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宫女一步步上位,女帝登基从不是说的那么简单》
第1节

作者: 月在中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8 10:22:18
  大唐垂拱四年八月壬寅,山东博州,大清早各家店铺早早开张,门前都挂着彩灯红绸,人们脸上也都挂着笑容,连小贩的叫卖也格外响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雾霭。
  号称博州第一楼的“镂月开云”则更加热闹。不但早早的用净水洒扫了街面,连婢女仆妇的衣裳也用龙脑涎香熏过,前来光顾的客人都被告知去城北的越王楼。
  巳时将近,一名身着淡蓝衫子的妙龄女孩在丫头婆子的簇拥下,走出了二楼房间。
  鸨母在楼下乐颠颠地喊道:
  “快点快点吧,小王爷等不及了!”
  待看见那女子装束,不由得大叫:
  “哎呦呦,小姑奶奶,你那发髻上插的是什么花呀,倒像个挂孝一般”。

  那绿珠儿拽着一条淡蓝的纱裙,头上围了一串盛开的白玉兰花,咯咯笑道:
  “妈妈这就不懂了吧,小王爷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装束,这两年他少说也在这扔了几千金子,庸脂俗粉哪入得了他的眼?”
  那鸨母冷笑道:
  “恁个小狐狸精,难怪一看见人家,就装得冰清玉洁似的。”
  遂又招呼众人,
  “赶快赶快,莫让小王爷等急了,却不知王府车驾来了没有?”
  早有下人进来应承,说早到了。众人挤出镂月开云的大门,只见一辆高大的马车停在大门下,驾车的四匹毛色纯白,鎏金辕子上系着大红绸,镂空的车顶棚上扎满了鲜花。驾车人是那素日趾高气扬的王府校尉潘舍人,鸨母上前不免又打躬作揖谢了一番,命绿珠坐定,自己和其他人做坐了普通车驾跟在后面。
  日期:2017-09-08 10:22:56
  那潘舍人一声吆喝,车驾便直奔北门“越王楼“,琅琊王府的车驾亲自到此接一位花魁娘子,引得博州百姓纷纷驻足观看,都不免对越王楼上的花魁大会心驰神往。一行车驾途经归云茶楼,在二楼露阳台上众人向外探头观看,但见绿珠清澈灵秀的模样,便有人偷笑道:

  “这妮子惯会两面三刀,把个小王爷哄得神魂颠倒,竟然有王府的马车来撑这花魁大会的场面,看来绿珠夺魁只在探囊之间。”
  旁边又有人不服气,
  “这也未必,玉漾楼的头牌‘赛西施玉芙蓉’也是个沉鱼落雁的美人,又有城中最大的瓷窑掌柜马万才做金主,她两个角逐花魁娘子大赛,必有一场好戏。”
  人群中倒有一年轻美妇不言不语,站在一边静静你倾听。待花车过后悄悄问旁边吃茶男子道:
  “敢问小哥,这小王爷是什么人?”
  “当然是琅琊王的长公子李孝逸喽!”
  那位吃惊的回头打量了一番这美妇,笑道:
  “小娘子不是博州本地人氏吧?”

  “奴家娘家在这里,已经嫁到洛阳十来年,故而对本地的人物并不熟悉。”
  妇人轻轻抿了一口茶。
  “那便是了,博州本地人谁不知道他呀?素日最喜凑热闹,又英俊多金,只怕博州的女子十个倒有九个爱他。”
  日期:2017-09-08 10:24:31
  那美妇嗤的笑了一声道:
  “又能怎样?只怕还不到二十吧”。

