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6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副,现在这个风浪你也看到了,这哪里是跑船啊,这是在玩儿命啊,当初我说不能来这里,船长非说夏季,夏季,”老水手一边唠叨,一边退了回去。
  “什么东西!怕死别他妈跑船呀!”我边骂边踢开房间门,心想你们几个把老子心情都他妈搞坏了。
  我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拿出救生衣穿在身上,一头扎进了沙发里。
  “我日,这次真是不太妙啊,他妈的这风浪已经刮了3天3夜了,一点听的迹象都没有,船长说的切断气压没形成,这也就意味着气压的威力又增加了,我们越往北走,风浪只会越大,现在阵风已经11级了,如果风力超过12级,我们才1万多吨啊,跟片树叶有什么区别!”我紧张的看着天花板,心想这次莫不是真的要完蛋了?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风浪竟然渐渐变的小了一些,我看了一下时间,该吃午饭了,快步跑向驾驶台,航速竟然达到了10节,按照这个速度,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抛锚了呀!
  “大副,你看看,你看看,低压没了,这是切断低压!”船长高兴的都快哭了。
  “嫩妈船长,我们现在在低压的中心,肯定没有等,嫩妈开出去吓死人。”老九突然插话道。

  “没关系,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就能抛锚了,一水,打电话给机舱,全速前进。”船长的表情整个的松了下来,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跟老刘穿好保暖的衣服,又套上雨衣,去船头将锚备好,两人待在餐厅里,等待船到达锚地后抛锚。
  果然不出老九所料,蓝宝石轮冲出低压中心之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超级大浪,前几日有雾,只能感觉到船十分颠簸,并为有什么害怕,可是现在雾全散了,蓝宝石轮不停的像炮弹一样扎进海里,又不停的从海里钻出来,我跟老九把住侧舷的窗户,故作镇定的往外看着。
  “九哥,这浪真大哈。”我此刻已经开不出什么玩笑来了。
  “嫩妈老二,咱这锚备的不太好呀,你看,锚链放的有些多了。”老九指着舷窗外对我说道。

  “是放的有点多了呀!”我顺着老九的目光看去,船头的锚链怎么都已经下水里了。
  “卧槽!九哥!卧槽!船头,船头怎么掉了!”我这才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蓝宝石轮的船头竟然被浪打掉了!
  “嫩妈!快穿救生衣!”老九扔掉手里的烟,从餐厅的抽屉里掏出救生衣,俩人边穿边往驾驶台跑去。
  三副船长已经懵逼了,船长用手指着船头,张着嘴看着我“大,大大大副,船,船,船头没了”
  “船长,我不瞎啊,现在怎么办啊!”我不停跺着脚,这把在来一个大的浪,我们就该下海了。
  “弃船!二副拉警报弃船!”船长从驾驶台橱子里掏出救生衣,开始往身上套。

  二副拉响了七短一长的弃船警报声。
  “大副,赶紧准备一下放救生艇!”船长悲怆的看着我。
  “船长,这么大的风放救生艇不是等于找死吗?”我惊讶的看着船长,这是最基本的理论知识呀呀,我们这种敞开式的救生艇在这种风浪下能放到海面上就已经是个奇迹了,船员们根本就不可能登上去呀!
  “哎呀呀!哎呀呀,你们都不知道哎,我刚才洗碗,你猜我看到什么了?我看到了一个船沉了,就剩船头在外面露着,就在咱们船后面,哎呀呀,可乐死我了!”二副的警报刚发了一半,大厨突然钻进了驾驶台,开始手舞足蹈的给我们讲述他刚才看到的一切。
  “大大大厨,那是我们的船,船头。”卡带的眼睛瞪着大大的,用手指着驾驶台玻璃前方,眼神里的惊恐溢了出来。
  “哎呀呀。”大厨看到甲板上一马平川,瞬间晕了过去。
  “船长,不能放艇啊,太危险了,我们现在半载,压载舱全部破了都没有事儿,更何况只是掉了一个艏尖舱啊,就算是一号货舱灌满了水,理论上来说我们也不会沉的,船长,我们还是在大船上待着吧。”我试图用理论知识来劝说船长。

  “大副,现在的海况不能放艇了,所有人穿好防寒服,趁着船现在还没倾斜,把救生筏扔海里去。”船长没有回应我的话,他似乎心里再想小样就你这样的给我讲理论?
  二副这辈子估计都没有演习过,按个弃船警钟按了都快有半个小时,好在这一段时间风浪变的小了一些,要不让我们都喂王八了。
  “嫩妈船长,这么大的风,这么冷的天,嫩妈下去基本上就没了!嫩妈这船就是头掉了,没事儿呀。”老九看着船长。
  船长一时间也有些犹豫,他已经不太敢相信理论了,船头焊接的不牢固,也就意味着全船的焊接都不会很牢固,蓝宝石轮随时都有可能在中间断掉,但是船长也知道在这种天气下待在救生筏里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活的希望了,他有些后悔刚才说出弃船的口令。
  所有人其实在前一天就已经做好了弃船的准备,大家几乎都把救生衣摆到了桌子上,现在真的弃船警报突然响了,倒还是种解脱了。

  “船长,船长还有1海里就到锚地了,我们再坚持一会,课本上说了,不能轻易离开大船啊!”我看船长有些动摇,赶忙又劝道。
  “船头都没了,抛什么锚!船长我们快放救生艇吧,这里不能再呆了!”老水手穿着厚厚的防寒服,像个红色的海狮,昨天被我呛了一顿,今天终于用生命给找回来了。
  “船长,你看我们能看到小岛了!”我指着近在咫尺的南叫到兴奋的高喊道。
  “吱吱吱”驾驶台的一号货舱污水井水位突然开始报警。
  “船长!货仓进水了!”二副说话的时候嗓子里像塞了一根生*器。
  “快,快弃船!二副,你他妈的别按警报了,赶紧发广播!”船长发现轮机部的人竟然还没有人来驾驶台,有些气愤的大叫道。
  “所有人注意,所有人注意,携带防寒服来驾驶台,准备释放救生筏!弃船啦!弃船啦!”二副一边流眼泪,一边在扩音喇叭里大喊。
  “大副,水头,我是船长!按应变部署表来!弃船!”船长的眉头皱的像竖起来的妊娠纹。

  “船长,我们要不要发封电报给公司?”我还是觉的弃船不太妥当。
  广播完毕后没有1分钟,驾驶台挤满了穿着红色防寒服的船员。
  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弃船是一副什么景象,船舶横倾40度,或者已经沉没,又或是被别的船撞成了碎片,我从来没想过我们是在大船根本没有要沉没迹象的情况上选择弃船的。
  “三副,一会拉开滑脱环,把两个救生筏释放下去,所有人保持垂直入水,捂住口鼻,登上救生筏之后,割掉首缆,驶离难船,大家尽全力往岛屿方向划!”船长有条不紊的对大家说着注意事项。
  “船长,我们离小岛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距离了,能不能尝试抢滩?抢滩不成功我们再弃船不行吗?”我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船长,我还是想最后能争取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