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法医:真实经历自述》
第9节

作者: 道剑非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宋法医,我……我……”
  那家伙喉节每动一下,都能感受到我手中那柳叶刀的冰凉,当下是额头冒汗,气息紊乱。
  “宋老大,冷静一点!”
  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声色的罗头此时连忙走过来,冲我摆了摆手。
  日期:2017-09-03 22:05:31
  “我知道,你上个月被鉴定出了精神方面的重度疾病,虽然杀人什么的不犯法,但你得为杨支队长想想,他向上级瞒着你的病情,还让你归队,要冒多大的风险啊!”
  罗头看似在劝,但其实,他的这一席话却是在杜明的心里再一次的蒙上了一层阴影,一层死亡的阴影。
  “啊哈,原来是这样,呵呵,宋……宋法医,我不过是开了个玩笑,你别那么认真嘛!”

  日期:2017-09-03 22:12:34
  杜明明明知道我们二人在唱双簧,但喉节上的柳叶刀却是让他没有胆子再去惹怒我。
  “你走吧,这里,虽然不是最神圣的地方,却也不适合一个不懂得尊重死者的人在场!”
  我扔下一句话后,便撤手回身,不再去看他。

  杜明讪讪的去摸了摸自己的喉节,似乎,对刚刚我的柳叶刀还心有余悸。
  “哼,既然这样,我就看看你能解剖出个什么明堂来!”
  杜明说罢,恨恨的冷哼一声,离开了法医解剖室。
  日期:2017-09-03 22:24:14

  “呸!这个家伙,最是道貌岸然,我听说,他与那个张启贵的私交很好,哦,也就是这个郁宁的男朋友张华的老爹!我看啊,这一次他八成也是受那张启贵之托,想来看看到底什么个情况的,假公济私!”
  熊子冲着杜明的背影重重的干啐了一声道。
  “行了,熊子,不要讲这些捕风捉影的话,把案子办好,还死者一个公道,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罗头拍了拍熊子的肩膀道。
  日期:2017-09-03 22:36:19
  “罗头,扑克脸他是不是真的有精神病啊喂?我一直以为这种事情就出现在段子里,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也真有,有了那个证,真的做什么事都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的吗?”
  萧栖梧扬头看向罗头,又看了看我,夸张的向后退了两步,问罗头道。
  罗头没有和她瞎闹,我也没有回答她,只是用手指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然后又指了指萧栖梧。

  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
  萧栖梧显然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刚想要发作,却被我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日期:2017-09-03 22:44:47
  “死者郁宁,右手腕部伤口极深,几可见骨,不排除她死意已决,下手极重,但有一点,她根本做不到。”
  我将郁宁的右手手腕缓缓抬起,环顾四周说道。

  此时,法医解剖室里,就只有我、罗头、萧栖梧、熊子、郭敬勇,以及一位分局刑大技术队负责随案跟拍的小李。
  等了这么久,我知道是时候把强而有力的证据拿出来了。
  日期:2017-09-03 22:53:56
  “她腕部的割痕,下深上浅,或者可以说是左深右浅,说白了,是从下向上的割出来的,先不说她是不是左撇子,左手倒底有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单就这种违反常理的力学特征,便让这个案子充满了疑点!”

  我说到这里,停下话头,看了看周围。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和着我手中,那郁宁的手腕部看来。
  萧栖梧更是眨了眨眼睛,一边用自己的左手在右手的腕部比划着,一边好像在思索什么一般。
  日期:2017-09-03 23:02:57

  “啊,明白了,正常人就算是割腕,也不会出现这处割痕,你是说,造成这种左深右浅特殊的割痕的,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凶手站在郁宁的对面,抓住她的右手后,用自己的左手去割郁宁的腕部,而另一种,是站在郁宁的身后或是同侧的身旁,拿着郁宁的右手,然后,顺势用刀从腕部的左侧割向右侧的,是吗?”
  萧栖梧恍然大悟的惊呼。
  日期:2017-09-03 23:13:06
  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没错,你分析的两种情况很正确!然而,郁宁在浴缸里的姿势是右手在外,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凶手站在郁宁的身后割腕,那么一来,因为位置的关系,他势必会沾上郁宁的血或是被郁宁身上的水渍浸到身上。地面没有血液滴溅的痕迹,而且,这种站位下,凶手要想再去抓住郁宁的右手腕,难度极大,几乎不可能。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凶手面对面直接抓起了郁宁的右腕,用他的左手,从手腕的内侧割向外侧!”

  日期:2017-09-03 23:29:36
  “奶奶的,这丫也太狠了!”
  熊子喝骂了一声道。
  “一般人在拿刀割东西的时候,下意识便会用自己惯用的有力手去做,换句话说,这个凶手,是一个左撇子!”
  我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接着对大家道。
  “宋老大威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凶手必定不会在水果刀之上留下自己的指纹喽?”
  郭敬勇指着那把从浴缸里后来捞出来的水果刀问我道。

  日期:2017-09-04 09:15:16
  “正常情况下不会!但是,这个凶手既然能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让我们认为郁宁是自杀,那他的智商一定不简单,很有可能会再留一手,我指的,是栽赃陷害,不过这得等我从水果刀上提取到指纹再说。”
  我微微点头,又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
  “狡猾的凶手!”
  萧栖梧咬了咬嘴唇,愤愤的说道。
  日期:2017-09-04 09:26:41
  “宋老大,就算凶手故布疑阵,让我们认为郁宁是吃了安眠药又割腕自杀,可是,能做出这一切的家伙,能给我留下什么线索?”
  罗头一句话便问到了重点。
  分析案情,是他的强项,可是,对死者身上发生的一切,他是门外汉,更十分依赖我给出的证据。

  我几年前与罗头合作,通常都是,死人的事情我来,活人的事情,他来。
  日期:2017-09-04 09:42:22
  有了我对死人的分析,他在审查犯罪嫌疑人或是定情案件之类的时候,便十拿九稳,如履平地。
  “不!郁宁的确是吃了安眠药,而且剂量极大。”
  我边说边用力捏开郁宁的嘴巴,然后,用镊子在她的上颌深处夹出了一小块发白的皮状物体来,放到了敛物盘之中。

  “硬物划过口腔上颌内表面,造成撕裂与轻微出血,这种情况,正常吞咽是不会产生的,只能是被人强行塞入所致。”
  日期:2017-09-04 09:53:47
  “稍后我会将她的喉管部切开,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喉管内侧也一定会有硬物划伤的痕迹。说的直白一点,就算是郁宁自己将这一整把的安眠药拼命的往自己的嘴里塞,然后再拼了命的往下咽,她也很难完成这个过程,因为,人对异物入喉的一种出自生理的自然反应,会让她强烈的呕吐,那么,地面之上,或许会有很多混和了她唾液的安眠药残渣才对!”
  我认真严肃的向众人解释道。
  日期:2017-09-04 10:08:52
  “换个角度说,凶手将三四十颗安眠药强行塞入郁宁的嘴里之时,因为死者的反抗,这些药与口腔、牙齿之间摩擦,必定会有碎渣掉落在地面之上……可是,不管是她自己吞咽还是被人硬塞进嘴里,地上都没有发现这些残渣,哦,我所说的,只是表面上的,我相信,再次仔细的勘察现场,肯定会有所发现。这也更证实了我的推断,凶手,打扫过现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