  那人见她不屑,便道:
  “没看见街上这么多人吗?男人都是奔着瞧绿珠和玉浮生去的,女人们涂脂抹粉的去干什么?”
  “难不成都是去瞧那位小王爷?”
  “正是,小娘子不如也去越王楼,看过便知”。
  那男子低头喝了一口茶,抬起头时发现那美妇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时值六月博州天气已然炎热,越王楼楼下早已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小孩子骑在爷娘肩上翘首企盼,男人们手摇折扇等待着花车而到来,桥廊上和台阶下不乏羞羞答答的女子,袖子里掖着香囊,玉器挂件和果品不住向楼上张望。本地守备派了些捕快衙役在楼下维持秩序,这才使众人不敢一直涌上越王楼。
  在越王楼的二楼,场面早已铺排完毕,但见正中央坐了一位身穿淡紫锦袍的男子,大约十五六岁年纪,头戴赤金冠,眉目俊秀腰板挺直,端坐在几案后面,手里面优雅的摇着一柄洒金喷漆的纸扇,顾盼之间神采飞扬,笑意盈盈的与两边作陪的人闲聊。左侧的微胖男子陪笑道:
  “这次的花魁大会,全因为有小王爷您主持而名扬遐迩,在下听说连长安洛阳那边有人大老远的赶来呢。”

  那小王爷笑道:
  “马掌柜真能说笑,博州盐铁丰饶,自古就是四方商贾云集之地,花魁大会不过是锦上添花之举,小王可不敢贪功。”
  “哪里,哪里,在下路上就听人家说,小王爷下重金要赌绿珠儿拿花魁,所以来这花魁大会的有一半是来看绿珠儿拿花魁的,现如今越王楼上的贵宾坐席,万才一桌收了二三千银子也不止啊。”
  日期:2017-09-08 10:26:56
  “马老板倒是一个实诚人,收了银子也不忘通报一声。”
  小王爷摇头轻笑。马万才嘿嘿哂笑道:
  “我等皆是个障眼法,小王爷的意思最后都是让绿珠那小妮子在高兴吧”。
  右厢陪着的文士马上戏谑道:
  “这叫小王爷出手,马掌柜发财,姑娘们笑哈哈呀”。
  众人一起哄笑。另一个接茬道:
  “刚刚马掌柜只说了一半,那另一半为着谁来?”

  马万才拱手道:
  “这还用马某说吗?这博州城啊,哪次小王爷出行不是这般人山人海?街市上的水果卖磬,店铺里饰品告急,岂不知本地俗语有云‘壮美不过越王楼,河洛看花数檀郎’,檀郎是谁呀?当然就是我们小王爷的乳名。”
  “然也!”
  另一文士接口道:
  “‘羞对玉郎比颜色,万千回眸总无情’说的就是我博州女子的无奈呀”!

  那小王爷忙用扇制止道,
  “打住打住,只因你等信口胡诌,小王不知被父王骂过多少次了。此番也是瞒着父王偷偷出来,若弄出响动来,只怕又惹父王不快。”。
  那文士拱手道:
  “说起王爷,前一段都说他老人家抱病在身,以致无法参加天后娘娘的洛阳大会,不知如今玉体可大好些?”
  马掌柜忙一拍脑门,
  “瞧我这记性,孔宁兄不说万才倒忘了,忙完这两日万才必定亲自过府问安。”
  小王爷叹了口气,
  “万才兄有这份心意也就是了,王爷现在不见外客,连孝逸也不敢轻易打扰。”

  “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可曾请大夫瞧病?万才朋友中有的是药到病除的神医,王爷有用得着的地方……”
  日期:2017-09-08 10:30:03
  那小王爷挥了挥手道:
  “王爷的病情一言难尽,现而今国事沉疴,连宰相们都议不了的事,何况你我?”

  话锋一转轻叹一声道:
  “时辰已到,且奏歌舞,与卿等同乐”!
  马掌柜连声说是,站起来走到越王楼扶栏边,那楼下一众妇人本以为是小王爷突然现身,却见一矮肥男子乍现,忽然间嘘声一片,更有人把手中果品掷向他,声声唤道:
  “檀郎!檀郎”!

  马掌柜也不以为意,侧头躲过,摇动肥硕身躯来到台下,哈哈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