  “机会难得,父王何不趁此机会将援兵消灭在城外?待他们合兵一处,岂不麻烦?”
  琅琊王笑道:
  “崋县人马不过是来试探,我若强攻武水城墙,崋县人马便会从后面偷袭,我军岂不是腹背受敌?现在把他们放进城内,一窝端了岂不省事.”
  李孝逸暗暗佩服父亲的谋略。要知越王和琅琊王父子在当世宗室诸王之中,乃是一等一的豪强,才干能力都在诸王之上,琅琊王李冲热血男儿敢作敢当,越王李贞老谋深算,文才武功名闻天下。他们和宗室诸王对推翻武氏匡扶大唐是做了一番准备的,绝不是一时起意,匆忙为之。本来的打算是只需振臂一呼,天下李姓皇族和正义之士便会揭竿而起,武氏宵小,马上会束手就擒。但是李冲此番起兵两日,却并没有得到诸王的正面响应,他的心中充满孤独和怨愤,面上却不能给儿子和属下看出,只推说路途遥远,战报未到,其实是想多撑些时日,希望以武水的胜利唤醒诸王斗志,一起加入战团。

  对于拿下这个小小的城池,琅琊王早已胸有成竹。他一挥手,便有几百车稻草推了过来,军士们冒着城上箭雨将稻草推到吊桥边,稻草噗噗淋上火油,琅琊王一声令下,车中稻草轰然起火,窜起一丈多高的火苗,在东南风的吹拂下,瞬间引燃了木制城门。
  城上之人登时乱了手脚,眼见城门马上就被烧塌,郭务悌和马玄素不禁仰天长叹。琅琊王领着儿子登上高坡,命令军士架起云梯全力攻城。一时之间,火箭和滚木礌石一齐发射,小小的武水城头成了一片火海。
  原来琅琊王熟知天文地理,知道此地八月间都是东南风,便想到火攻这一快捷的方法。既节省人力,又加快攻城进度。眼见得城门被烧掉大半,城上守军如同热锅蚂蚁般,找来水桶脸盆来救冲天大火,又哪里来得及。不由得哈哈大笑,长鞭一指,命令步兵手执盾牌朴刀直扑城门。
  此时忽见天边飘来大片乌云,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狂风大作,吹得大纛旗猎猎作响,旗角突然飞向琅琊王军阵,车中稻草被转向的西北风呼呼吹起,一齐向博州军士飘来。八月间的东南风竟然突然转成西北风,风力也突然变得极强,稻草夹着火油直扑博州军。
  众人猝不及防,面上身上一起着火,哭叫着寻找水泽之处灭火,却哪里还有斗志。城中守军本来已经绝望,只待城破人亡,却发现天降狂风,博州军引火自焚,上百车稻草在城墙下舞成一片火海,而那些还没有来得及点燃的火油轰然爆炸,将攻城士兵困在当中。城中守军便搭起简易吊桥,趁乱一起掩杀。

  琅琊王带着儿子本来在高处乐观其成,没想到突然刮起西北风,琅琊王初时还驱赶军士稳住阵脚,却见火势越烧越旺,博州军葬身火海根本无心恋战,城中守军刀砍斧剁,如同砍烧猪一般容易。任凭琅琊王如何催赶,博州军阵脚大乱已然溃不成军。世子李孝逸只好大喊:
  “父王,先行退军吧!”
  琅琊王红了眼睛,哪肯听儿子劝告,径自杀向武水守军,唬得儿子紧跟着冲入敌阵,拼死拉住父王马缰,好说歹说将琅琊王拽出战阵。傍晚,琅琊王大军止住溃败,后退五十里寻一处水泽扎营。武水守军也知道力量对比悬殊,不敢贸然进犯,双方挑起火把隔岸对峙。入夜琅琊王清点人数,发现大军伤损过半,一场大火已然元气尽伤。余下的士兵,身体也多处被火烧伤,又没有治疗的烧伤药膏,疼得在营中鬼哭狼嚎。一时之间营中士气低落,王府之中长史属官议论纷纷。

  琅琊王召集众人来到营帐议事。问及军务众人沉默不语。琅琊王面色不爽,冷冷道:
  “诸位,一场小战何至于此?”

  长史董玄寂自以为和琅琊王家关系交好,便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