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4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娇娘早就等他说这话,踏上一步来到越王楼的栏杆边上。那楼高足有三层,乃是琅琊王专为父王建造,在初唐乃是最宏伟的建筑物。早已等在廊下的诸人看着一名女子走出来,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喧哗的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娇娘柔声道:
  “诸位,奴家是荣蓓阁的何娇娘,此番携小女来到贵宝地参加花魁大会,不为金银,只为见见贵宝地一位慕名已久的谪仙,此人是谁,娇娘不说只怕楼下的诸位姐妹心里也清楚得很。”
  台下诸人一听娇娘如此说,都哄笑道:
  “原来这小娘子也为檀郎而来!”
  李孝逸看娇娘的神情早已心领神会,但没想到娇娘竟然当着这多人的面说出来,不由得颇为尴尬,但他毕竟是自幼就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人,无论在扬州还是博州,一向是众人被人夸奖惯了的,当下也不以为意,见台上众人都盯着自己偷笑,便摇摇头啜了一口清茶,任由娇娘说下去。
  娇娘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一本正经的说:

  “如今比到了第三局,我阿满倒不是非要做什么花魁,但是既然马老板向大家许了一个玉佛手,娇娘若是就此认输,便显得花魁大赛没了情趣,故而娇娘也向大家承诺,此番花魁大赛若是赢了,便将所有金蟾内的金银宝物一并捐给本地书院和养生堂,诸位意下如何?”
  台下众人没想到这妇人竟然如此豪爽,一时惊呆,台上的秀士也对她此行的目的议论纷纷。小王爷也觉得娇娘行事离奇,轻轻用杯盖拨转茶叶,嘴角轻轻吹去绿色的嫩叶,看似淡淡的不以为意,实则凝神静听,不知娇娘下面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那绿珠儿轻轻坐到小王爷跟前,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袍袖,努嘴偷笑。
  “娇娘也不会让大家白白呐喊助威,待会娇娘若是赢了,便答谢大家一个独步天下的古琴弹奏,弹奏者就是——我们的小王爷,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原本以为她也有什么金银宝贝相赠,没想听她竟然说出让那位尊贵无匹的小王爷弹唱一曲,不由得顿了一下,随即全场爆喊:
  “好好 好极……”
  日期:2017-09-08 12:10:40
  声音悠扬,还有很多人是拉长了调子反复回应,一时间整个越王楼上的行云似乎也被阻遏。台下的女子竟然兴奋地把果品饰物一起抛向楼上。
  小王爷逋一听到条件,居然是让他弹唱一曲,竟然一口茶噗地喷了出来,绿珠儿和玉芙蓉也笑得弯了腰,一起抢着给小王爷擦拭衣服上的水渍。
  一场万众期待的花魁大赛就这么奇迹般的结束了。但阿满这个新晋花魁却根本就没人关注。
  娇娘微笑着转身望向李孝逸,看看这个被自己捉弄得有些狼狈的男人。李孝逸放下杯盏,

  “夫人这个条件真是太奇怪,你们花魁大赛关小王什么事?”
  娇娘扬起下颏,
  “小王爷不是说奴家可以提出任何条件吗,这就想反悔?”
  绿珠儿媚笑道:
  “姐姐想听我们檀郎奏琴?这个福分连婢子们也没轮上过几回呢。”

