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季婷忽然凑近陆鸣小声道:“哎,我听说你没拿到大学文凭,还有一段感人的故事,说来我听听……”
  陆鸣脸一红,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话题,目前对他来说凡是牵扯到过往的经历都是危险话题,很有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
  “哎,别提了……哼,该不会是李会计告诉你的吧?”陆鸣想蒙混过关。
  季婷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你倒是有为爱情拿绳子上吊的勇气……对了,有没有女朋友啊……”
  陆鸣没想到会扯到这个话题上,故作矜持地说道:“目前没有……你呢……屁股后面的追求着一个连吧?”
  季婷笑道:“我这么有魅力吗?哎呀,整天忙得脚不沾地,还真没想过这码事……”
  说完,瞥了陆鸣一眼,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欲言又止地问道:“哎,你那个……师傅怎么样?我看你们按揭部的小姑娘都挺喜欢他的……”
  陆鸣也不是菜鸟了,他见季婷在说这句话的神情扭捏,心中一动,心想,怪不得她三天两头以工作的名义往按揭部跑呢,看来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傅陈刚。
  先前还奇怪她今天怎么这么爽快就答应一起吃饭,没想到也想从自己这里打探一点消息呢,搞了半天,互有所求啊。

  陆鸣得意地一笑,暧昧地说道:“我们那里的小姑娘是不是喜欢我师傅,这一点真不清楚,不过,你要是对他有意思,我倒很愿意当个月老……”
  季婷胀红了脸,站起身来说道:“去你的,该上班了……”
  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警告道:“不许你出去胡说啊……”
  陆鸣赶紧笑道:“放心吧,只当是我们共同的小秘密……不过,你很有眼光,我师傅这人确实不错……”
  财神陆建明和同案犯周怡自杀的消息在陆鸣释放后半个月左右终于见诸报端。
  首先是东江市法制报发了一个不到一百字的短消息,过了两天,东江市晚报,W市晨报相继刊登了发生在监管医院的这一重大安全事故。
  东江市电视台美女记者景惠还采访了市公丨安丨局监管处处长陈伟,不过,陈伟只确认了陆建民和周怡已经身亡的消息,并没有透露具体细节,而是以案件正在调查之中为借口试图结束采访。
  没想到景惠却并不罢休,死缠烂打,在陈伟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问道:“陈处长,据我们掌握的消息,陆建明在不久之前已经自杀过一次,只是没有成功,为什么时隔不久会发生第二次死亡事故,难道我们监管医院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吗?”
  陈伟盯着景惠好一阵没出声,最后站起身来说道:“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连我都不知道……
  事实上,陆建民在监管期间曾经多次自残,都及时被我们的管教干部发现,至于这一次事故,情况很复杂,我们正在着手调查,相信不久就能真相大白……”
  景惠对陈伟的回答并不满意,紧跟在他的身后继续问道:“请问,陆建民死后,是不是意味着被他藏匿的赃款彻底失去了线索……”
  陈伟停下脚步盯着景惠说道:“有关陆建民的案子是由W市公丨安丨局经侦大队负责办理,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去采访他们,我无可奉告……”
  “根据有关方面的消息,陆建民是在半个多月前就死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公布消息?另外,他家里有人来替他料理后事吗?”景惠继续问道。

  陈伟终于不耐烦了,气愤地说道:“什么时候公布消息要根据案情的需要,至于料理后事的情况不是我的工作范围,请你向有关部门了解,对不起,我有个会,不能再接受你的采访……”
  景惠显然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记者,并没有被陈伟的愤怒吓倒,反而紧走几步挡在了陈伟的前面,大声问道:
  “我听说监管医院的院长王振良已经调离工作岗位,还有几名干也隔离审查,既然案件还在调查之中,为什么已经开始问责,这些人和陆建民的死亡有牵连吗?”
  陈伟停下身来,两眼似要喷出火来,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这些消息是从哪里来的?”
  景惠耸耸肩膀说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陈伟板着脸说道:“这很重要,因为你听说的这些都是谣言,做为一名记者,你的消息要有正当的渠道来源,否则要承担法律责任……”
  说完,粗鲁地推开了景惠,大步流星地走掉了。

  其实,景惠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当她得知陆建民和周怡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死亡的消息之后,凭着她敏感的职业嗅觉,就知道这里面大有文章。
  做为靠吸引眼球制造热点新闻的晚报记者,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为了获得第一手材料,她想尽办法,调动所有的人脉关系,终于找到了一个在看守所当狱警、名叫严建林的小学男同学。
  虽然互相之间十几年都没有联系了,可她还是通过一个中间人把严建林约到了一家豪华酒店。
  面对昔日的美女同学,在几杯酒下肚之后,严建林把他知道的有关陆建民死亡的所有消息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其中甚至还夹杂了不少自己的猜测,以便让这个故事听起来更加引人入胜。
  “这么说,陆建民先前已经自杀过一次?”景惠惊讶地问道。
  严建林喝了一口酒点点头,小声道:“那一次,陆建民刺破了自己大腿上的动脉血管,失血过多,根本就来不及从外面调血浆……
  当时眼看就不行了,没想到王振良竟然在号子里找到了一名和陆建民同血型的病犯,责令他一次就献了800CC血,算是把人救过来了……
  你可能不知道,陆建民在监管医院可以说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只要他不惹事,除了不能给他自由之外,王振良基本上可以满足他的所有要求……
  我听说,那个献血的小子最后走运了,被陆建民要到了自己的号子里,每天让他吃小灶,还让王振良把他弄到外面打杂,你知道,还没有判决的病犯是不允许出号子的……”
  景惠就像一个忠实的听众,两双美目盯着严建林,小嘴里还不时发出迷人的娇呼,脑子里却在捕捉着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她听到这里,马上打断了严建林,问道:“这个献血的病犯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罪?”
  严建林惊讶道:“怎么?你对他也感兴趣?”
  景惠娇声道:“这不闲聊吗?”
  严建林笑道:“说起来也巧了,这小子先前在看守所的时候就关在我的号子里,为了他,我差点背个处分呢……
  他犯的事倒不大,不过,在号子里惹了麻烦,差点被同号子的犯人打残,还好我发现的及时,结果才没有酿成事故。
  不过,这小子被送进了监所医院,没想到竟走了狗屎运,巴结上了陆建民……对了,他叫陆鸣,你说巧不巧,也姓陆,跟陆建民五百年前是一家……

  不过,他前一阵放出来了,走的那天到看守所办手续,见了我爱理不理的,显然是把我恨上了,妈的,他也不想想,那天要不是我及时出面制止的话,不死也残废……”
  “放出来了?”景惠惊讶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