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法医:真实经历自述》
第13节

作者: 道剑非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故意去扯开话题,不想让这小丫头太过难为情。
  “嗯,宋法医,我记得现场有一只侧翻了的高木凳,会不会是侯开和站到了高凳子之上,从那上面给了这戚伟一刀,然后用力过猛,摔到地上,再落荒而逃呢?”
  萧栖梧见我问她,果然是提出了一些自己刚刚就想说出的疑问。
  只不过,这句话她自己说完都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好像可能性并不大的样子。
  日期:2017-09-05 17:11:18
  也是,毕竟,戚伟不是傻瓜,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面对一个有着夺妻之恨的男人,还会将后背交给他,让他从容的爬上高凳,再找到一把衬手的刀具,对自己实施毁灭性的打击。

  “想必你也发觉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吧?另外,这是一份对木凳上足迹的处理检测报告,上面有拖鞋的痕迹,尺码与底纹,正是死者戚伟脚上所穿的那一双。”
  我一边说,一边取出了两份报告来,指着其中一份向大家解释道。
  日期:2017-09-05 17:36:34
  “没错,凳子,是戚伟站上去的,也只有他一个人站了上去。他的目的,便是要从厨房的天花板下方,那一组组合柜里,找出一把可以供他杀了侯开和的利器,这柄剔骨尖刀!”
  说罢,我指了指其中一份痕迹报告,那上面,赫然有着一副位于天花板下方的组合柜中的一块方木刀架的照片,只不过,这刀架上,已然是空着的了。
  日期:2017-09-05 17:57:22
  而照片下面的注解,则是一连串较为科学的微粒物证,以来证实,那刀架上,原来的确就是放置着那柄“凶器”剔骨尖刀。
  “到目前为止,你的推断的确没有错,但我就不明白了,那戚伟为什么放着厨房里的几把菜刀与尖刀不用,反而是要大费周章的去拿那柄组合柜里没有用过的剔骨尖刀呢?”
  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头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接过那张附有剔骨尖刀图片的检测报告问道。
  日期:2017-09-05 18:13:04
  “这个……我想,是不是由郭所来解答一下?”
  我顿了顿,把皮球踢给了郭敬勇。
  “啊,啊啊,宋法医,你真乃神人也!嘿嘿,没错,我们负责突击审查的同志的确也让那侯开和看过了那把剔骨尖刀,侯开和认得出,那柄刀,是两年前戚伟代表他们酒店参加厨王争霸赛得到亚军之后,由侯开和亲自送给他的!那个时候,两个人还是关系极好的至交,可是后来,因为侯开和与陈小娟慢慢的那啥了,所以他与戚伟的关系才越发的恶化。”
  日期:2017-09-06 09:17:47
  郭敬勇向我竖了竖大姆指后,立刻解释着。

  “嗯,这就解释了罗头刚刚提出的疑问了。戚伟是动了杀机了,而杀侯开和,自然要用他送给自己的刀,这样才有意义,才有感觉,才真的解恨!”
  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因为侯开和刺激到了戚伟之后,见戚伟是真的动了杀机,便落荒而逃,身后,戚伟要拿刀,又怕侯开和跑掉,所以情绪非常激动。”
  日期:2017-09-06 09:44:47
  “在这种情况下,他踩上了高木凳,拿了刀之后,却一个没站稳,从木凳上摔了下去,手中的刀也随之掉落。”
  似乎是知道了就快到揭开谜底的时刻了,所以,众人没有一个再发出半点声音的,都安静的看着我,等着我的下文。
  “本来,同样是自由落体,戚伟与那柄刀,应该是几乎同时落地的,可是,戚伟下落的过程之中,额头撞到了前面的大理石饭桌,以至于那大理石饭桌都被他这一次的冲撞移动了一点点的位置。”
  日期:2017-09-06 10:05:33

  “嗯,刚刚解剖的时候,戚伟尸体额间的那块淤青便是证据,而且,在现场的时候,我便发现了桌脚处的移动痕。”
  我再一次的拿出了现场的一张大理石桌子腿部细微特征的放大照片。
  “接下来呢?”
  萧栖梧盯着我问道。
  “接下来,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我冷幽默了一回,叹了一口气道:“侯开和与陈小娟的事情,虽然是为人所不齿,受到道德上的谴责,但罪不至死,而且,也着实没有触犯法律。”
  日期:2017-09-06 10:27:01
  “可是戚伟却是真的动了杀心,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死在了自己的手里,真不知道是该说老天无眼,还是恶有恶报了。”
  发完感慨,我这才回到正题。
  “戚伟撞到桌子上,本来是面向下,可额头撞了一下之后,他整个人便改变了姿势,向后仰躺着倒去。偏偏这个时候,那柄先前落下的剔骨尖刀,刀柄已然着地,而刀身,却呈一个诡异的角度斜向上,缓缓倒向地面。”
  日期:2017-09-06 10:54:16
  “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内,尖刀,刺入了戚伟的后心口位置,通体而出,戚伟当场毙命!”
  “我勒个擦!”
  熊子骂了句脏话。
  “搞了半天,是……是这么诡异的意外!”
  “能贯体而入,且直接刺断肋骨,这么大的力道,就算是一个肌肉男,要想做到也很难,熊子,我说的没有错吧?”
  我拍了拍熊子的肩膀,对他问道。
  日期:2017-09-06 11:19:36
  “这个……嗯,做到倒是可以做到,但的确如宋老大所言,不容易。”
  熊子环抱双臂,点头应道。
  “可如果这位肌肉男是铺有复合地板的地面,那这力量,就绰绰有余了。”
  我笑了笑,拿出最后一张痕检报告来,接着又说道:“所谓雁过留声,物过留痕。不管是什么样的物体,只要接触了,便一定会留下痕迹。那剔骨尖刀在戚伟身体骨骼的反作用力之下,将厨房地面的复合地板硬生生的压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凹点。”
  日期:2017-09-06 11:31:31
  “报告也证实了,这个凹点,与剔骨尖刀的刀柄末端尖点相吻合,且剔骨尖刀之上,也确实有复合地板上微量物质。至此,这件意外身亡案件,可以结案了。”

  “啪啪啪!”
  郭敬勇鼓起掌来。
  “高,实在是高!嘿嘿,宋老大,法医界,我只服你!”
  “那……侯开和与陈小娟,就放了?”
  萧栖梧眨了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日期:2017-09-06 11:56:27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现在又不是古代,他们没有杀人,没有犯法,我们能奈他们何?我刚才也说了,道德上可以谴责,但法律上,他们是无罪的。”
  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后,率先向着解剖二室走去。
  解剖室共有两间,一般,我认为死因有疑点或是需要重复验尸多次的案件,我都会安排在解剖二室,郁宁的尸体,我便是在解剖二室实施解剖的。
  日期:2017-09-06 14:08:44
  当然,现在解剖二室里已然没有了郁宁的尸体,她的爸妈认过尸体之后,尸体便被送到专门的存放冰柜之中,至于火化,暂时还是不允许的,毕竟,一旦被警方认定死因有可疑之后,直到案件不再需要,否则,尸体不能被处理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