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5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番语言说的冠冕堂皇又恰到好处,既给自己输场找了个台阶,又让博州百姓心中感念琅琊王府的体恤恩情。娇娘心中赞叹,不愧是名闻天下的材王之后,重然诺轻财富,又惯会收买民心。表面看起来这位小王爷人虽风流浮浪,但是却心思精巧颇多算计,越王家的人果然不俗。
  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下,李孝逸跪坐到古琴前,用手指轻抚琴弦,一曲《凤求凰》缓缓流出……
  他深情款款,指法与九霄环佩相得益彰。再加上人又生得高贵优雅,恍若天籁一般清亮的嗓音,让越王楼的楼上楼下登时一片寂静,人们都不敢大声喘气,仿佛怕打扰了仙人的浅吟低唱。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皇天后土兮,银河难渡。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忽而琴音一转,又唱道:
  “能历几回身,偶共棋中局。辞谶或当真,梦放缘边宿。……水窗纱色轻摇曳,歌尽红鸾动帝京。倩回首,阿谁歌阙?生惭渐落尘俗久,一盏浮茗,静倚流年。”
  前一曲起伏悠扬,以琴代语大胆挑动情思,后一曲却歌词却婉转低回,缱倦缠绵,娇娘与他四目相对,发现他也正望向自己。夕阳西斜,那人笼罩在金色的光影里,青丝飞扬,环佩飘飘。娇娘暗暗赞叹,

  “深情如你,我自然许你忘却世事流年,做个世外谪仙,你只须在万丈红尘中清茶把盏,静倚流年即可。”
  她心中暗许,但是此后的博州和琅琊王府会变成什么样,这位多情如斯的小王爷会有怎样的命运,她则根本没有多想。琴声戛然而止,众人久久回味才齐声叫好。夕阳西下,天色渐暗,楼下诸人慢慢散去,胸中激荡兀自议论纷纷。见众人意犹未尽,那马万才便撺掇去镂月开云再喝花酒。小王爷看了一眼娇娘,悄悄问道:
  “天色已晚,夫人可愿同行?”
  “奴家在此地反正也没什么亲眷,跟着小王爷也好。”
  镂月开云是什么样的地方她心中很清楚,说出来后不由得面露羞涩,那小王爷见她娇憨满面,益发爱怜,拉着她的手,匆匆上了车驾直奔镂月开云,早把那绿珠儿和玉芙蓉诸女抛到了脑后。马万才等人也不敢多言,齐刷刷看着二人撂下车帘,王府车驾才昂藏启程。
  月上西楼,镂月开云楼笼罩在粉红色的雾霭中,那鸨母招呼各位姑娘打点精神招待贵宾。琅琊王世子李孝逸和娇娘坐在正中,马万才和众秀士下手作陪,倒是绿珠儿嘟着嘴,远远地躲在一边,任凭鸨母如何催促,就是坐在窗口一动不动。
  看来她对今天的花魁大会非常懊恼,明明是到嘴的肥鸭却飞了,这让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但是又不敢公然说出来。
  小王爷见鸨母一个劲的赔不是,绿珠儿泪眼汪汪的,当下十分不舍。走过去揽住绿珠儿的纤腰,趴在耳边悄声说了几句,那绿珠儿马上破涕为笑,轻轻地捶了两下小王爷的肩膀,泪珠儿轻轻飘过。孝逸顺势揽着绿珠儿的香肩再度入席,绿珠儿乖乖坐在小王爷的右侧。娇娘眼见小王爷和绿珠儿郎情妾意,缠缠绵绵的样子也不避人,便知二人相交日久。
  她面上虽然微笑看着二人,但心里早已打翻了五味瓶,暗道:
  “早晚要让你知道,除我以外,这世间的女人看都不许多看一眼”。
  马万才倒了一大杯酒,推到绿珠儿面前,
  日期:2017-09-08 12:31:15

