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6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呀呀,下面都是水,下不去啊!我的手机怎么办啊!”大厨又钻了回来,一脸的沮丧。

  “刘叔,水淹到哪一层了?”我惊讶的问道。
  “哎呀呀,船长房间下面水都到腰了,哎呀呀吓死我了。”大厨应该是不小心踩到水里了,还有点惊魂未定。
  “嫩妈老刘卡带,你俩去船长那层甲板,房间里有什么拿什么,嫩妈一定要快!”老九没想到海水这么快就漫上来了,我往外看了一下,主甲板最前端还露在水面上,我们船尾所处的位置应该比较深,所以海水已经淹没了大半个生活区。
  “嫩妈老二,我们想办法去救生艇,找点有用的东西。”老九神情有些严肃。
  艇甲板的海水已经到了膝盖,水温估计在5摄氏度以下,我跟老九扶着柴油机的洋葱,小心的移动着,海上的风还有6,7级左右,稍微不注意我俩就有可能被刮到海里。

  “水桶,太平斧,渔具,火箭降落伞火焰信号,手持火焰信号,手电筒,日光信号镜,急救药箱,水手刀,探照灯,指南针,救生手册,雷达反射器。”我小心翼翼的清点着救生艇上的配置设备。
  “嫩妈老二,给压缩饼干拿着,我们这次不知道要在岛上待多久呀!唉!”老九叹了口气,把储物箱里的饼干递给我。
  “九哥,我们又不是没在荒岛上待过,叹啥气呀!”我想起了几年前我们三人流落到所罗门群岛一个无人荒岛上,幸福愉快的渡过那几日幸福的时光。
  “嫩妈老二,那是热带,这里可是北极啊!夏天都这么冷,冬天怎么过?”老九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肾虚已经摧毁了他的身体。

  “九哥,我们不能待那么久吧?”老九的话让我也有些恐慌,船长在弃船的时候已经发布遇险信息了,而且还给公司发报了,按理说这里应该经常有渔船经过,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获救呀。
  “大副,大副!”卡带在驾驶台侧翼的大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卡带,找到什么东西了?”我将救助艇里的这些装备打了一个大大的包裹,背到后背上,慢慢的爬回到驾驶台。
  大厨以前不愧是盗墓专业户,老鬼跟船长房间的东西几乎被他全部扫荡一光,大到被褥,小到零食。

  “哎呀呀,船长的保险柜太重了,我们抱不动。”大厨一脸惋惜的说道。
  几个人将右舷的救生筏抛到海水里,海水已经跟右舷的救生筏甲板持平,我们把从蓝宝石轮上找到的食物淡水还有一些保温用的棉被以及救生艇上的一些求生设备放到里面,几个人小心翼翼的登上救生筏,老九用水手刀割断缆绳,我们用力的划着桨,绕过南侧的礁石,将救生筏停在了长满苔藓的沙石上。
  “大副,这岛上有人住吗?”卡带估计想起了当初在刚菓差点被黑人爆菊的一幕,心里想着这北极的爱基斯摩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殊癖好,万一再喜欢深喉啥的,我们这些人不一定能满足的了呀。
  我抬头往外望了一下,面前是一片低洼的空地,两侧是遍布苔藓的砂石,低洼地段有一群不知名的鸟儿,正警惕的看着我们几个,鸟的身后是凸起的山脉,山脉上长着矮小的桦木,像大厨刚刮完的络腮胡子,一片青,一片白,一直延伸到山顶,而后面的景象被遮挡住了,看来这山脉应该是岛上地势最高的地方了。
  “九哥,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这里。”我拿出海图,指了指我们所处的位置。
  “嫩妈,要是能搞到地图就好了。”老九有些惆怅,我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拿着海图当地图用了。
  “九哥,根据比例尺来计算的话,我们距离西斯匹次卑尔根岛大概有6海里。”我用手掐算了一下我们与最近的陆地之间的距离。
  “大副,才6海里呀,我们一个小时就冲过去了。”卡带很兴奋的说道。
  “卡带,这么大的北风,救生筏根本不能用。”我皱了一下眉头道。

  “嫩妈老二,朗伊尔城在什么位置?”老九把海图摊开,开始寻找我们此次的目的地。
  “九哥,朗伊尔城在北面呢,距离我们直线距离最少要200海里。”我叹了口气,忽然又想起了在新奥尔松的华夏北极勘测站,紧接着想到了一心为国尽忠的船长,刚才我们在登陆的时候我感受了一下海水的温度,船长他们估计已经冻死了。
  “哎,要是救生艇能放下来就好了。”我回头看了一眼挂在蓝宝石轮侧舷摇摇欲坠的救生艇,如果现在有电能把它放下来,我一定会选择回去搜救他们。
  “嫩妈200海里,也就是380公里,嫩妈怎么这么远。”老九小声嘀咕着。
  我们现在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想办法穿过这条海峡,到达斯瓦尔巴特群岛的西斯匹次卑尔根岛,之后再步行走到我们的目的地新奥尔松或者是斯瓦尔巴特群岛的首府朗伊尔城,然后握紧北极考察站站长的手跟他道歉,说由于天气的原因,我们船不小心沉没了,耽误他们的大事儿了,不过这个选择基本上是十死无生,我们估计海峡都过不去就挂掉了,所以被我们一致拒绝了。
  第二个选择就是我们暂时住在小岛上,等待过往的船只以及飞机发现我们,将我们救回去,不过回国后估计追悼会都开完了,我倒还无所谓了,大厨如果发现自己处丨女丨膜被手术钳戳破的媳妇改嫁给了当初做手术的医生,会不会一时悲痛挥刀自宫了?不过这个选择死亡的概率比较低,这里又不是热带,没有猛兽野禽,救生艇上的压缩饼干和淡水当初是准备的20人份的,省吃俭用的话估计能撑到下个月,船长房间里的两箱干吃面也能凑合一阵子,更重要的是大厨还搜寻到了10条红双喜,精神上以及生理上的粮食暂时都是充足的,我们还拥有防寒服以及棉被褥子等等可以抵御寒冷的物资,此刻如果能有WIFI的话,岂不是相当于来北极度假了么。

  “大副,船长他们怎么办?我们还回去救他们吗?”卡带的话像一把尖刀插入了我的心脏。
  “嫩妈我们爬到山上去,拿望远镜看一下,能看到他们的话再想办法,如果看不到,嫩妈生死随天,不能强求。”老九心里应该也十分的悲痛,但他也深知此刻我们的能力有限,救生筏本身没有动力,靠我们划桨的话,这么大的风浪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鸟群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哄而散,我们往前一走,鸟儿就会跳跃到一旁,给我们让出了一条整齐路,远远看过来,它们好像是在夹道欢迎我们一般。
  “九哥,这些鸟都不怕我们,看来这岛上应该是没有人存在了?”我有些失落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地方冬天零下40多度,嫩妈在这住不冻成腊肉了吗?”老九说完话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哎呀呀,还好现在是夏天,我这人可最怕冷了。”大厨也打了一个喷嚏,把羽绒服赶紧又裹紧了一些。
  日期:2017-09-1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