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建林又自斟自饮了一杯,尽管十几年没有来往了,可毕竟曾经是同学,刚见面的拘谨早就没有了,他见美女同学听得津津有味,那话匣子哪儿还能打得住。
  “法院判了缓刑,不过,我怀疑是陆建民在背后帮忙,要不然起码判三四年……”严建林猜测道。

  “你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吗?”景惠问道。
  严建林笑道:“怎么?你不会是想从他那里挖点陆建民的素材吧。”
  景惠也不否认,笑道:“碰碰运气罢了。”
  严建林遗憾地摇摇头说道:“这小子是个‘南漂’,连个固定住址都没有,我只知道他以前打工的厂子……”
  见女同学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马上又说道:“不过,你要是真想找他的话,我可以替你想想办法,缓刑人员出去之后一般都要去指定的监督机构报道,我明天回单位帮你查查就知道了……”
  景惠点点头,端起酒杯跟严建林碰了一下,浅浅抿了一口,然后继续问道:“那现在究竟查清楚没有,陆建民究竟是怎么死的?”
  严建林说道:“听说是吃了什么药……现在他们就是想搞清楚药是谁交给陆建民的……其实,根本不用查,药肯定是内部人员提供的,不过,别想会留下什么证据,查也是白忙活……
  不过,王振良可倒霉了,不管查出来是谁干的,他都要引咎辞职,不追究他的领导责任就万幸了,我听说他已经停止工作了,现在医院暂时由一名副院长代理院长职务……”

  说到这里,严建林忽然长叹一声,说道:“可惜啊……”
  景惠笑道:“怎么,你是在替陆建民可惜?”
  严建林端起酒杯一干而尽,哼了一声道:“我怎么会替他可惜,说实话,陆建民也算是死得值了……不过,也算可惜,搞了这么多钱没命花……”
  说着,冲景惠暧昧地一笑,说道:“我可惜是监管系统第一美人因为这件事被隔离审查了,听说她已经打了辞职报告,今后在大院里再也见不到她的倩影了……”
  景惠笑道:“你还挺色啊……什么人让你如此感叹啊……”
  严建林笑道:“开个玩笑……不过,蒋竹君确实是我们看守所的一道亮丽的风景……说起来也可笑,有些年轻的管教为了到隔壁看一眼蒋竹君,故意装作头痛脑热的去那边打针,不惜把自己当成病犯……”
  景惠笑道:“这么夸张啊,那她怎么突然辞职,还被隔离审查,难道跟陆建民的死有关?”
  严建林说道:“这谁能说得清楚,据说,陆建民死后,医院所有的管教医生和护士,只要和陆建民有过单独接触的,都被列为嫌疑人……
  不过,根据内部调查以及监控记录,实际上在一个月之内单独和陆建民接触过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院长王振良,另一个就是美女蒋竹君……

  可人家都有合理的解释啊,王振良的说法是,在陆建民第一次自杀之后,为了稳定病犯情绪,他曾经在晚上值班的时候找他谈过心,这也是他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
  而蒋竹君也有单独和陆建民在一起的理由,那天晚上刚好她值班,陆建民突然房颤,她只好把他带到治疗室做心电图……
  反正,不管是王振良或者蒋竹君,既没有证据说他们跟陆建民的死有关,也没有证据说无关,这件事本来也就到此为止了,可没想到紧接着医院又出了一件大事……”
  “哦?什么大事?”景惠顿时又来劲了,赶紧帮严建林斟满酒杯。
  严建林抬起头想了一阵,说道:“好像是在陆建明死后没多久吧,监管医院的一名打杂犯人在清理工具房的时候,竟然在一堆砖头中发现了一部手机,这下整个看守所都炸锅了……

  你可不知道,在看守所发现手机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并不比陆建民的死来的轻,同样属于重大责任事故。
  何况,调查人员马上就把这部手机和陆建民的自杀联系到了一起……搞的监管医院人心惶惶,人人自危,甚至开始互相猜疑。”
  “那手机上发现了什么线索吗?”景惠忍不住打断严建林问道。
  严建林摇摇头说道:“手机里面没有卡,肯定是已经处理掉了,不过,就算是一个手机壳,这件事也应够王振良喝一壶的了……”
  景惠失望地说道:“没有手机卡,等于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严建林忽然凑近景惠,小声道:“虽然没有发现线索,但是基本上可以肯定,陆建民一直跟外界有联系,同时也确定监管医院有内鬼,并且一直干着吃里扒外的事情……
  你可能也听说了,陆建民之所以没有被判死刑,完全是因为被他藏匿的那笔巨款,他的判决早就下来了,为什么迟迟没有让他去监狱服刑,实际上,有关方面一直在暗地里查找那笔钱的下落……”
  景惠说道:“这下好了,这笔钱被陆建民带进棺材了……”
  严建林摆摆手说道:“如果没有发现这部手机,也许可以这么想,但是,在发现这部手机之后,可供想象的空间就大了。
  虽然陆建明的老婆儿子都死了,可别忘了,他还有孙女呢,还有亲戚呢,社会上还有他以前的同伙呢,陆建明可是零口供,他的同伙并没有被一网打尽……”

  “你的意思是,陆建民临死之前用这部手机跟外界的某个人留下了什么话,并且有可能牵扯到那笔巨款?”景惠也小声问道。
  严建林点点头说道:“如果我负责这个案子的话,肯定会这么想……要不然他一个活腻了的人,干嘛处心积虑、费尽心思要跟外界联络?”
  景惠不自觉地端起酒杯缓缓喝掉了里面的残酒,沉吟了好一阵,忽然笑道:“建林,没想到你在看守所还是一个消息灵通人士啊,按道理说,看守所和监管医院是两个单位,他们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严建林笑道:“就是隔着一堵墙,监管医院那边放个屁,我们这边马上就知道了……对了,景惠,我可把丑话说前头啊,今天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完全是因为我们同学的友谊,到时候可不能出卖我啊……”
  景惠开玩笑道:“现在才知道害怕啊,来不及了……”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刚才说那个美女叫什么……蒋竹君?”

  严建林笑道:“怎么?难道你对美女也有兴趣?”
  景惠挑衅似地一仰脖子说道:“那当然,怎么?不行吗?”
  严建林一脸坏笑,说道:“行啊,怎么不行,没听说都已经有女同志结婚了吗?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介绍啊……”
  景惠摆摆手说道:“别瞎扯了,跟你说正经的,她难道辞职就能躲过调查吗?”
  严建林也疑惑道:“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根据我的分析,蒋竹君要么肯定有事,在没有被抓到把柄之前干脆先脱身。
  要么就是监管医院的审查把她惹火了,说实话,像她这样的美女,把青春耽误在那种地方确实不值得,随便到哪里找个工作也不会一个月两三千吧……不过,也许还有第三种可能……”
  说完盯着景惠欲说还休的样子,景惠知道他是在掉自己的胃口,故意不催他,而是白了他一眼,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