  “美女,今日花魁大赛,完全是半道杀出个程咬金,我作证,小王爷的原来的心思可都在你的身上”
  他向娇娘努了努嘴,娇娘白了他一眼。绿珠儿轻轻一笑,腻腻的看着娇娘,举起酒杯走到娇娘身边,
  “姐姐远道而来,散尽千金只为求我们小王爷一曲《凤求凰》,早把我们博州这些女人比成了泥猪癞狗。妹子要是不知进退,岂不真成了姐儿爱钱了?今天妹子算是开了眼,现下妹子就敬姐姐一杯,以后还要多多向姐姐请教。”
  娇娘也举杯笑道:

  “请教可不敢当,娇娘今天不过是侥幸得胜,其实妹妹才是博州当之无愧的花魁。如今话又说得这么大量,以后小王爷少不得要补偿妹妹。”
  两人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李孝逸见她二人各怀鬼胎的说笑,也不在意。便问道:
  “夫人在博州可会盘桓几日?”
  娇娘道:
  “先夫故去多年,洛阳家中也有很多事需要打理,故而也就是三两日的功夫。”
  “夫人来自洛阳,可知洛阳之事?”
  “小王爷想问洛阳什事?”
  “前几日天后率群臣抵达洛阳封禅神石,夫人可知晓?”

  “听说了,不过奴家是商人,对皇家的事可不感兴趣”。
  小王爷“哦”了一声,没有下文。马万才见大家噤口不言,马上道:
  “天后娘娘的事咱们可说不好,来,喝酒!”
  娇娘笑道:
  “听说天后娘娘已经是六十来岁的老妪了,橘皮鹤发,只怕是走路都要拄拐杖了,怎么小王爷倒对一个老太婆感兴趣?”
  小王爷摇头笑道:
  “不然,人言天后驻颜有术,又颇善容饰,看上去只有二三十岁的样子。”
  “坊间流传未必真实,天后也许果然年轻,但是二三十岁的样子岂不成了不老妖了?小王爷可否见过天后的真容呢?”
  “小王在五岁那年随父王回京述职,在后宫曾经见过天后一面,不过这十年来随祖父辗转外任,很少回到京畿。所以对天后娘娘的相貌没什么印象”。
  娇娘听及此处,暗暗舒了一口气。
  “五岁的小娃娃,自然记不得什么。况且十年来人的相貌变化相当大,即便这人就站在你的面前也未必认得出。”
  李孝逸点头道:
  “夫人说得极是,只不过近来家中事故繁杂,故而有此一问。”

  看娇娘对所问之事不感兴趣,也就不再说下去。
  众人说笑之间不觉已经过了二更天,娇娘已经喝得面红耳热,身子微微靠在小王爷的身边,眼神也有些飘忽不定。小王爷却依然与众人豪饮,面色如常。镂月开云众女使出浑身解数轻歌曼舞,一时之间莺歌燕舞,环佩叮当。这时忽见阿满和娇娘的家丁等一行人从楼下拎着简单的行李走了上来。老鸨忙着为这十来个人安排住宿。看来娇娘的确在此没有什么落脚之处,竟然将家人都一起安置在了镂月开云。

  那小王爷偷眼望去,却见这群人中竟有一名身材纤细高挑的男子,年纪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样子。皮肤白皙如玉,面上却系了一块白纱,长发黑瀑般垂在脑后。
  两名婢女搀扶着缓步上楼,待抬头时却正与李孝逸目光相遇,发现一桌子的人竟然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上下打量。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漆黑的美瞳瞬间低垂,只怪带着面纱,也看不清表情是怨是嗔。
  小王爷登时看得呆了,漂亮的男人倒也见过不少,只不过似这个男子般,只用一双眼睛便能勾魂摄魄的倒是第一次。
  任凭众人目光一起投来,这男子理也不理径直上楼,只不过他腰肢纤细,走起路来如同弱柳扶风一般,雪白的衣衫飘飘洒洒,整个人也如同清风雨露一般飘过。走过去的时候倒有人怀疑自己是否喝多了酒,使劲揉眼睛的倒有四五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