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9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孝逸不敢往下想,忽然一跃纵起,直奔房中书柜。却见柜门锁头早已消失,那些诸王来往信件一封也不见踪影。他当时就被唬得愣在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更漏声声,对李孝逸来说就像一记记重锤声声击打胸前。此时就见琅琊王在众人的簇拥下大步赶来,李孝逸望见父亲,连行礼的心思都没有,惊恐万状的看着父王。琅琊王走到书柜前看了一眼,瞬间明白了面前发生的一切,他不动声色的挥手命众人退出。父子两人在咫尺之间面面相觑。
  “那些信都没了?”

  对方点头。
  日期:2017-09-08 12:33:51
  “还谁知道这事?”
  “死去的卫士什么都不知道,好像好像只有清儿一个人看见了那些信。”
  “清儿,清儿是谁?”
  “不知道,他只是儿子刚刚从镂月开云带回来的一个书童。”
  李孝逸尽量说得若无其事,但声音却颤抖。
  “人呢?”
  “一起不见了?”
  琅琊王一把抓住儿子的衣领,红了眼睛低声喝道:

  “畜生色胆包天,这个时候你把一个不明身份的可疑人带进王府,还把信件和他放在了一起?”
  李孝逸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父王,儿子知错了。”
  “知道错了有什么用?那是我们日后平反昭雪的唯一凭证,也是你叔叔伯伯们的身家性命。一旦这些信件落到太后手中,会有多少人头落地你知道吗?”
  琅琊王知道这个时候责打和斥骂,亦或是一刀砍死儿子,都已经无济于事。
  “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措施?”
  他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李孝逸忽而想起镂月开云的娇娘,便道:
  “有有有,他们好像说是从洛阳来的,就住在妓馆里。”
  “他们?还有什么人?”
  “一个女人,说是夫家在洛阳,姓何,名唤娇娘。”
  “娇娘?生得什么样?”
  “广额方颐,身段婀娜眉眼娇媚,看上去也就二三十岁的年纪……”
  “可是眉心有颗红痣的?”
  “不错,父王怎知她眉心有痣?”

  “我自然知道这个女人,娇娘,媚娘,哼哼洛阳来的女人……”
  琅琊王深吸了一口气,面色煞白,像笼了一层严霜。一时之间父子突然开始了一种默契的沉默,李孝逸从父亲的神态上完全已经读懂了什么,再听到“媚娘”两个字,便完全印证了一切。他突然浑身战栗,一股彻骨的寒意迅速从脚尖传遍全身。
  ——媚娘就是太后武则天的闺名,这个远道而来的漂亮女人,难道就是祖母辈的武太后,那个圣旨中的圣母神皇?所谓的慕名而来,散尽千金,不过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目标就是那些关乎李唐王室生死存亡的密信。但是,但是为什么太后会选中自己?为什么要使用这么龌龊的手段?
  他全身无力,瘫坐在地上。难道这就是孟浪和放纵的代价?
  “你们已经——”
  看见儿子的神情,琅琊王就知道自己其实在毫无意义的验证那个已经铁定的事实。孝逸伏在地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半晌,琅琊王站起身缓缓道:
  “本王要去会会这个娇娘。”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那个女人和清儿十有八九已经离开了。”
  被人骗到这个地步,李孝逸已经绝望。
  “也许他们还走不远,传我命令全城搜捕,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老女人和小子。”
  日期:2017-09-08 12:34:16
  “遵命!”
  李孝逸应承着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向外走。
  “等一等!”
  琅琊王叫住了失魂落魄的儿子,

  “这件事只我父子二人知晓,绝不可以向外人说起,明白吗?”
  “儿子明白!”
  三更时分,灯火通明的琅琊王府大门洞开,琅琊王和世子李孝逸带着一队人马呼啸着冲向镂月开云。片刻之间,便将妓馆围得水泄不通。琅琊王阴沉着脸走进大堂,喝道:
  “给我搜!”。
  军士冲上楼挨屋赶人。姐儿吓得花容失色,鸨母嫖客等人魂飞魄散,虽然平日跟小王爷混得极其熟络,但是看见琅琊王面色铁青的站在头里,小王爷丧家之犬一般魂不守舍的跟在后面,众人便知惹出大祸。片刻间军士就把所有妓馆人等全部驱赶到大堂。

  绿珠儿娇怯怯的在人群中远远望向小王爷,却见孝逸目光散乱,茫茫然不知在人群中寻找什么。鸨母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打哈哈,
  “哎呦,王爷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三生有幸……”
  她嘟嘟囔囔的说了半句,自己也不知道该往下说什么,因为琅琊王的脸色实在是太可怕了。琅琊王冷冷道:
  “你就是这里的鸨子?很好!”
  他的“很好”出口以后,差点把鸨母吓得晕倒,以为王爷是来追究她勾搭儿子逛Ji院的事情,不由得浑身颤抖。
  “那个叫娇娘的女子还在否?”
  鸨母一听是问娇娘的事情,立刻来了精神。
  “回王爷的话,那个娇娘并不是本馆中的人,一早上就离开了,说是洛阳家中有急事。”
  “走了?他的家院还在不在?那个叫清儿的人呢?”
  “家院也一起走的,清儿不是给小王爷带走了?”

  鸨母向小王爷努努嘴,热切盼望他能看在往日熟络的面子上给说句话。小王爷则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脚尖,鸨母第一次看见他这副无能的模样,和平日的神采飞扬踌躇满志简直判若两人,不禁心中升起一阵莫明的恐惧,也不知这娇娘惹了什么大祸连累大家。
  “人群中你可看仔细了,到底有没有!”
  这句琅琊王是对着儿子吼出来的。李孝逸惊恐的望向人群,一脸茫然地摇头。众人屏住呼吸,都生怕被他看到一般静默无声。琅琊王向鸨母道:
  “可有什么物品留下?难不成就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鸨母被他一问,打了一个激灵,陡然想起娇娘留下一物,忙从贴身口袋里拿出一方手帕,哆哆嗦嗦地呈上来,里面竟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琅琊王一把抓过,见素白绢丝手帕上写了八个娟秀小字,
  “相约长安,再续前缘!”
  那方玉佩龙凤呈祥形状,雕工精美,龙身凤尾刻得栩栩如生,一看就知不是凡品。琅琊王在宫中早就见过已逝的高宗皇帝佩戴此物,今日这女人竟将此物转赠给儿子,又写下“再续前缘”这样的话,心思已经再清楚不过。不由得心头一阵恶心,回手一记耳光,啪的一声,清脆的打在李孝逸的脸上。
  他的这记耳光可以说是用尽全力,将李孝逸整个人击倒在地,他趔趄着爬起来跪好,却嗫嚅着什么也不敢说。这边早有长史,属官们上前,劝王爷息怒,这些人只知道似乎这小王爷在Ji院中结识了娇娘和清儿,以致丢失了什么重要的物件,至于这娇娘和清儿是什么人则根本没搞清楚,丢失了什么东西则更加不知道。但事情已经发生,大家只好劝王爷暂息雷霆之怒,以举事大局为重。
  “将整个院子的人全部处死!”
  琅琊王说完,看也不看儿子大步离开。所有镂月开云的男男女女还没有明白过来,屠杀便已经开始。先是乱箭射杀,接着是刀砍斧剁,一百来号人不消半柱香的功夫便全部成了血淋淋的尸体,偶尔有微弱的呻*声传来,也是在垂死挣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