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嗨,我梳不好小辫,把我闺女打扮丑了。”
  “嘿嘿,我就觉得你不会梳,来,娜娜出来,顾大大给你梳。”
  娜娜手拿着梳子,撅着嘴就从洗手间出来了。
  老顾坐在椅子上,让娜娜站在两腿之间,把两只小辫解开,先用梳子在头顶上分了一个道,然后就把一边的头发放在掌心里,另一只手就梳了两下,从娜娜手里接过皮套,很快,一只小辫就梳好了。接着,又如法炮制,另一边的小辫也梳了,最后,板过娜娜,又用手调节了一下皮套上的粉色小花,说道:“去,照照镜子,如果不满意,顾大大再给你重新梳一遍。”
  娜娜用手摸了摸,走进洗手间,彭长宜一看,说道:“哈哈,比爸爸梳得好看多了。”

  娜娜照了照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彭长宜洗完脸,出来后说道:“您老从哪儿练得这手艺?”
  老顾笑了,说道:“我闺女小的时候,辫子一直是我给她梳,我还会辫辫子,能辫五股。”
  娜娜说:“就爸爸笨。”
  老顾说:“你爸爸可不笨,你爸爸是顾大大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他是没有时间学,他只要一学,保证比你妈妈梳得还好。”

  娜娜听了老顾的话,就笑了。
  给女儿打扮好,换上了一条白色的带粉点的公主裙,拎起女儿的书包,彭长宜就领着女儿走了出来,刚走到楼梯处,就见吉主任从下面上来,他看见他们后,就扯着嗓门说道:“我听说我们基地来了一位小客人,就上来看看,哈,好美丽的小公主,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叫娜娜。”
  吉主任弯腰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说道:“呦,回答的很干脆。”

  彭长宜说道:“这是吉大大,问大大好。”
  “吉大大好。”
  “哈哈,小嘴还蛮甜的,好懂礼貌的孩子。”吉主任直起腰,跟彭长宜说道:“怎么弟妹没有来?”
  彭长宜说:“她们单位出去旅游,孩子没人管,我就带来了。”
  “哦,是这样,那你把他放哪儿?”吉主任问道。
  “我带她到单位。”

  “你哪有时间照顾她呀,渴了饿了的,跟着你哪行,这样吧,你把留下,让她跟我儿子玩,我家属不上班,有的是时间带他们。”
  还没等彭长宜说话,娜娜就说:“我跟爸爸上班去。”说着,晃着爸爸的胳膊。
  彭长宜说:“我先带她试试,如果不行,再托付给嫂子。”
  他们边说,边往下走,去餐厅吃饭。

  他们刚坐下,就见一个小战士端出一盘小点心,说道:“这是吉主任特地吩咐给小妹妹做的甜点。”
  彭长宜赶紧说道:“老吉,谢谢你,想得太周到了,娜娜,谢谢吉大大。”
  “谢谢吉大大。”
  吉主任笑了,说道:“你可比彭长宜懂事多了。”说道这里,吉主任眼珠一转,突然跟娜娜说道:“你是彭长宜。”
  娜娜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抬头看了看爸爸。
  彭长宜哈哈大笑,跟老吉说道:“您这一手不灵,在这里不管用,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异,亏您老还是带兵的出身,连这道理都不懂。”
  老吉就哈哈大笑,跟娜娜说:“你爸爸,狡猾狡猾地。”
  原来,吉主任有一个十多岁的儿子,这个小家伙是出了名的淘气,三天两头被学校请家长,叛逆心理特别强,大家都跟他叫淘淘,有一次,彭长宜看见他后问道:“你是淘淘?”
  小家伙知道这个名字是自己的外号,就反感地说道:“你才是淘淘呢!”
  “哦?要么,你就是齐天大圣?”

  “你才是齐天大圣呢!”
  彭长宜笑了,继续说道:“你是猪八戒?”
  “你是猪八戒!”小家伙棱着眼说道。
  彭长宜坏坏地一笑,紧接着说道:“你是吉永全?”
  吉永全是吉主任的名字。
  小家伙不耐烦了,也有点火了,冲他瞪着眼说道:“你才是吉永全呢!”

  他这句话,逗得周围人哈哈大笑,从此,这句话就传开了,有的时候,彭长宜再见了他,仍然会这样逗他:“你是吉永全?”,“你才是吉永全呢!”小家伙必是这样的答复。
  有一次当着吉主任,彭长宜逗完小家伙后,吉主任跟儿子说道:“傻儿子,我才是吉永全,是你的爸爸,他不是!”
  周围的人更是哄堂大笑。
  后来,这句话成了基地的名言,被广为传颂。有一次彭长宜在营区跑步,跑到了家属区那边,正好看见一个女人领着“淘淘”溜小狗,彭长宜就知道这是吉主任的爱人,就停下打招呼,吉主任的爱人知道他是彭长宜后,就说彭长宜是个“坏兄弟”,总是逗她儿子冒傻气,等彭长宜把这话跟吉主任学舌后,吉主任哈哈大笑,说道:“你就是坏兄弟,你想想,以后她再出门,额外多了一个打假的任务,这都是你找的事儿,没踹你一脚已经给你留了面子了。”彭长宜一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带着娜娜来到机关,齐祥隔着窗户就看见了县长的车就过来了,他就走出办公室,当他看到彭长宜从车上抱下一个穿着干净公主裙的孩子下来时,就迎了过去,彭长宜指着前面的齐祥,弯腰跟女儿说了一句什么,女儿就脆生生地叫了一声:“齐大大好。”
  齐祥说道:“好,你好,你是不是叫娜娜?”
  “真乖,你好漂亮!”
  娜娜听了,高兴地笑着。
  齐祥说:“是不是家里没人带了?”

  “是啊,她妈去南方旅游,我只好把她带来了。”
  齐祥就跟着彭长宜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小庞正好刚刚搞完卫生,见进来一个小姑娘,就瞪着眼睛说道:“娜娜来了?”
  “小庞叔叔好。”娜娜认识小庞,小庞去过她家。
  小庞就接过娜娜的手,让娜娜坐在沙发上,然后回屋给娜娜打开一瓶酸枣汁,放在娜娜跟前。
  娜娜说:“我自己带着水呢。”

  彭长宜问齐祥:“见着孙老板了吗?”
  彭长宜走时,把羿楠给他的那封信交给了齐祥,让齐祥秘密去调查一下这封信的情况。他之所以这样信任齐祥,也是经过较长时间的观察和考验的结果。
  齐祥,跟葛氏兄弟没有半点的瓜葛,反而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一直有自己的看法,这从他处理徐德强一些善后的事项就能观察出来,另外,齐祥对邬友福也是敬而远之,他的这种做派也影响了下边几个跟他有交情的人,比如赵丰、梁青河等,而且,齐祥做事稳重,不露锋芒,彭长宜也就给予了他充分的尊重和信任,尽管政府这边有秘书长,但是彭长宜对这个秘书长根本就不信任,只是一些例行的公事交给他办,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中,权力机关领导的因素是最大的因素,所以,领导赋予你多大权力,你就有多大的权力,反之,则小。领导的信任,决定了你在机关中的位置,尽管政府这边不是铁板一块,但是彭长宜的权力还是有威严的,所以,齐祥也就成了彭长宜的心腹和大内总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