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8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担心儿子做事鲁莽,说话不够周全,几乎将全文复述一遍。李孝逸小心翼翼的将信誊写了一遍,又召外面的亲信长史萧德琮和董玄寂进来,小心润色了一番,分别装了七个信封,将信口用火漆封好,嘱咐亲信家丁将信发给七王亲拆。
  琅琊王吩咐妥当,又想到府衙属官等人。这些人素日都是被武后派来监视王府的,今日起事必须先处理了这些人,否则必为后患。当下命儿子披挂整齐,先将诸王来往信件藏好,再点齐千名募兵,直奔博州府衙。李孝逸眼见夕阳西下,本待马上赶往博州府衙,忽又想起书房中的清儿一天没吃东西,怕他初来乍到,王府中没人照应,便借着藏信件的由头回到书房。

  进得书房,他先将书信在书案上一扔,便按耐不住蹑手蹑脚来到清儿身边,只见那毛毯兀自在床上捆着,整个王府中人乱成一团都在收拾东西,没人理会这个刚来的毯中人。
  李孝逸不禁一阵心疼,轻手轻脚的将捆缚毛毯的绳子解开,清儿的身子便露了出来。只见他神情萎顿,鬓发散乱,这大半天的不见天日明显让他备受煎熬。看见李孝逸,将脸儿整个背过去,似乎四肢还没有恢复知觉,躺在那里不停喘息。
  李孝逸将他的俏脸扳过来笑道:
  “心肝,这半天冷落你了,可真是对不住。”
  清儿用一双愤怒的眼睛瞪视着他不发一言。小王爷又道:
  “别生气啊,想吃些什么,我让下人们给你做去?”
  清儿仍旧无语。那小王爷心中着急,便将清儿半个身子搂在怀里急道:
  “你倒说句话么,难不成你真的不会说话?”
  这回清儿不但不回答他的问话,连眼睛都闭上了。在镂月开云,便听娇娘说,清儿又聋又哑,总以为她开玩笑,不过是不想让众人接近,谁知这清儿自从镂月开云被劫上车以来,便始终不发一言,倒让他开始不得不信。
  看看墙边沙漏,已知夕阳即将落下,只怕又被父王责骂耽误了大事。便叹了一口气,将清儿放到枕上,起身拿些糕饼放在清儿身边,

  “我这就出去办事,几个时辰就回来,乖乖地躺在这里等我,饿了就先简单吃些。”
  清儿仍旧没有任何反应。李孝逸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忽而又快速折回书房,将诸王的信件一古脑锁入柜中,看了一眼床上的清儿,但见他变了一个姿势,将脸儿伏在枕上,闭着眼睛似睡非睡。夕阳仅在窗外投下最后一束光影,而清儿的脸颊渐渐的笼罩在了黑暗里,看不清喜怒哀乐。
  日期:2017-09-08 12:33:25
  小王爷临出门时,还不忘在书房门口派了十几名家将,要他们分外留心,仔细看守,不得任何人靠近。那家将见他神神秘秘,也不敢多问,待小王爷离开后,却见床上多了一位如花美眷,那美少年也不与众人招呼,默默地趴在枕上。家将对小王爷素日的风流行径早已习以为常,便将书房大门反锁,站在门外守卫
  那小王爷一行打马直奔博州府衙。街上居民见他带着大队兵士面色端凝行色匆匆,不知发生了什么大事。又见四城城门早早落锁,都议论纷纷,早早关门闭店了事。

  博州守备刘易从乃是三月刚刚从济州轮值来的,对博州人生地不熟,皆因琅琊王乃是太后心腹大患,故而被责令严加监管。奈何琅琊王自年前便称病不出,故而到任以来连王面也不曾见过几回。这两日忽又接道朝廷密令,说琅琊王借故不来洛阳追随武后,叛逆异象已露端倪,当选择适当时机配合朝廷予以抓捕。
  这守备不禁暗暗叫苦,就凭自己这二三百人,如何与琅琊王新近招募的五千精锐相提并论?更何况琅琊王戒心甚重,基本上是在王府足不出户,但府中文武却经常在博州府衙和大街小巷出出入入,故而自己的一举一动倒全在王府的严密监视之下。一旦双方动起手来,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正嘀咕间,忽听门子来报:
  “琅琊王世子率兵闯进内堂了!”
  刘易从忙从榻上跳下,连鞋子也来不及穿,便见李孝逸已然全身披挂,气势汹汹的立在他的面前了。刘易从勉强挤出了几分笑容,作揖道:
  “世子爷昨天还在越王楼上主持花魁大会,怎么今日得空造访寒舍,莫非有什么要事吩咐?”
  “不敢,小可奉父王急令,暂时委屈守备大人换个衙署办公,请马上动身!”
  “王爷想让卑职去哪里?”
  “博州大牢。”
  “本官是朝廷钦定的镇守博州的守备,没有皇命,任何人不能动本官一根毫毛!”

  事到如今刘易从只能死撑。
  “本官要写本参你们父子!”
  “请守备到大牢里拟本吧”。
  李孝逸冷笑一声,一挥手便有军士上来将刘易从捆上推出官衙,守备府的众衙役眼见小王爷杀气腾腾,手下众军士如狼似虎,早吓得两条大腿筛糠般发抖,任凭王府军士缴了械,和刘易从一起被押入大牢了事。人群中忽有一名王府长史丁德吉上前禀道:
  “这些人乃是朝廷死党,留下来必为后患,理应就地正法!”
  李孝逸犹豫道:
  “父王只说控制住这些人,并没有吩咐妄加杀戮。”
  “可是我等行军在外,博州城防务空虚,这些人留在城中并不妥当!”

  “无需多虑,我们会在城中留下足够兵力,其实大事成与不成,关键是要看我们和朝廷大军的对抗,与这些鼠辈没有多大关系!”
  “王爷心地仁慈,但是当此生死关头,当断不断必留后患。”
  见小王爷沉吟不语,这长史也不好多说,只能躬身退下。心想琅琊王父子骄傲自大,根本没有对敌经验,又心存妇人之仁,估计很难成事。此后这人便悄然隐退,不知所踪。
  二更天时分,李孝逸办完此事后便急忙回府。刚进府门,便直奔自己的书房,他惦记着清儿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关在书房里,一旦有什么需要连话都说不出来,那王府众人又忙忙碌碌,只怕是无人关心他的冷暖。

  走到书房门前,远远就见十几名卫士直挺挺地站着,走近一看,这十几人甲胄鲜明,触手一碰,便东倒西歪,身体冰凉,估计已经死亡一两个时辰。书房房门虚掩,李孝逸抽出佩剑,轻轻推开房门,却见房中月白色的窗帘迎风飞舞,窗户洞开,拉开帐幔,却哪里还有清儿的踪影。大红锦缎的被褥上一片凌乱,鸳鸯绣枕上没有任何温度,估计在那些卫士死亡之时,清儿就已经离开了。
  李孝逸忙唤道:
  “清儿,清儿,你在哪里?”
  又冲向窗口,大声呼唤,却哪里有应声?夜半的窗外竹叶声声,魅影重重,原本就无声无息的一个人突然间人间蒸发,仿佛这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李孝逸来到那些卫士身边,见这些人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却心脉尽断,似乎都是被什么高手一招致命,脸上兀自现出安详的神色。要知道王府卫士都是精挑细选换出来的勇士,什么人能在瞬间出手,无声无息的将十几个卫士逐一毙命?最终还能在高度戒备的琅琊王府中全身而退?那么清儿是被这些高手劫走的,还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