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6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8 12:31:41
  李孝逸奇道:

  “夫人,这位是----”
  娇娘眼见小王爷心旌摇动,偷偷暗笑。却装作漫不经心地说:
  “这人是夫家的远房侄儿,名唤清儿,因为父母双亡寄住在我家。”
  “既然是一家人,何不请来同饮?”
  “算了,他是个天聋地哑的人,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众人差不多再次发出惊呼,深感这娇娘简直就是一个谜,不但自己行事怪异,连身边人都神秘莫测,这么颠倒众生的美男子竟然是个哑子?娇娘吩咐鸨母,准备一桌酒菜让下人们早吃早休息,又让人炒两个清淡的小菜送到清儿房中,便继续与众人斗酒取乐。小王爷对着博州诸女笑道:
  “你们可见到刚刚飘过的那人?只怕是你们的皮肤都不如人家的白,连腰肢也不如人家的细。”
  绿珠儿吃吃笑道:
  “这就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单是何夫人已经是天仙一般的人物,怎么又盯上人家的侄儿了?”
  众人一起哄笑。小王爷也哈哈大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马万才撺掇道:
  “我说夫人,能听到我们小王爷抚琴吟唱,那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夫人可有什么投桃报李的心意?”
  娇娘嗔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管你怎么说,我偏不理”。
  孔宁秀才道:
  “夫人可以不管马老板怎么说,但是我们小王爷的深情那是任人都看得出来的。”
  娇娘望向李孝逸,笑道:
  “小王爷,这些人胡说八道,快用大杯给他们罚酒。”
  小王爷笑道:
  “既然夫人不喜欢,此事就不许再提”。
  又向众人道:
  “罚酒,罚酒!”
  娇娘闻言又羞又急,
  “奴家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了?”
  她本来端庄严肃,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风月场合。但是酒酣耳热之际,又当着一位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美貌檀郎,因此竟有些拿捏不定。马万才见她发窘,也取笑道:
  “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娇娘轻啐了一口,益发红了脸庞。小王爷见她可爱的样子,扔了酒杯,俯身将她打横抱起,温情道:
  “不用理他们起哄,姐姐大老远的从洛阳来,单单这份情意已经让孝逸感动。”
  见她粉面桃腮,娇羞无限,忍不住又香了一口。众人一起叫好,小王爷咬着她的耳朵轻声道:
  “从姐姐端着两颗夜明珠来到我的桌案前开始,小王就知道姐姐的心思了。”
  娇娘欲待挣扎,却浑身酥软哪里使得出半点力气,但觉头顶烛火耀眼炫目,众人目光一起射向自己,心中却甜蜜无比。她干脆就闭了眼睛,将头贴在小王爷的胸前,任由他抱着走出宴席。身后爆发出众人的阵阵哄笑声。李孝逸将娇娘抱着上楼,踢开房门将这个几乎已经迷醉的美妇扔到床上。忙不迭回身去锁上房门时,却发现对面房门欠着一条缝,门缝后白色的面纱轻轻飞舞,面纱上面正是那双摄人魂魄的美瞳。但是两人目光相遇,那扇门“咣”的一声关闭再无声息。小王爷摇摇头,他宁愿相信这次的美瞳又是飘过来的。那边厢娇娘早已忍不住呻*起来……

  日期:2017-09-08 12:32:08
  第二天晨时,天气清爽微风习习。镂月开云的姑娘们已然开始迎来送往。忽然两名身着铠甲的武官,推开楼梯上的人,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来,大叫:
  “小王爷,小王爷在哪里?”

  鸨母忙指向楼上房间,嘘了一声,
  “轻点儿,轻点儿,两位军爷,咱们小王爷还没起来呢。”
  武官板起脸吼了一声,
  “耽误了王府的大事,教你这婆子吃不了兜着走!”
  鸨母闻言吓得变了脸色,忙缩在一边。那武官用拳头砰砰敲击房门,大叫:
  “小王爷赶快起身,王爷有要事传唤!”
  李孝逸睡得糊里糊涂,猛听得有人砸门,又听说父王传唤,只吓得三魂出了五窍,慌忙套上衣服冲出房门。
  “发生了什么事?”
  “属下不知,王爷只说是出大事了,让您马上回府。”
  李孝逸答应一声忙要下楼,忽又想起床上的娇娘,待寻找时却发现早已踪迹全无,便问鸨母道:
  “娇娘姐姐去了哪里?”
  “刚刚下楼,说是去茅厕。小王爷可要跟她打个招呼再走?”
  “来不及了,明日见到她再叙吧。”
  当下和两名家将向楼下跑去。这时却有一人从楼下端着一盆清水向楼上走来,双方擦肩而过时小王爷正与那了个满怀,只听“哗”的一声一盆水悉数泼在小王爷身上,那人也在李孝逸一撞之下身子一歪,斜斜的撞向楼板。李孝逸眼疾手快,一把将那人拦腰抱住,纠缠之间那人的面纱竟也轻轻滑落,露出了一张俊美绝伦的俏脸。原来撞到他怀里的正是清儿。
  李孝逸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亲近清儿,发现他身子柔弱无骨,绵绵软软,一双美目含羞带嗔,薄薄的嘴唇微微抖动,不由得全身一颤,目光就像被他吸附一般,搂着他竟不放手。清儿挣扎两下竟不得脱,恼恨地用双手去推他肩膀,李孝逸方如梦初醒般放了手,湿淋淋的愣在那里。
  却见清儿身上也溅了水,回身捡起脸盆,一件真丝的白袍裹在皮肤上更加现出腰身的窈窕,雪白的脖颈暴露无遗。在清晨的阳光映照下,整个人的背影都被一层光环笼罩着。就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慌乱的端着脸盆上楼,长头发刚刚洗完,兀自还向下滴水。
  走到楼梯口突然感觉异样,蓦一回头却见小王爷就站在他的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清儿吃了一惊正打算退后一步,却见这位小王爷轻抒猿臂,一躬身便将清儿扛在肩上,大踏步的下楼。上车前还不忘像鸨母交代,
  “娇姐姐回来时,便告诉她侄儿在我这里,过几日自然还她。”
  那两名武官见小王爷动手抢人也不以为意,只道他风流成性,是博州风月场中的常客,这男子生得妖娆魅惑,又住在妓馆里,必不是什么正经货色。抢去厮混几天也就自然放回,当下二人竟帮小王爷七手八脚的拉开车帘帷幕,任凭清儿手蹬脚刨也不予理会。片刻功夫王府的马车便载着一干人等绝尘而去。
  琅琊王府此时已经开了锅。三十五岁的琅琊王李冲已经披挂整齐,但神色焦急的背着手满地乱转,王妃和几名姬妾默默的站在旁边不敢言声。小王爷迈进府门,便有两名长史上前禀道:
  “小王爷这时节还能出去玩?王爷已经等急了。”
  李孝逸嘴上敷衍着,却命车上的两名家将一卷长长的毛毯抬进自己的书房,那毛毯软绵绵的,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人。两名长史已知他在越王楼上的风流韵事,又知他昨夜留宿烟花妓馆,今日竟然见他居然把人也带回王府,都不禁摇头。
  李孝逸一溜小跑来到父王的书房。父王已经开始大骂:

  “那个畜生必又是去烟花妓馆鬼混了,这种时候还有这份闲心?去,赶快把他给我捆了来。”
  李孝逸忙撩衣跪倒,
  “父王莫急,儿子回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