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9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皱起了眉头,有些没听懂他的意思。
  此时我心里也没有多少耐心了,徐林此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跟我又有宿怨,杀他搜魂。我心底并不会有任何负担。
  但还不等我动手,徐林又开口了,“短短数年,你就有了如此修为,肯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造化吧?周易,说句实话你可能不信,当初我听到你的名气传遍整个玄学界的时候,心里其实挺兴奋的,怎么说你也是我们深圳分会的,我这个会长虽然跟你不和,但也与有荣焉。只是你修行速度过快,一路走的太过顺利,难免会有些少年天才的通病……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很大,总有些你不知道的人、你不知道的势力存在,这些人或者势力,可能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很多时候,危险就潜伏在你看不见的角落里……”

  我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心里也开始有些疑惑起来,这徐林,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一大通,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不客气的打断了他,“徐林,我的耐心有限,你莫要再废话,说与不说,你马上给我个答案。”
  徐林这时候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恐惧,平静的看着我,开口道,“行,那我就告诉你,你听好了……”
  他终于要说了,我心里也是微微紧张起来。只是徐林说到这里,脸上却忽然涌出一种奇怪的笑容,目光直直的看着我。缓慢道,“只要我说出这件事情,甚至冒出要说出这件事情的想法,我马上就会死掉……呵呵,周易你明白了吗?你明白……了吗?”
  他一边说着,嘴里忽然涌出大股鲜血。这鲜血是如此之多,几乎一瞬间就把他整个胸口的衣服都浸透了,然后蜿蜒而下,一直流到地面上,继而在他脚下蔓延出去,铺出了一滩猩红。
  “嗬……嗬……”徐林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他张大着嘴巴,嘴里却只能发出一丝极其细微且没有任何意义的声音,最终,他往后一靠,身体瘫软在椅子上,就此气绝身亡。直到此时,他的眼睛还牢牢的盯着我。不愿闭上。

  这整个过程中,我都呆坐在他对面,没有任何反应。
  徐林……他怎么就死了呢?
  许久之后,我才慢慢平静了下来,眉头锁的更紧了。
  临死之前,徐林的话里已经告诉了我原因。很明显,他是被什么人控制了,玄学界内,我也曾听闻一些术法,类似于道心起誓,但却要霸道的多,对人使用之后,可以控制他的思维,你不想让他透露出去的话,只要这人说出,或者脑海中冒出准备说出这些话的想法之时,就会瞬间发作,直接将其置于死地。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术法。具体我不太清楚,但至少也得到天师境界才能接触。

  徐林说的那些“我不知道的人”、“我不知道的势力”,显然就是指控制他的人或者势力,而从他字里行间的意思,很明显就能猜出来,这些人或者势力。肯定是针对我的。否则徐林也不会专门告知于我,更不会说什么“危险就潜伏在你看不见的角落”。
  从当初殷商王陵之行后,玄学界里便处处有我的敌人。所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我虽然一直躲着,但心里其实并不担心,因为这些敌人都离我很远。尽管听起来名气很大,什么龙虎山,什么陆家,可只要我隐藏不出,他们并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威胁,就拿龙虎山来举例,上次虽然把我逼的逃窜到尸阴宗,但最终结果却是追杀我的那几个天师通通死在了祭祀恶灵的手底下,而我并未有什么损伤,反而还因祸得福。

  只是这一次,情况显然不同。
  我在明,敌人却在暗,甚至我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敌人显然已经渗透到了我的身边,甚至知道小鼎。
  我得知小鼎对我意义不凡,还是不久前在尸阴宗里祭祀恶灵告诉我的,回来之后,没用多久,我便前来取这枚小鼎,尽管如此,还是被徐林赶到了前面,由此可见,那隐藏在暗中控制徐林之人,对我有多了解!
  很难想象,除了知道小鼎,他们还知道些什么。
  看着眼前徐林的尸体,我呆坐了许久都没有起身,脑海中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那些人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我的巫炁修为?小金的太岁身份?玉环内的真龙脉?胖子父子?蛇灵?瞳瞳?甚至是姽婳?
  这些问题只靠空想不可能得到答案,但一番空想,也让我明白了现在我所惧怕的东西,或者说是我所拥有的东西。
  自父母故去,我所拥有的,也就是这些了,被我珍视的也只有这些。
  只是,这些还不是我最为惧怕的。我最惧怕的。是我身上一直隐约浮现的那虚无缥缈的命运。
  所谓帝喾的身份、殷商王陵内那如梦似幻的经历、从一早就在我身边出现的南宫等人。这种种一切,云里雾里围在我的身边,组成了一重又一重的谜团。

  对一个人来说,最可怕的不是失去别的什么东西,而是失去自己。很多时候,我隐约会有一种感觉,我不是我,我不是周易,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哲学三大问题中的第一个便是“我是谁”,对别人来说,或许这个问题只停留在哲学层面,但对我来说,这个问题就摆在表面,摆在现实之中。很多时候,我都不会多去想,但这不代表我会遗忘。那种种一切,一直横亘在我心头,片刻都不敢忘却。每次想起来,我心里就无比沉重,就像徐林说的那样。我很危险,我自己能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只是我不知道危险从何而来,又会以何种方式出现。

  我手里有剑,面前却看不到敌人。这让我非常无力,甚至无助。
  我必须以极大的勇气克制自己,才能不让内心的恐惧爆发出来。
  呆呆的也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天才完全暗下去之后,我才站起身来。跟往常一样,这一次,我依旧把恐惧压抑了下去,面对不知藏身于何处、甚至我根本无法理解的危险,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房间里充斥这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让人闻之欲呕,我先过去打开窗子,衣袖一挥,猛烈的道炁瞬间涌出,化作一道狂风,卷起屋内浑浊的气味,刮飞到窗外,清新的空气从窗外交互而来,血腥味儿瞬间全部消失了。
  至于徐林的尸体,却不能往外面一丢那么简单,更不能就这么留在这个酒店里。我将他身下的椅子移开。把尸体平放到地上那滩血泊中,然后指尖凝聚道炁,在空中舞动几下,凭空勾勒出一道符箓。
  这符箓乃是最简单的烈阳符。当初我实力尚在寻龙境界之时,烈阳符是我手里唯一具有攻击力的符箓。不过对此时的我来说,这种符箓自然不算什么攻击符箓了,我将其画出,不过是利用其中的爆裂阳气,化掉徐林的尸身罢了。
  我手指一挥。烈阳符便化作一道流光扑到徐林的尸身之上,片刻之后,一道无形火焰从他的尸体上燃烧而起,紧接着,他的尸体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融,化作袅袅青烟,飘散到空气之中,地上连一丝残渣也没有剩下。
  日期:2017-05-10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