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建林最终还是忍不住,低声道:“这是一个秘密,蒋竹君跟某个领导关系密切,可能是担心影响到领导的仕途,所以毅然辞职……”

  景惠是非地小声问道:“你的意思是她跟陈……”
  严建林摇摇头,说道:“你把蒋竹君想的也太没层次了吧?”
  景惠惊讶道:“怎么?陈还算层次低?你说,究竟是谁?”
  严建林似乎也意识到这种事情很忌讳,摆摆手说道:“这话就到此为止吧,反正我是再也看不见梦中情人了……”
  景惠白了男人一眼,哼了一声道:“最后一个问题,你说,为什么陆建民的同案会跟他在同一时间自杀?”

  严建林叹口气道:“说实话,这确实是一个谜,但不管怎么样,我倒是很佩服这个女人,我们那里流传的版本是,周怡为陆建民殉情而死,听说,连监管医院的那些病犯都被感动了……”
  “你相信这种说法?”景惠问道。
  严建林端起酒杯干了一口,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因为没有别的解释,她又没判死缓,待个十几年总还有出来的希望,家里有老公女儿,你说为什么要自杀呢,并且跟陆建民同时自杀……”
  景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确实令人费解……说实话,陆建民的行为也颇为怪异……哎,实话告诉你,我想写一本有关陆建民的书……

  他现在可是成为热点人物了,我听说因为他的关系,整个岭南省的官场都为之震动,我这本书写出来的话一定畅销……”
  严建林警告道:“你可要注意,有些事情和有些人千万不要碰啊,搞不好要犯错误……”
  景惠笑道:“我不过是想写一个罪犯的心理历程,对世人还有警示作用,怎么会犯错误?我心里有数……”
  就在这时,景惠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没有接,直接挂断了,笑道:“不谈你们那里的事情了,今天看在你的友谊的份上,我一条龙服务,走,找个地方OK一下,我还约了几个朋友……”
  严建林赶紧站起身来,笑道:“算了,你可别害我,现在风声紧,那种场合我还是不去为好,你去玩吧,我先回去了……”
  景惠笑道:“吆,原则性很强嘛,既然这样,我就不拉你下水了……不过,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经常电话联系啊……”
  严建林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那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的书出版以后必须第一时间送我十本,并且扉页上还要题字。”
  景惠嗔道:“八字没一撇呢,先别替我张扬出去啊……”
  严建林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来,小声说道:“对了,我今天还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有个人要来W市给陆建民料理后事了,既然你想写一本关于陆建民的书,这人你肯定感兴趣……”
  景惠果然感兴趣,马上凑过去低声道:“什么人?该不会是他的儿媳妇吧?”

  严建林笑道:“一猜就中,不过,好像还有陆建民的其他亲戚……”
  景惠问道:“人已经到东江市了?”
  严建林说道:“那我怎么知道,你这个大记者难道在公丨安丨系统没有朋友吗,这件事肯定是他们负责操办,你一打听自然就知道了……”
  两个人在酒店门口分了手,看着严建林搭上一辆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中,景惠这才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冷冰冰地说道:“刚才说话不方便,什么事?”
  只听一个男人在电话中说道:“我就是告诉你,那个有关陆建民的专题片暂时不能发……”
  “为什么?”景惠气愤地质问道。
  男人压低声音小声说道:“我跟市公丨安丨局主管宣传的部门联系了一下,他们说这件事还在调查之中,所有媒体只能转发法制报的报道,我们电视台又没有现场的画面……”
  景惠打断男人的话说道:“我不是采访了监管处处长陈伟吗?”

  “那个审核也没有通过……我的意思是,有关陆建民的新闻还是往后放一放,等到事态进一步明了之后再做深度报道……”
  景惠质疑道:“那时候别的媒体都已经报道了,还算什么新闻?你到底什么意思,最近怎么老是跟我的选题过不去……”
  虽然景惠说话很冲,可男人还是一副低声下气的语气说道:“小惠,你不懂政治,我们还是别趟浑水……
  这样吧,下个星期博源投资公司就要举办年会,这个美差我就让你去,吴法名这个人出手大方着呢,红包起码四位数……”
  景惠哼了一声道:“你自己去吧,我不稀罕……对了,陆建明的儿媳妇就要来给公公料理后事了,我想做个专题采访,你公丨安丨局狐朋狗友不是多吗,帮我安排一下……”
  男人笑道:“这就要看你采访的角度了,如果是谈以前的案子,我没意见,毕竟都已经有定论了,只要别扯这次事故就行……另外,人家是不是接受你的采访还不一定呢。”
  景惠固执地说道:“我不管,你替我安排……”

  男人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你晚上来公寓吧,咱们商量一下……”
  景惠哼了一声道:“那要看你的表现,等着吧……”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钻进了停在那里的一辆林志轿车。
  转眼陆鸣在博源地产公司上班已经二十来天了,再过几天就是公司法定的发薪日子,根据从季婷那里打听来的消息,下个月转正几乎是铁板钉钉子的事情,一切都顺利的令人生疑。
  最重要的是,通过一段时间以来的暗中观察,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监视的迹象,他不相信是自己看走眼。
  因为,每天大清早从卢家湾乘坐第一班公交车的时候,车上几乎没有什么乘客,要是有人跟踪怎么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也许,一切都结束了,那天在卢家湾派出所的审讯应该是丨警丨察对自己的最后一次试探,实在从自己身上榨不出“油水”他们还能怎么样?总不至于无聊的每天派人给自己当保镖吧。
  虽然陆鸣对自己的判断还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可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稍稍松弛一下了。
  何况,从看守所出来也就一个月的时间,按照财神的要求起码要坚持三个月呢,有的是时间搞清楚丨警丨察是不是真的解除了对自己的怀疑。

  反正眼下有了工作,起码不愁温饱,只当财神的遗嘱压根就不存在,即便丨警丨察还在秘密监控自己,时间最终会让他们对自己失去兴趣,到那个时候……
  不过,到那个时候究竟要怎么样,陆鸣自己也不清楚,除了确定财神肯定为自己留下一笔钱之外,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而那笔钱虽然对他有着莫大的诱惑力,可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胆子去拿,一想到卢家湾派出所那个丨警丨察的警告,心里就怕怕的,那感觉就像自己是个贼似的,一旦在起获隐藏的赃物时被抓个现行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管怎么样,只要自己没有实质性的行动,丨警丨察就不能给自己定罪,毕竟心里面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算犯罪,否则,世上就没有无辜的人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连串利好消息让陆鸣的注意力暂时离开了财神的遗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