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895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要找她的话,估计直接过去就可以。
  想到这里,我也不多停留,直接抬脚进了监院。
  此时正是监院正热闹的时候,院里面到处都是出工的犯人,她们排着松散的队伍,脸上带着麻木的表情,有气无力的喊着号子。
  我皱了皱眉,看到平常空荡荡的监院此时如此拥挤,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院子里面的犯人少了些,我才开始往里面走。
  只要我一出现在这里,就像是白纸上突然多了一个墨点,异常的显眼。
  所有犯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即使我在监狱已经待了将近一年,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她们的眼神特别的怪异,就像是要一口口把我吃了一样,让我感觉浑身不舒服。

  “苏科长,忙着呐!”
  一个圆脸的狱警笑眯眯的跟我打招呼,她的身边还有一个脸有点方的狱警,不过她好像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
  对于这个圆脸狱警,我不是特别熟,只是好像在哪里见过一两次。
  “嗯,你们出工啊。”我笑着跟她们点了点头。
  “苏科长就是有责任心,太敬业了!”她冲我伸出了大拇指,一脸赞叹的说:“刚一上任就过来了解情况,真上进啊!”
  “呵呵,哪里哪里。”我摆了摆手,她这样赤裸裸的吹捧让我稍微有点不习惯。
  看来我这个生产科的副科长还是有点用的,如果是之前姚监放话要打压我那个时候,这些人鸟都不会鸟我。
  跟她们寒暄了几句,这两人就带着犯人们离开。
  由始至终,那个脸有点方的狱警都没跟我说过话。
  我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这个圆脸狱警对我十分热情,还说让我有空让我去她那里指导指导工作,可到了最后,我都不知道她是哪个监区的人...
  告辞之后,我转过身刚走了两步,却发现自己的鞋带开了,于是我连忙蹲下身子准备系上。
  可我刚刚蹲下,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
  “你跟苏叶那么热乎干什么啊,不怕被姚监知道了,让咱们孙大给你小鞋穿?咱们孙大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
  我的眉头微微一挑,说话的应该就是刚才方脸的那个狱警...

  “苏叶怎么说也是生产科的副科长,跟他关系近点也没坏处,别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嘛!”
  这是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圆脸的狱警。
  “嘁,你傻啊!”方脸不屑的说:“你还没听说么,苏叶在生产科就是个花架子,根本就没实权!听说他已经被架空了,连人都指挥不动,你还跟他套什么近乎啊!”
  “嘿嘿,我知道...”圆脸轻声说:“之前就已经听说了,大家不是都在传...我这不是习惯了么,见到他本能反应的就上了。”
  “你这小浪货,是不是还想着跟苏叶发展一下啊。”方脸戏谑的说。
  “哎...要是苏叶现在有点实权,我还能考虑一下,可惜啊...他现在就是个在空架子,我干嘛要倒贴他啊,嘿嘿。”

  “得了吧你,就苏叶那身材长相,你还不得上杆子扑上去啊!”
  “哈哈,还是你了解我...嘘,小点声,别让他听见了...”
  “听见就听见呗,反正他现在混的那么惨,还能把咱们怎么样啊...”
  我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嘴角不禁抽了抽,我还以为当上生产科副科长之后,我的地位上升了些,看来是我想多了...
  我匆忙在监院里面穿行,一路看见的人不少,但是基本上都对我视而不见。
  这也更加佐证了我在监狱中的地位,比之前也差不了太多...
  不用说,这又是姚监她们搞的鬼。
  她们肯定不遗余力的在监狱黑我,想要把我搞臭,让我在监狱里面彻底孤立,无人理会。
  可惜啊,她们这种小手段,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到了七监区的门口,我伸手将铁丝网门刷开,抬脚走了进去。
  监舍楼的大门大敞四开,这倒是省了我再刷卡的功夫。
  我抬脚走进监舍,刚一进门我就皱了皱眉。
  一股说不出的味道登时充斥我的鼻端,那味道就像是有点臭了的咸鱼,差点熏的我直接仰过去。
  监舍里面的味道确实不太好闻,我刚来的时候也有点不习惯,可经过这么长时间,我已经差不多适应了。

  不过,七监区这监舍,味道却格外的浓郁!
  那种浓度的对比,就像是韩国清酒跟二锅头的区别。
  “这也太惨了点,真不知道七监区的干警们是怎么在监舍里面待的...”
  我喃喃自语了一句,皱着眉迈步走了进去。
  转过一个拐角,就是七监区干警们的办公室。
  我探头向里面看了看,发现办公室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不禁撇了撇嘴,心说七监区这干警的心也真够大的,把一屋子的犯人仍在这里面,自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要是被领导发现,扣钱都是最轻的。
  我在办公室里面坐着等了一会儿,想等着人回来,我在进监舍里面去找孙江甜,可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人来。
  这七监区的值班干警是真够可以,要是万一出点什么事故,她的责任都够她脱制服的了!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眼看着日头都偏西了,我心说不能再等下去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那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到这里?
  我在屋子里面转悠了两圈,在室内监控台旁边找到了监舍门的钥匙。
  犯人住的屋子跟干警的办公室之间有一道铁门拦着,平时这铁门都是锁上的,为了防止犯人从门里面溜出来逃跑。
  我拿着钥匙,顺利的打开了栅栏门。
  咔哒...
  我将铁门拉开,抬脚就走了进去。
  监舍里面的味道比外边还要浓一点,这让我本就敏感的鼻子更加难受。
  我强忍着这种不适感,向着监舍的深处走去。
  监舍的走廊很深,走廊的两侧遍布着一个个监舍。
  跟其他的监区不同,以我待过的四监区为例,四监区在出工的时候,监舍基本上是空的,没什么人在里面,可这里却不是...
  七监区的监舍基本上每个都有犯人...
  而且,这里的犯人也跟其他地方的不一样...
  别地方的犯人,看起来还有几分正常,虽然一个个也面黄肌瘦,麻木不仁的,但好歹还算是正常人。
  可这里的就不是了...
  这里的犯人,一个个简直没法看...
  各种奇形怪状的,让我怀疑自己来到了精神病院...
  在路过第一个病房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人正在不停的用头撞墙!
  她磕的自己的头砰砰直响,墙上甚至都出现了斑斑血迹!
  还有几个人,正在床上坐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们的嘴里面念念有词,一看就是精神可能有些问题。
  不过也可以理解,在这种地方,待的时间长了的话,或多或少的可能都有点精神不太正常。
  我一路走来已经路过了七八个监舍,但里面都没有孙江甜的踪影。
  日期:2017-05-1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