  “是啊,哪里是想听就能听到的。”
  玉芙蓉叹了口气,
  “堂堂的琅琊王世子不会失信于小女子吧?”
  “夫人比划了半天,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马万才和众秀士都是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李孝逸听后缓缓站了起来,欺身到娇娘身边,注视着娇娘,
  “夫人真的想听孝逸弹琴?”
  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表情,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是暴风骤雨还是艳阳高照。娇娘毫不畏缩的迎着那泓深潭,深深点了点头。逼视之下这个男人面部的轮廓居然是那么无懈可击,五官精致绝伦,眼神像极了挑逗,却最终似有如无的掠过。
  娇娘的样子倒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发火还是好笑。一场比赛要呐喊定输赢分明是胡搅蛮缠,要求至尊无比的权贵高台歌唱,更可以说是对他当众的调笑,他完全可以板起脸来叫人把这个疯婆子扔下楼。
  但是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她呢?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可是这到底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她有着怎样的奢华身世,怎样的才情胆略,又有着怎样的性感缠绵?
  一个从洛阳远道而来的美艳寡妇,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Ji院老鸨……
  “夫人垂青,不远千里而来,孝逸也不想辜负了夫人。不过——”
  他沉吟了一下。正午的阳光掠过他们的头顶,留下一道斑斓的阴影。娇娘的面上变得忽明忽暗,小王爷的目光避开娇娘大胆迎上来的粉面,轻摇折扇转过了身形,这个女人分明是想诱惑他,这么早就范分明太便宜了她。
  日期:2017-09-08 12:11:29
  “小王自幼受祖父调教,学琴也有些时日,只不过素日在王府操琴时,也要用自己专用的琴,故而普通的琴弦是匹配不来的,可是一时之间到哪里去寻一把好琴?”
  众人听他竟然同意,都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但听他说没有好琴匹配,又似乎就是委婉拒绝。
  当众抚琴竟也同意,多情风流的世子爷除了已经爱上了这位美妇以外,似乎找不到任何解释的理由。场中诸人乐得看场好戏,马万才更加凑热闹的招呼玉芙蓉,赶快去找把绝世好琴来。
  娇娘不慌不忙,
  “素知高手抚琴,都要弦中绝响,奴家既然来了,怎么会没有准备?”

  在众人更为讶异的眼神中,那名老者再次指挥两名家丁抬上来一个长足两米的琴匣,匣子上刻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揭开里面缠裹的金丝绒布,就看见一方黑漆漆的古琴,饶是白天,古朴的琴弦依然泛着悠远的光芒,琴身通体铮亮,毫无雕琢,桐油漆面似乎历久弥新。
  日期:2017-09-08 12:30:50
  那两名家丁将古琴小心翼翼的放在几案上,便躬身退下,小王爷心道:
  “连琴都给我准备好了,看来为了此时此刻,她早已费尽心机。”
  当下端坐案前,用纤长的手指轻抚琴弦,那古琴铮的一声,令全场诸人心中一凛,金属的穿透力如同断金裂帛一般。
  “四川唐家的九霄环佩,琴身乃用千年乌木制成,岳山为和田古玉,须由能工巧匠花费三年时日制作完成。此等冠绝天下的古琴,又是尊夫贩来的货品?”
  语似调侃,却满含深意。娇娘浅浅笑道:

  “小王爷果然识得这九霄环佩,奈何虽是好物件,放在家中却无人会用,全应了‘暴殄天物’四个字,今天找到知音,也算是物尽其用。”
  见李孝逸轻轻用衣袖拂过琴身,便知他识得此物。
  “这古琴今天行了运,竟然得遇小王爷,也是它前世修来的造化。自古道宝剑赠英雄,娇娘便将这古琴相赠如何?”
  李孝逸抬头望了望娇娘,
  “至美岂敢独占?多谢夫人美意,这件礼物孝逸万不敢收下。”

  当下走到楼边,望着楼下众人高声道:
  “诸位乡亲,我父子镇守博州多年,承蒙博州父老错爱,此地一向风调雨顺,上下齐心,父王和孝逸不胜感激。今天小王虽然输给了这位何夫人,但是夫人也承诺将所有花魁大会的酬资尽数捐给博州的书院和养生堂,这有何尝不是父王心中祈愿。小王愿赌服输,现在便在这越王楼上高歌一曲,以此酬谢夫人和众位乡亲的厚爱,并祝我大唐江山千秋万世福泽绵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