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彭长宜笑着,拿起玉米,闻了闻。也许,市长闻出的不是邹子介的味道,而是他们三人在邹子介的场院吃饭时那特有的味道吧……
  他们又探讨了许多问题,锦安的、三源的、亢州的,他们无话不谈,但是,彭长宜不再跟他提丁一了。由于今天要赶回三源,也由于江帆说话时间长了有些累,彭长宜便告辞出来了。
  临别的时候,彭长宜握着江帆的手说:“市长,等您出院,长宜给您接风。”
  江帆深情地说:“谢谢你,长宜。”
  彭长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沈芳居然没有去上班,而是在家陪女儿等他,但是他进家时,明显感到沈芳对他爱搭不理的,他就说道:“你下午怎么没去上班?”
  “我这不是等你带孩子走吗?”沈芳看都没看他一眼说道。
  彭长宜说:“你给她准备好该带的东西,我回来接她走就是了。”

  “你从来都没把这个家当家过,我就是准备好了,你也不见得知道给她拿着什么?”沈芳突然变了脸说道。
  彭长宜听着她的话里有话,就不高兴地说:“我怎么没拿这个家当家了?你怎么总是喜欢给我扣帽子?”
  “我喜欢扣帽子不假,但是你总是给我制造条件让我给你扣帽子!”沈芳的话里充满了火药味。
  彭长宜觉得沈芳有些莫名其妙,说道:“我又制造什么条件了?”

  “制造什么条件你自己知道。”沈芳说着,就赌气地把给女儿带的换洗的衣服和一大袋的零食放到沙发上。
  “我如果做错了什么,请你直说,没有时间猜你的谜?”
  这时,女儿娜娜从里面卧室出来,她说道:“爸爸,你不该把从三源带来的酸枣汁给别人喝,而不给自己家里的人喝?”
  彭长宜一听,刚要争辩,就听沈芳气冲冲地说:“在你爸爸那里,没有应该不应该。”
  彭长宜有些纳闷,说道:“你怎么知道爸爸带回了酸枣汁?”
  不等娜娜说话,沈芳抢先说:“你说我怎么知道,不但我知道,许多人都知道,你带回来的东西,我们娘俩却没有资格享口福,倒是在人家的饭店享上了口福!”
  原来,沈芳今天没有把女儿送妈妈家,而是让女儿在家等彭长宜回来,正赶上单位中午有客饭,她跟领导说今天中午就不参加了,因为女儿一人在家,领导就让她把孩子接来,沈芳一想反正去的酒店是王圆的酒店,带娜娜过去,会有服务员照顾她,就坐着领导的车回家接女儿,果然,女儿来后,王圆特地指派一名年纪不大的服务员跟娜娜玩,娜娜吃完饭后,王圆就给娜娜拿了冰镇酸枣汁喝,并且告诉她是她爸爸昨天晚上带回来的。

  沈芳送走客人后,就过来接娜娜回家,也看见了女儿手里的酸枣汁,娜娜很喜欢喝,服务员便又给娜娜拿了一瓶,沈芳就生气了,就没再要那瓶酸枣汁。
  彭长宜一听,说道:“你可真行啊,多大点事儿?别说我给王圆放了几箱酸枣汁,我就是给他什么都不过分,你至于吗?”
  沈芳说:“我知道不至于,我在乎的也不是酸枣汁本身那几个钱,我在意的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们娘俩,你知道娜娜多么喜欢喝吗?”
  彭长宜不想在这个小事上造成误会,就耐着性子,说道:“我心里怎么没有你们?我回来的时候,他们给我装了十箱,我给老顾搬下两厢,给王圆搬下了六箱,就是想放他哪儿,让大家都尝尝,也想让王圆帮助推销一下。再说了,我也留了两厢,昨天晚上接娜娜,给她姥姥家放下了,因为娜娜在她姥姥家呆的时间长。再说,我这么个大人,总不能搬着一箱酸枣汁上去吧,就把两厢都搬上去了。你看你就为了这不值几个钱的破东西,还当着孩子胡咧咧……”彭长宜越说越气,便坐在沙发上,懒得看她。

  沈芳听了彭长宜这话,一时竟没得说了,自知错怪了他,但是她没人认输的先例,就装硬地说道:“我就是要跟孩子咧咧,省得以后她分不清是非。”
  彭长宜看了她一眼,没有理她,而是跟娜娜说:“去,洗洗脸,咱们走。”
  沈芳自知理亏,就低头领着娜娜出去洗脸了。
  进入盘山路的时候,也可能是娜娜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大山的缘故,她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小嘴不停地问这问那,彭长宜早就闭上了眼睛睡着了,只有老顾和她一问一答,三个小时的路程,娜娜居然没有睡觉。
  等彭长宜把女儿抱下车后,已是夜幕降临了。女儿对这个新环境尤其是见到这么多的解放军,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两只小眼睛不停地左顾右盼。
  吃完晚饭后,彭长宜领着女儿回到房间,女儿进了爸爸的屋子,围着爸爸的屋子转了一圈,然后天真地问问爸爸:“爸爸,你一人在这里住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啊,这里是爸爸的宿舍,当然是爸爸一个人住。”
  女儿又说:“你一人住为什么要这么大的床?”

  彭长宜说道:“这里是部队招待所,这里的床都是这么大。”
  “哦。”女儿点点头,她脱掉鞋,上了爸爸的床,站在床上,拉开了窗帘,因为爸爸曾经跟她说过,窗台外面能看见松鼠,她就问道:“爸爸,松鼠哪儿去了?”
  彭长宜说:“松鼠在树上睡觉呢,你明天早点起就能看见他们。”
  娜娜看见了窗台上摆着的核桃和花生,就说道:“这些核桃和花生是喂它们的吗?”
  “它们能咬得动吗?”
  “能啊,它们的牙齿非常锋利。”
  “那我明天要看看,看它们怎么吃核桃,然后就可以写松鼠吃核桃。”
  “对。娜娜,你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
  “我上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写完了。”娜娜说道。
  “那你去洗个澡,早点睡觉?”
  “我不洗,中午在家洗过了,来的路上没有出汗。”
  彭长宜感觉女儿像个小大人一样,说话逻辑性强,思维也清晰,有理有据,这一点很像沈芳。他就帮女儿把外面穿的裙子脱了下来,说道:“那你就睡觉,可以看会书或者看电视,爸爸要到外屋看个材料,好不好?”
  “好的,妈妈嘱咐我,不让我影响爸爸办公。”
  彭长宜笑了,说道:“爸爸不是办公,是看材料,给,这是电视遥控器。”
  “爸爸不看电视我也不看,我看书。”说着,就从书包里掏出几本故事书。
  彭长宜把她的书包放到了桌子上,就给她放好枕头,将台灯调到合适的光亮,说道:“看累了就睡觉,明天早起喂松鼠。”说着,又给女儿拿过从家里带来的毛巾被,让她躺下,盖好,摸着女儿的小脑袋说了声:“真乖,爸爸给你倒杯水去。”
  “爸爸,我不喝水了,喝多了该去尿尿了。”

  彭长宜说:“没事,你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不喝水会上火的。”
  “那好吧,用我的小水壶。”
  彭长宜就拿了她的卡通小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又从衣架上摘下自己的睡衣睡裤,走了出去。
  彭长宜洗完澡,穿着睡衣睡裤坐在沙发上,就掏出褚小强的那份材料,再一次仔细阅读,并不时的拿着笔在上面圈着重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