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法医:真实经历自述》
第10节

作者: 道剑非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4 10:27:46
  “如果我们幸运,真的如你所说的找到了这些凶手所遗漏的碎渣,那一方面能证实你的推断,而另一方面,也能从上面找到凶手的DNA?!”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栖梧便抢着问道。
  “理论上说,是这样的。”

  我这一次没有去反驳萧栖梧的话,赞同道。
  “太好了!”
  萧栖梧一蹦三尺高。
  日期:2017-09-04 10:42:17
  “可是……凶手的目的是什么呢?为劫财?可是郭所长介绍说,死者郁宁放在桌上的钱包里的一千两百块现金,一分没有少啊!唔……如果说是劫色……”
  萧栖梧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我却是知道她想说的话。
  “劫财不可能,劫色的话……呼——”
  我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稍后,我会提取阴.道内容物并用紫光灯看看尸体的周身是否有残留的精斑存在。”
  日期:2017-09-04 10:52:29
  “辛苦你了,宋老大!你安心解剖吧,放心,这个案子,我们一定会把它查的水落石出!”

  罗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嗯!罗头,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之内,请不要打扰我,我要解剖了。”
  我应了一声之后,看向罗头道。
  对死人身上的事情,我比他熟,但对案件,这位出道极早的老刑警,必定会有让我眼前一亮的地方,每个案子都是。
  日期:2017-09-04 11:06:54
  “行啊,说实话,我干了丨警丨察这么多年,对解剖这事儿,免疫力还是挺低的,我们都走吧!”

  罗头说罢,向周围几人挥了挥手,便率先向门口走去。
  “嗯?你……你不走?”
  片刻之后,我抬眼看到那弱不禁风的小女警萧栖梧,竟然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反而是一脸凝重的看着我手边上的骨锯。
  “怎么了?宋法医,有什么问题吗?”
  萧栖梧没有半点动摇,眨了眨她的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向我,轻声问道。
  日期:2017-09-04 11:20:19
  “你不怕?”
  我问了一句道。

  “怕!而且我很不忍看到郁宁被解剖刀划开胸膛,但我的潜意识告诉我,必须在这里,我要第一时间知道郁宁的冤屈!”
  萧栖梧说话间,便自己给自己穿上了一身一次性的解剖专用的防护服,并且戴上了护目镜。
  “好,我成全你!给,把口罩戴上,真正的尸体解剖时所发出的味道,与你在学校实习时所上的尸体解剖课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日期:2017-09-04 11:32:59
  “后者,除了福尔马林的气味外,就只有一点点秋天落叶微腐的味道了。”
  我递给萧栖梧一个厚实的一次性口罩说道。
  萧栖梧点了点头,看了看我后,便又问道:“咦,那你为什么不戴口罩?”
  我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回道:“我验尸的时候从来不戴口罩,哪怕尸体是高度腐烂,气味直接能将人熏的晕过去,也从来不戴。因为,师父教过我,一旦戴上口罩,你会失去很多得到有用的信息的机会!”
  日期:2017-09-04 11:46:23

  “有用的信息?”
  萧栖梧歪着小脑袋追了一句。
  “是啊,比如,氰化物中毒的死者,他的口中有明显的苦杏仁味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学我,因为,生物死亡后尸体散发的味道里,含有超过400种挥发性有机化合物。那不是你所能承受得了的。”
  说罢,我便不再去理萧栖梧,开始解剖。
  日期:2017-09-04 12:03:11
  医生是让人健康,法医则是让死人安宁,不带走遗憾。
  活人可以说谎,甚至他的面部表情都能掩饰,但死人却不会。人的欲望和愿望都能反映在皮肤的里面、上面和下面。就如同传记一样,所有的这一切都可以在死亡的时候看到。

  解剖刀,从两侧的耳后开始下切,经过胸腔直至腹股沟。几刀下去,尸体的颈部、胸部便暴露出来,同时,骨头、肌肉以及内脏器官,也一件一件的显露。
  日期:2017-09-04 13:58:51
  我刚刚入行的时候,根本不忍心下刀,师父告诉我,那是一种兔死狐悲的同病相怜感,是一种不自觉的将自己代入这解剖台上的尸体之中的情感。
  同时,师父也告诉我,为死者说话,便要将该下的每一刀都下完,绝对不能马虎,更不能因为任何情感的原因而漏掉任何必须解剖的地方。
  当我切开郁宁的食道之后,果然发现了一些明显的不规则硬物划伤的痕迹,我用镊子指着那几处出血点,让跟拍的小李照像,这些都是将来递交法院的证据。
  日期:2017-09-04 14:22:45
  “宋法医,这里,你看!”
  萧栖梧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指着郁宁那已然外翻的脖颈处轻咦道。
  萧栖梧所指的,是郁宁脖颈处,气管外侧的皮肉间的两处淤斑!
  我点了点头,对她说道:“勒沟周围的瘀斑,以及她微微变大的舌.头,都说明了,郁宁生前曾被凶手强行勒过脖颈,或许,是因为对郁宁的恨意,或许,是想让她吞咽下这大量的安眠药。”
  日期:2017-09-04 14:38:31
  “嗯!可是……宋法医,为什么刚刚没有解剖之前,外面根本看不出半点的痕迹呢?”
  萧栖梧点了点头,又扬起头来问我道。
  “这就是解剖的意义。有的时候,解剖可以发现外部检验看不清的任何皮下青肿,这些,法医课上不会讲,只有真正的遇到了,你才会懂。”

  我答了她一句,接着进行其他部位的工作。
  接下来,郁宁的胃切开后,除了一些已然成糜的食物外,便没有什么异常。
  日期:2017-09-04 14:52:27
  “宋法医,这里面有安眠药的成分吗?”
  萧栖梧站在我的身边,盯着那胃内容看了看后问道。
  “安眠药的成分代谢并不快,不到十二个小时,胃液里,应该能检测出她死后还没有消化完的一些剩余成分。”
  我拿出一枚针筒,抽取了部分的胃液,将它放到了待检盒之中。

  “哦,我懂了。”
  这是萧栖梧在我完成提取心、肝、脾、肺、肾等所有内脏组织,一一寻找着疑点,再到重新开始缝合刀口这一过程之中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日期:2017-09-04 15:08:04
  法医是门技术活,更是门体力活。
  有的时候,尸体身上的疑点多,或是创伤多,我们必须一样一样的去检测,去记录,去分析,我曾见到过,师父解剖过一个身中数十刀而死的街头斗殴事件的混混,足足用了四个小时,最终,分析出了每一处伤口具体的成因以及致命一刀的捅入点。
  做完这一切,我微微直了直腰,看向身边的萧栖梧。
  这个小女警比我想像中的要坚强许多。
  日期:2017-09-04 15:21:11
  “我脸上有花?不然,你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
  萧栖梧见我看她,刚想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却又发觉自己的手上还戴着一次性橡胶手套,那上面还有刚刚替我拿一些郁宁内脏所留下的体液与血液,立刻又讪讪的放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