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娜娜听不到了爸爸的动静,就下了床,悄悄地把门打开一条小缝,看到爸爸正在沙发上看材料,就又把门关严,爬到床上,骨碌一下就躺下了……
  彭长宜把褚小强这份材料连着看了好几遍,觉得褚小强写的非常好,既有现状分析,又有实际案列,还有切实可行的合理化建议,他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想起几次褚小强都是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他也就拿起了电话,拨了褚小强的“豹子6”,没等响第二声,褚小强就接通了,彭长宜说道:
  “小强,休息了吗?”
  “县长,没有,刚挨完训出来,现在正开着车压马路呢?”褚小强有些委屈地说道。
  “哦,是自己吗?”彭长宜想到了小窦。

  “是自己。”
  “谁训你了?”
  “我爸爸呗。”
  彭长宜知道褚小强的爸爸是褚文,县土地局副局长,人老实巴交,据说他这个副局长还是葛兆国提议提拔上来的,所以,在单位,唯葛兆国的马首是瞻,他要是训儿子褚小强,彭长宜必定要问缘由的。
  “还不是教训我要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少惹是生非,既然是无名尸,就不要再追底细了,天天都是这一套,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呵呵,小强,省厅的鉴定出来了吗?”

  “我本想开车出来给您打电话,出来了。”
  “什么结果?”
  “死亡时间跟咱们预测的一样,死因是缺氧造成的窒息而死。”
  彭长宜听了,长长出了一口气,但很快他又说道:“小强,你如果方便就过来一下,有些情况我也想跟你碰碰。”
  褚小强立刻说道:“我这会方便,马上过去。”
  “小强,注点意。”随着一些问题的凸显出来,彭长宜跟褚小强、小窦和羿楠他们接触就更加的注意了。
  “我明白,您放心,不会有尾巴。”
  十多分钟后,岗哨打来电话,说有个叫褚小强的刑警见首长。彭长宜说:“让他进来吧。”
  又过了几分钟,楼道里传来咚咚的脚步声,彭长宜把门打开,褚小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等彭长宜关上门,褚小强就有些气愤地说道:“您猜怎么着,今天锦安市局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跟咱们县技术科鉴定的结果一模一样?真是他妈的一帮混蛋,不懂装懂……”
  “嘘——”彭长宜赶紧打断他,然后轻轻走到卧室门口,打开,往里看了一眼,女儿已经睡着了,他就轻轻地把门关严,说道:“小点声,我女儿在睡觉。”

  褚小强一听,惊喜地小声说道:“哦,小宝贝来了,我去看看。”说着,就蹑手蹑脚走到门口要进去,被彭长宜一把拉了回来,说道:“行了,瞧你胡子拉碴的,你别吓着我女儿。”
  褚小强摸了摸下巴,说道:“唉,没心情刮胡子。”
  彭长宜给褚小强倒了一杯水,说道:“小强,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怎样往下进行?”
  于是,彭长宜和褚小强几乎聊了一个通宵,商议了眼下这个案件如何进展,天快亮的时候,他才把褚小强送走,然后蹑手蹑脚地回到卧室,看着床上熟睡的小人,他就轻轻地上床,轻轻地躺下,不敢弄出动静,唯恐惊醒了这个小人。

  早上,娜娜可能惦记着窗外的松鼠,老早就起床了,她见爸爸还在睡,就悄悄地爬起来,站在床上,刚拉开窗帘,就吓得“啊——”了一声,赶紧关上了窗帘。
  彭长宜一惊,腾地坐起来,抱过女儿,说道:“怎么了?”
  娜娜指了指窗外,彭长宜再次拉开窗帘,就见几只松鼠受到刚才娜娜的惊吓,也仓皇地散去。
  彭长宜搂着女儿,说道:“不怕,不怕,爸爸天天早上喂它们,它们醒来后就到这里来等着我喂它们,你看,你这一叫,把它们也都吓跑了。”
  听爸爸这样说,娜娜才探出小脑袋,看着它们,说道:“那怎么把它们叫回来?”
  “不用叫,一会就过来了。”
  果真,那几只跑了松鼠,回头看见窗户里面的彭长宜,才不再跑,坐在树干上观察着。
  彭长宜开开窗子,把女儿抱起,说道:“你把这些吃的,放到外面的窗台上。”
  女儿捏起核桃,丢掉外面的窗台上,又捏起几个花生,也丢掉了外面,其中一颗花生从窗台滚落到了地上,立刻,就有两只松鼠跳了下去,争抢那个花生,而对于窗台上的那些食物,它们还不敢贸然前来。
  娜娜说:“爸爸,它们怎么不过来吃?”
  “别着急,它们跟你认生,咱们往后站站。”彭长宜把娜娜抱离了窗台,往后退了几步,一会,就有一只大胆的松鼠,试探着慢慢地走了过来,确定没有危险后,一蹦,就蹦到了窗台上,抓起一个花生,捧在手里,坐在窗台上,灵巧的尖嘴,不停地抖动着胡须,三下五下就剥开了花生,细碎的花生皮就被它丢在了窗台上,里面的果仁很快就吃光了。与此同时,又过来两三只,有的抓起花生就跑到了树上吃。

  “嘻嘻,嘻嘻,它们吃了,吃了!再给它们点。”娜娜惊喜地说道。
  彭长宜说:“不能给太多。”
  “那要是吃不饱怎么办?”
  “不能让它们吃饱了,吃饱了以后它们就不去主动找食吃了,它们不去找食吃,功能就会退化,一旦咱们人不给它们吃的了,它们就会饿死的。”彭长宜说道。
  娜娜尽管懂得这个道理,但显然是没有尽兴,就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就给一个。”
  彭长宜说:“好。”
  娜娜又捏起一个花生,丢到窗外,关上了窗户。很快,又有一只松鼠跳了过来,抓起花生就跑了。
  娜娜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太可爱了!”
  “你有五天的时间可以照顾它们,喂它们吃的。”
  “松鼠喝水吗?”

  “喝,它喝露水。”
  “快看!”娜娜指着窗外说道。
  就见一只松鼠抱着核桃在跑,长长的、蓬松的毛茸茸的尾巴一颤一颤的,它并没有吃,而是跑进了树丛。
  “它干嘛去了?”
  “它把吃不了的东西藏起来,等没有食物吃的时候再吃。”
  “那它没有食物吃的时候还能找到吗?”
  “能找到。”
  彭长宜帮助女儿洗脸、穿衣服,这都没有问题,可是给女儿梳小辫就把他难住了。他手拿着梳子,对着女儿的脑袋却不知从何下手,好不容易把女儿的又软又滑的头发放到手心里,按照原来的样子,在女儿的头上扎了两个小辫,自己看着都不满意,一高一低不说,还松松垮垮的。
  女儿看着自己脑袋上一高一低的两根小辫,说道:“不行,丑死了,重新来。”说着,一下就把一跟小辫上的皮套撸下,又一下就把另一根小辫是皮套撸下,让爸爸重新给扎。
  彭长宜的两只大手,就笨拙的在女儿的头上鼓捣着,边梳边说:“不是爸爸梳不好,是你头发太软、太光、太少,爸爸攥不住。”
  “那妈妈怎么梳得好?”娜娜显然不同意爸爸说的理由。
  “妈妈手小,而且经常给你梳,当然梳得好了。”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彭长宜开开门后,老顾进来了,老顾说:“我来看看娜娜起床了吗?”

  娜娜撅着嘴,不说话。
  老顾笑了,说道:“娜娜,怎么不高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