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道:“嗯,好了,先到这儿吧,他们下课了,再见吧。”
  “好。”丁一就挂了电话。
  江帆看见班长走了进来,班长问了一下江帆的身体情况后告诉他,为了庆贺他出院,今天也是周五,全班同学集资,在食堂给他聚餐,六点准时开始,让他准备好获奖感言。

  江帆激动地说:“太感谢您了!”
  班长说:“是大家的意思,因为你病的期间,有人没去医院看你,所以大家晚上共同庆贺你痊愈出院。”
  班长说这也是大家共同的愿望。说完后又赶快去上课去了。
  江帆想了想,他记得袁副校长说,让他出院后去找他,他正求之不得呢。

  他走进洗手间,洗了澡,又从柜子里拿出一身干净的衣裤换上,用吹风机将头发吹干,仔细梳理出平常的发型,上午,他在医院门口理了发,这会显得人精神了不少,他从柜子的衣架上,摘下一件干净的短袖白衬衣穿上,又换上了一条干净的藏蓝色的西裤,把衬衣塞进西裤里,扣好皮带,又细心的把皮鞋擦拭干净,穿好,最后站在房间的镜子前,整了整衣领,尽管镜子里的自己,仍然仪表堂堂,衣着得体,但是被太阳晒得黝黑的皮肤和连日来病痛的折磨,仍然难掩憔悴之容。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才拿起上课用的笔记本,迈开大步,潇洒地走了出去,直奔学校的办公大楼而去……

  再说丁一,放下江帆的电话后,用手托着腮帮子,想着江帆和江帆说的话,静静地出了半天的神,直到传来了开门声,她才从沉思中回过神。
  进来的是总编室主任岳素芬。
  “岳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回来的,上午去办了点事,下午才来上班。”岳素芬前几天歇假回阆诸了,今天第一天上班。
  丁一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酸枣汁,用了半天力才打开,她又用纸巾擦了擦杯口溢出的汁液,递给了她。

  岳素芬看了看,说道:“三源产的?”
  “是,雯雯给我的。”
  “肯定是彭县长拿回来的。”
  “是啊,我昨天采访,在金盾吃的饭,走时雯雯给了我几瓶。”
  岳素芬尝了一口,说道:“还真不错,味道纯正,挺好喝的。”说着,她又连着喝了几口,然后放在桌上,说道:“小丁,过几天我要走了。”
  丁一没反应过来,说道:“你去哪儿?”
  “调回阆诸,我家你姐夫今年转业,转到阆诸市物价局。”
  “物价局,那以后我物价局也有亲戚了,姐夫担任什么职务?”
  “副局长。”
  “啊,相当不错了!”
  “是啊,早就说转业,就因为没有合适的位置,一直没决定转业,部队下来的干部,到地方任职,无论是职位和工资都很吃亏的,可是部队又不会养你老。”岳素芬说道。

  岳素芬说的这个情况丁一知道一些,每年八一期间,他们栏目都会做一些与军人有关的节目内容,其中,安排军转退军人就成了主题,因为哥哥陆原也是部队干部,所以,她在做节目的过程中就特别关注这些关于军人安置的问题。《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担任领导职务满三年的团职干部转业到地方后,安排相应的职务。但是因为军转安置的压力实在太大,所以各个地方的内部文件一般来说是这样的,正团落实副处实职,但是,地方上没有空位子,即便有空位子说不定有多少人在竞争,正团级干部到地方任正科副科职务甚至没有职务的比比皆是,一般都是分到相应单位后就是个一般工作人员,但是会保留职务待遇。岳素芬的爱人能有一个副局长的位置,那是相当少见了。

  “那你呢?你是不是也要回阆诸?”丁一问道。
  “是啊,我歇假就是办调动手续去了。”岳素芬说道。
  “啊?你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啊!”
  “谁都没说,就温局和办公室管档案的人知道。”
  丁一说道:“嗯,理解。那边安排的什么单位?”
  “市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
  丁一听了,就惊喜地说道:“老本行,不错,不错,你和姐夫安排的都很好。”

  “是啊,也托了不少的关系,那点安置费都跑了关系了,唉——”岳素芬叹了一口气。
  “钱算什么,以后还可以接着挣,有个好工作是最主要的。”丁一宽慰着她。
  “太麻烦了,一大摊子事都得办,孩子入学,调动工作,军人,还要面临二次择业,有时想想真亏。”
  “已经不错了,知足吧。都办好了吗?”丁一问道。

  “我这边办好了,昨天已经去新单位报道了。”
  “哇塞,岳姐,你够迅速的,那你什么时候离开,我请你吃饭。”
  “我下周一就要到那边去上班了,所以温局已经通知办公室,晚上单位中层聚餐。”
  丁一刚要说什么,电话就响了,办公室通知,晚上有活动,让她别走。
  放下电话,丁一为难地说道:“哥哥下班来接我,我们一块回家,提前不知道你的事。”

  岳素芬说:“你哥来接你了?”
  “那这样,你哥来了你就走,明天咱们阆诸见。”
  “那合适吗?”
  “那有什么不合适的,只要我不挑理没人挑理。”
  “行,那我去和温局说一下。”

  “温局不在单位,在市委呢,要不你就跟李局说声。”
  丁一想了想,说道:“我还是给温局打电话吧。”
  按理说,类似这样的事跟副局长李立说一下也可以,但是因为冯冉,丁一和李立说话很别扭,丁一性格里也有任性的一面。
  温局很小声地接通了电话,丁一简短地说了一下原因,温局就批准她回家了。
  放下电话,丁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岳姐,晚上我参加不了给你送行的仪式,你生气吗?”
  “生气,但是只要你明天请我,我就不生气了。”

  “没问题啦,只要你不生气,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丁一笑嘻嘻地说道。
  岳素芬说道:“小丁,我先去办点别的事,咱们说好了,明天中午我等你。”
  没到下班时间,哥哥的车就等在了门口。丁一拎了两个大袋子,还有给小侄子买的电动玩具,便坐上哥哥的车回家了。
  晚上,全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热闹的饭,吃饭的时候,丁一也没有感觉出爸爸心里有事,也可能是小虎的原因,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小虎的身上。
  吃完饭后,哥哥一家三口就走了,丁一怕爸爸跟她谈贺鹏飞的事,也想回老房子去,她刚一提出让哥哥去送她,就被爸爸果断地拒绝了。爸爸说道:“你算了,我跟你还有话说。”

  丁一心就一“咯噔”,她就不再坚持跟哥哥他们走了,当她送他们下楼,嫂子杜蕾就冲丁一扮了一个鬼脸,小声说道:“你做好受审的准备吧。”
  丁一很想知道爸爸都知道了什么,就小声问杜蕾:“我受什么审?”
  旁边的哥哥也问杜蕾,说道:“小蕾,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杜蕾说:“她受审,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跟贺鹏飞的事?”
  “小一,你跟贺鹏飞有什么事?”陆原关切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