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找这种花姑娘,我还不如跟血手来一发呢。
  说实话,躺在血泊中的血手别有一番滋味。
  这些人说去,我唱反调,我说累了回家休息,蒋为民说董宁你别扫兴啊!我笑笑说我真不去了,不开玩笑,你们好好玩。
  我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蒋为民没强求。主事人没说什么,其他人也说不上什么。
  一起下楼,竟然看到了熟人,景文卿。
  因为喝酒了,景文卿叫了几个人来帮忙开车,送人去花天酒地。
  景文卿看到我一愣,挺长时间没见到了,对于老班长,我现在心里没什么想法。之前觉得他这个人实在不怎么样,现在经历了多了,人家有人家的选择,随他去吧。
  打了个招呼我就要走,没想到景文卿把我拉住,问我最近有没有空,想跟我聚一聚,我本想拒绝的,不过想到我最近也很闲。并且心情不是很好,便答应了,景文卿说后头给我打电话,我笑着点点头便走了。
  走之后我挺感慨的,景文卿一心向上爬,巴结蒋为民,可能别的同学看到他,会羡慕他,公务员,潜力无限,可我不会,我经历的太多,精彩的太多,追求的不同,越走越远。
  打车回了家,进了小区,走到楼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白子惠穿了一身黑,站在楼下,看到我回来,她悠悠的说:“董宁,你回来啦!”
  我不由的苦笑一声,这么晚了,白子惠一个人过来,很危险的,尤其她这么漂亮,让我好担心,另外,我很好奇她怎么躲开她妈的监视,我觉得白子惠妈妈现在有点丧心病狂,肯定不想看到白子惠来找我。
  真是极端啊!
  拒绝的那么绝情。
  追回的那么坚定。

  白子惠,这便是你的做事方法吗?
  我长吐出一口气,好似吐出一口烟,在黑夜之中,缓缓升腾。萦绕在我周围,一如我的心情,纠结。
  我点点头,说:“我回来了。”
  我很想问,你怎么自己一个人跑过来了,你这样不行,可是,我现在必须控制自己,不能表现出来关心。
  白子惠轻轻叹了一口气,说:“你喝酒了!”
  我点点头,说:“喝了不少。”
  白子惠说道:“是因为我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说:“只是应酬。”

  黑夜之中,白子惠一动不动,缓缓说道:“这么说你是忘记我了。”
  我轻叹一声。说:“说这个就没意思了。”
  白子惠说:“我算是明白之前你的心情了,我那时候那样对待你,你一定很绝望吧,不用说,我也知道,看到你,心里开心,可是你的态度,却又让人寒心。”
  我没说话,我害怕说话,害怕这样的白子惠。
  白子惠低下头,轻笑一声,说道:“不邀请我上去坐坐吗?”
  我缓缓的说:“太晚了,你该回去了。有人该担心了。”

  白子惠说:“你害怕我妈?”
  我说:“我不害怕她,你应该知道,我害怕的是...永远失去你。”
  白子惠说:“所以,你就抗拒我吗?什么话都不敢对我说吗?不敢坦诚的面对自己的心吗?”
  质问,我回答不上来,并且我也不想回答,这是个无解的局。
  我说:“你偷跑出来的吧,我给你妈打电话了。”

  白子惠笑了,说道:“董宁,你好幼稚啊!”
  我说:“是的,我很幼稚。”
  白子惠走到我面前,双眼直视我,说道:“你就不能回答我的问题吗?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她离我很近,又离我很远。
  我的嘴唇张开,又闭合起来。
  伤害,还是不伤害。
  好纠结,好难选择。
  站在我面前的白子惠,什么都不知道,她不知道我现在多想伸开双臂,紧紧的抱住她,低下头,亲吻她的嘴唇。
  我好怀念当初,现在只能想象,可当初这样的事很稀松平常。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我说:“白子惠,我没有在害怕什么,我只是累了,你的安全,我保证不了,我没办法跟你家里交代,我的压力很大,就这样,你应该明白了吧。”
  白子惠惨然一笑,说道:“董宁,你还真是绝情啊!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你会让我爱上你。”
  我低下头,不敢看白子惠那眼中一潭深水,我怕陷进去,出不来。
  “抱歉。”

  我只能这样说,好没用的回答。
  白子惠说:“你刚出院不应该喝酒的,伤的是你的身体,打扰到你了。我很抱歉。”
  说完,白子惠转身就走。
  我仿佛听到眼泪狠狠砸在地上的声音。
  我望着白子惠的背影,她很委屈,一步,两步,十步。
  控制不了了,我迈开了腿。
  我在心里说。我只是担心白子惠,我要看着她安全到家,这样我才能放心。
  突然,白子惠转过了身,她凶狠的跟我说:“董宁,你干什么?”
  我说:“我没干什么!”

  白子惠说:“你别跟着我了,你把我当陌生人,你变了,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了,以前的你会问我好不好,枪伤有没有愈合,可你没有,这是我们共同拥有的记忆,我们一起受的伤。你却这样冷漠。”
  话里有一股怨气。
  我明白。
  白子惠,我也不想表现的这样混蛋啊!可是,只有这样你才可能放弃我吧。

  我低下了头。
  血手说的没错,我不敢直面自己。
  “董宁,你抬起头,看着我,看我的眼睛。然后回答我的问题,你确定放弃我了吗?”
  我缓缓的抬起头,很难,脖子僵硬,看着白子惠的眼睛,更难,她眼中的感情太充沛。让我无法直视,但最难的是这个问题。
  我真的放弃白子惠了吗?
  是的,我放弃了,以为我为了她好,我这样安慰自己,可是我心里清楚,这句话有多么的可笑。白子惠说的没错,我只考虑了自己,没有考虑白子惠的感受,我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白子惠的身上。

  我想白子惠好好的享受生活,不要被我的破事打扰,这是自私的。离开我的白子惠会不快乐的。
  可是,那枪响,那一刻,实在让我记忆深刻,我只能自私。
  “是的,我放弃了你。”
  白子惠的眼中涌出泪水,毫无征兆。好似喷泉。
  她伤心她难过,然后她走了过来,紧紧的抱着我,白子惠在我怀里失声痛哭,我就算再铁石心肠,听到白子惠的哭声,早就融化了。

  足足哭了三分钟。白子惠松开了我,我的衣服已经被她哭湿,她的眼睛红红的,有些肿,白子惠扬起手,狠狠的打了我一记耳光。
  冷声说道:“董宁,我恨你的懦弱,我情愿那天你没有救我,死在那里,也比现在强!”
  说完,白子惠转身离去,她走的很快,头抬的很高。
  我注视着白子惠的背影,呆若木鸡。一动不动。
  魂不守舍的上了楼,心里反复的想,我做错了吗?
  没有答案,因为一切都不好说,白子惠现在难过,只是一时,可如果被我连累,遇到危险,那是一辈子。
  日期:2017-05-10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