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韩玲一只手捂住了小嘴,好一阵才奇怪道:“可……没见报道啊……”
  陆鸣说道:“不知道,反正我出来的时候他们警告过我……哎,我是信得过你才说的啊,你可别……”
  韩玲白了陆鸣一眼,嗔道:“现在后悔来不及啦……哼,既然是这样,你说的也不算是什么秘密……
  虽然消息没有报道,那也只能说像我这样的普通百姓还蒙在鼓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该知道的早就知道了,就看守所那点事能瞒得住谁啊。”
  陆鸣一愣,随即想想韩玲说的也有道理,也许只有自己这个傻瓜才把财神的死当秘密呢,从今天中午孙明乔的反应来看,说不定他早就知道了,要不然为什么自己一提陆建明的名字,他脸都白了。
  韩玲拿起手机看看,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就上去了,五点钟还约了一个当事人呢……”
  陆鸣急忙说道:“你想好没有,万一丨警丨察来找你的话,你怎么说?”

  韩玲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你就放心吧,我就知道你是担心那个手机号码的事情,我自然是实话实说……反正那个人是陆建民安排的,你又不认识,怕什么?”
  陆鸣谄笑道:“我就是提前打个招呼,要不然你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韩玲似笑非笑地盯着陆鸣说道:“我要是丨警丨察肯定也会怀疑你。”
  陆鸣惊讶道:“为什么?”
  韩玲哼了一声道:“你这家伙心思太重……想得太多,怪不得丨警丨察怀疑你呢,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不能百分之百相信你刚才说的话……
  根据我的经验,丨警丨察一旦怀疑某个人,一般都有点问题,基本上不会冤枉人……我倒不是说你知道陆建民赃款的去向,但也不能排除你跟他有牵连……”
  陆鸣无奈道:“你说我心思重?想得太多?难道你还指望一个缓刑犯表现的天真烂漫?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丨警丨察如果非要缠着我不放,我也没办法,财神已经死了,我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妈的,但愿她能记得自己这些话,并且转达给来找她调查的丨警丨察听,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效果自然应该比自己亲自在他们面前辩解要好的多,就怕她记不住,或者不愿意替自己辩解。

  韩玲好像真的不太上心,马上转移了话题,问道:“哎,你工作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说到工作,我的心情才能好一点,不瞒你说,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韩玲惊讶道:“这么快?哪家单位?什么岗位?”
  陆鸣本不想说的太具体,可他知道,在韩玲面前还是别撒谎,一定要给小律师留下一个诚实的印象,这样她才能在丨警丨察面前替自己说好话。何况,让韩玲知道自己刚刚获得的这份工作,他觉得很有面子。
  “你应该知道博源投资公司吧,我在房地产公司找了一份工作,在按揭部……也就是一般的专员……”
  韩玲笑道:“吆,可以啊,博源投资可是一家大公司,待遇应该不错吧?”
  陆鸣谦虚道:“当然不能跟你比,一个月四千多,年终还有奖金……”
  韩玲没好气地说道:“那你还跟我哭穷?”
  陆鸣苦着脸说道:“这不是刚刚应聘上吗?一分钱没到手呢。”
  说着,忍不住想起自己的担忧,问道:“韩律师,你说我们这样的人受不受法律保护?”
  韩玲一愣,显然没明白陆鸣的意思,说道:“那自然,就算是监狱里的犯人也受法律保护,可有一定的限度……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告那些调查你的丨警丨察?”
  陆鸣赶紧摇摇头说道:“谁敢啊,我躲着他们还来不及呢……我的意思是……比如,我找了一份工作,如果他们因为我是个……缓刑犯而开除我的话,算不算歧视?”
  韩玲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笑道:“好哇,我就知道,你肯定向公司隐瞒了自己的辉煌经历吧?”
  陆鸣红着脸辩解道:“法律保护**,工作是工作,**是**,不可能每个员工应聘的时候都把自己的袜底子扯出来吧……”
  韩玲哼了一声道:“你可别把**理解成犯罪行为,做为缓刑犯,你必须接受社会的监督,没有向社会公示你的罪行已经是你的造化了,还想法律保护你的**?
  我劝你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如果上司对你还满意的话,找个机会老老实实说明自己的身份,瞒是瞒不住的,按道理,你找到工作单位的事情要向你的监管部门汇报,他们会定期了解你的表现……”
  “这……这也要报告?”陆鸣顿时后悔把这事告诉韩玲了,急赤白脸地说道:“我要是说出……自己的身份,还不被马上开除?”

  韩玲同情地说道:“这也没办法……这要看是什么公司,有些公司对员工的诚信可是看得很重,甚至超过员工的能力,不过……”
  陆鸣目光一闪,一脸期盼地盯着韩玲问道:“不过什么?”
  韩玲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博源投资的总裁吴法名了解吗?”
  陆鸣摇摇头说道:“我去哪里了解他?见都没见过……”
  韩玲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们公司别的领导对这个问题抱什么态度我不清楚,不过,吴法名要是知道你坐过牢,不但不会开除你,说不定还提拔你呢……”
  陆鸣惊愕的合不拢嘴,惊讶道:“为什么?”
  韩玲站起身来说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是一类人……”
  一类人?难道这个吴法名也是缓刑犯?不可能,根据法律规定,触犯刑律的人是不能当公司老总的。

  “我不明白……”陆鸣疑惑道。
  韩玲笑道:“这还不明白吗?吴法名也曾经有过不光彩的历史,不过人家后来改邪归正了,并且成了大老板……
  现在谁敢在他面前提起过去的往事……我听说,他有几个亲信都在牢里面待过,他倒是你的励志榜样呢……”
  陆鸣饶有兴趣地问道:“他具体犯了什么罪?”
  韩玲想了一下说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小呢,不是很清楚,听说是诈骗之类的。
  不过后来有人说他是冤枉的,不管怎么说,反正也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半载……所以,他要是知道你的身份,应该不会嫌弃你吧……”
  陆鸣一脸向往地说道:“可我……也接触不到他啊……”
  韩玲说道:“所以我建议你诚实一点,可能还有机会,否则,这份工作不一定干的长……好了,不跟你扯了,方便的时候自己来取担保金收据……”
  一提起那五千块钱,陆鸣脸上顿时乌云密布,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说道:“韩律师,是不是只要我的担保人是亲戚就不用交这笔钱了?”

  韩玲疑惑地盯着陆鸣说道:“应该是这样……怎么?该不会这里有你的亲戚吧?”
  陆鸣嘿嘿干笑两声,结结巴巴地说道:“如果……如果你是我的亲戚,岂不是不用交这笔钱了?”
  韩玲眼珠一转,顿时猜到陆鸣的鬼点子了,嗔道:“你脸皮真厚啊,我欠你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