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法医:真实经历自述》
第8节

作者: 道剑非道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2 15:36:03
  “我随便问问,郭所,你不用紧张,再解释,说不定你就该坦白你口袋里的那包‘中华’的来历了,呵呵呵呵……”

  我不轻不重的开了句玩笑,向着手机的屏幕看去。
  那是一部普通的国产手机,市面价值不过二千块左右,但是,看得出,手机的主人郁宁对它非常的爱护。
  粉色的大兔耳朵皮套,背面,有一个正龇牙咧嘴笑着的卡通娃娃,娃娃的下面,有一块明显的脏痕。
  日期:2017-09-02 15:44:44

  是那种贴纸被撕下后,因为上面有粘性胶液的关系,所粘上的一些灰尘之类的脏东西。
  我想了一想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看起郭所长找出的一条微信来。
  郁宁的微信名字,叫“呼吸阳光”,个人签名,是一句话:终生的愿望是做一朵浪花,奔流不止,只为挽住那天边的彩霞。
  “呼吸,阳光……”
  我在嘴里喃喃自语,深吸了一口气后,开始看微信上的内容。
  日期:2017-09-02 15:49:20

  整个内容,只有几行对话和两张图片,很干净,一点儿也不冗长。
  “老公,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我是犯过罪,可那又怎么样?你不是说过,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她的一切的吗?”
  时间是昨天晚上的23点50分。
  我看了看郭敬勇,他用手指比划了一下,示意我接着看下去。
  对方,那个被备注成为“老公”的,头像是一个穿着花衬衫,戴着太阳镜的年轻男子,应该就是张启贵的独子张华了吧?
  日期:2017-09-02 15:57:18
  “郁宁,我们是不可能的,我没有办法忽视你的过去,我们分手吧!”
  张华回了一句给郁宁。

  下面,郁宁发了一张安眠药空瓶子的图片以及一把水果刀的图片。
  那空瓶子,显然便是地面上的那一只,而水果刀,我暂时还没有看到。
  两张图片过后,郁宁还有一句话。
  “你会后悔的!”

  两张图片和这几句话,将一个歇斯底里,心里极度扭曲变态的女孩自杀前的画面勾勒的一览无遗。
  日期:2017-09-02 16:22:33
  “瓶子有了,这水果刀我们还没有……”
  “把尸体抬出来吧,水果刀,如果我没有猜错,肯定不会走远,应该就在这池血水之中,而且上面也一定只有郁宁的指纹。凶手,太狡猾了!”
  我打断了郭敬勇的话后,呼出一口浊气,用一种极为严肃的语气对郭敬勇,也是对在场的所有同事们说道:“死者郁宁系他杀!我要验尸!”
  扔下这句话后,我便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日期:2017-09-03 20:37:07
  “对了,你,新来的菜鸟,给你一个任务,好好的查看一下郁宁的电脑以及卧室,看有没有日记本,或是QQ空间,心情日志什么的,如果发现什么让你觉得‘哦,原来是这样!’的东西,立刻告诉我。”
  我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了刚刚就想说的话,便又重新转头看向萧栖梧吩附道,也不管她是不是目瞪口呆,更不管她愿意不愿意。
  日期:2017-09-03 20:46:04
  “宋老大,你慢点,咱聊几句!”
  罗头三步并成两步,来到我的身边,开始小声的对我耳语。

  ……
  说谎,是人的天性。
  没有人敢说自己一辈子没说过一句假话。
  从幼儿园小朋友们说自己去过太阳上面玩,到现在形形色色的诈骗团伙与行骗手段,仔细想想,似乎我们的周围,无时无刻不在被这样或那样的谎言所环绕着。

  或许,直到人死之后,才会终结这种不停的说谎的过程吧?
  日期:2017-09-03 20:56:05
  从一具尸体上你可以发现很多,死者的一生是怎么样度过的,他们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他们过去的生活,又甚至知道他们是否爱过。
  解剖台之上,郁宁的尸体,冰冷的躺在那时。
  尸僵期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郁宁,倒是更像是一个熟睡了的美人儿,当然,如果不去看她的身上渐渐出现的尸斑以及那已然泛白的肤色的话。
  日期:2017-09-03 21:05:38
  “我说,小宋啊,我听郭所长说,你认定了这郁宁自杀一案,另有隐情,哦,说白了,是他杀是吧,还要解剖?”
  说话的是一个面容微黑,体胖腰圆的家伙。
  杜明,京南市刑警支队三大队大队长。
  三大队是技侦大队与网侦大队的合并体,这个杜明与罗头也一直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原因很简单。
  罗头的个性耿直,但凡用得上技侦与网侦的案子,第一时间便会向三大队递交申请表格,可是,杜明这个家伙,却是典型的一个无利不起早的货色。
  日期:2017-09-03 21:18:17

  同样的两个案子,如果一个案子有人打招呼或是明显的经济案,杜明便会将有用的资源倾斜。这种打擦边球的行为,偏偏让人指不出什么硬伤来。
  所以,罗头有好几次都想要撸起袖子来好好的干.他一次。
  不过好歹二人的职级相当,而且杜明的三大队又是支队里的重要支柱,在没有违反重大的原则之前,罗头与别的大队,也只能是忍气吞声。
  日期:2017-09-03 21:28:31
  “没错!郁宁是他杀,我会对我说过的话负责。”
  我面无表情的准备着解剖所需要的东西。

  法医解剖室,闲人免进。
  可杜明在职级上算是支队的领导,再说,这个案子有不少地方或许会用到技侦手段,所以,他进来,算是理所应当。
  “负责?哼,宋法医,我要提醒你,在没有明显可疑的情况下,你私自决定解剖,万一家属怪罪下来,这个担子,你好像承担不起吧?!”
  杜明皮笑肉不笑的加重语气道。
  日期:2017-09-03 21:38:21

  “这就不劳烦杜大队长费心了,我会对我所做的事情负责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请不要妨碍我工作,谢谢!”
  我看都不看杜明一眼,拿起郁宁的手腕仔细的看了起来。
  “你……哼!呵呵,宋法医,你年纪轻轻,又还没有女朋友,那个……嘿嘿,你在解剖女尸的时候,会不会……产生什么‘邪恶’的想法啊?”
  杜明有些下不来台,冷笑几声之后,问我道。
  “嗯?”
  我眉头微皱,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转头看向他。
  日期:2017-09-03 21:47:00
  “你的意思是,想问我会不会看到裸体女尸后,产生有关性方面的幻想,是吧?”
  我问完之后,便重新把头扭了回来。
  “嗯啊……嘿嘿,是这个意思,我……啊!”
  杜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发出一声惊呼。
  因为,他尚且来不及反应,便看到一把泛着青芒的解剖用的柳叶刀,正抵在他的喉节之上,而那持刀之人,当然便是他面前这个人畜无害的法医我了!
  日期:2017-09-03 21:55:11
  “她虽然死了,但也依然有她的尊严!同样的,我们法医,更有我们的骄傲,这,不容你来玷污,玩笑也不行!”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