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6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玲好一阵没出声,一脸紧张地盯着陆鸣,然后恨声道:“该死的,那陆建民到底跟你说没说过赃款的事情……”
  陆鸣一脸委屈道:“怎么你也会有这种荒唐的念头……我是什么人?他会把这种事情告诉我?我要是拿到财神的九牛一毛,早就跑掉了,哪有闲工夫待在这里跟你闲扯?”
  韩玲舒了一口气,娇嗔道:“那你紧张个什么劲啊,你管他谁替你办的缓刑呢,反正人家看的是陆建民的面子,又不用你付钱……”
  陆鸣哭丧着脸说道:“道理是没错……我也想安安稳稳过日子,可公丨安丨局的人不答应啊……”

  韩玲吃惊道:“怎么?公丨安丨局的人也怀疑你?”
  陆鸣一听就断定丨警丨察还没有找过韩玲,于是点点头说道:“不满你说,我打里面一出来就被他们盯上了……今天早晨两个丨警丨察还把我带到卢家湾派出所审问了一个多小时呢……”
  韩玲不出声了,不自觉地左右看看,好像生怕有人跟踪似的。
  陆鸣见达到了效果,于是继续说道:“今天早晨,我还跟丨警丨察说是孙明乔帮我办的缓刑,还把财神给我的那个手机号码和你给的那个号码也说了。

  可他们当场就拨打了两个号码,一个都打通,如果他们再去找孙明乔核实的话,他肯定不承认跟我有什么关系,到时候丨警丨察岂不是把我当骗子?”
  韩玲心烦意乱地说道:“哎呀,被你害死了,他们肯定也会来找我……对了,前一阵一直有个人跟我联系,说是社区矫正工作人员,想了解你的情况,现在看来,这个人要么是丨警丨察,要么就是和陆建民一伙的……”
  “你没见他?”陆鸣问道。
  韩玲撇撇嘴说道:“谁有功夫跟这些人纠缠,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找我了解干什么……”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看,你也没必要胆战心惊的,公丨安丨局办案要讲证据,只要你跟陆建民的赃款没有牵连,他们迟早会搞清楚的……
  不过,你可别藏着掖着,陆建民跟你说过什么,老老实实告诉办案警官,我相信他们不会冤枉你的……”
  陆鸣点点头说道:“可不管我怎么解释,他们就是不信,我也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啊……哎,财神为什么偏要对我这么好呢?”

  韩玲扑哧一笑,说道:“多半是财神刚刚死了儿子,血管里又流着你的血,所以从感情上把你当成他儿子了……”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不说我是他爹呢……”说了一半,赶紧呸了自己两口,心想,财神要是听见这句话,非气的活过来不可。
  韩玲似乎已经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了,咯咯娇笑道:“我说的有错吗?最巧的是你们都姓陆,并且跟他儿子的名字都是同音,这可能就叫缘分……”
  韩玲的一句笑话让陆鸣感到吃惊,因为,上午那个女丨警丨察也是这么想的,难道丨警丨察办案不是讲证据,而是看缘分?
  他点上一支烟,若有所思地说道:“即便我们再有缘分,也比不上他自己的亲人吧,你想想,虽然财神的老婆儿子都死了,可据说他还有儿媳妇,亲孙女啊……
  亲戚应该也不会少吧,就算他不想活了,赃款也应该交给他们啊,怎么会把遗产留给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呢?”

  说完,陆鸣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漏洞,也不能说财神把遗产留给了自己,从他制定的游戏规则来看,他自然是给自己留了一笔钱,可剩下的那部分钱自己应该只是一个遗嘱执行人。
  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他让自己帮他完成什么心愿,可有一点应该是确定的,那就是让自己想办法把剩下的大部分赃款转交给他的孙女。
  只是,财神自己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贪污这么多钱了,既然这样,他自然应该明白人性贪婪的道理,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见钱眼开,到时候独吞赃款?
  也许,财神这个人眼睛毒,一眼就看透了自己“善良”的本性,尽管自己也算不上什么好人,可起码还有点良心,就算欺骗,也不会去骗一个死去的人啊,否则晚上还能睡得着?
  韩玲皱皱眉头说道:“理是不错,不过,陆建民是被亲家告发的,可能恨上他们了,这么做就是一种变态的复仇表现……再说,公丨安丨局的人盯得紧,他可能也没有机会向外界传递赃款的信息……”
  陆鸣不等韩玲分析完就说道:“就凭他的本事,还没办法把赃款的秘密传递出去?他人在牢里面,不是也替我找到办缓刑的人了吗?现在想来,肯定是监管医院的管教或者护士里面有替他通风报信的人……”
  韩玲好像故意跟陆鸣唱对台戏,说道:“那不一样,赃款的信息过于敏感,一般的人怎么能信得过?
  再说,这种事情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说得清楚,你以为是几百块钱的小账呢……而你正是一个最好的人选,天天跟他关在一起,他如果告诉你点什么话,只要你不说,谁能找到证据?”
  陆鸣赶紧打住,心想,连着小律师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怪不得丨警丨察把自己当成了最大嫌疑人呢,再说下去,自己不但洗不清自己,只能陷得更深。
  “反正,我已经跟丨警丨察说了,我和财神在一个号子里虽然待了几个月,可互相说过的话总共加起来也不到十句,同号子的其他人都可以作证,怀疑我和财神的赃款有牵连,简直疯了。”
  韩玲叹口气,说道:“陆建民赃款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被丨警丨察怀疑的人肯定也不止你一个,凡是跟陆建民有瓜葛的人都是警方怀疑的对象……
  我还是那句话,陆建民要是真跟你说过什么,或者你知道什么,赶紧跟丨警丨察说清楚,别给自己惹麻烦,这可不是小事……”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口气就跟丨警丨察一模一样……”
  韩玲娇嗔道:“别不识好人心,我要不是你的担保人,谁来管你的闲事……我告诉你,人是会变的,陆建民也不是铁打的,丨警丨察早晚有一天会让他开口,否则为什么要给他留下一条命呢……
  假如哪一天陆建民招供的话,只要你跟他的事情有一点牵连,就等着去监狱服刑吧,我可不是吓唬你……不知为什么,你小子总是让我不踏实……”

  陆鸣听了韩玲的话,竟鬼使神差似的脱口说道:“你大可放心,假如我真的跟财神的赃款有牵连,这个世上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刚说完就后悔了,在看看韩玲,果然一脸惊讶地盯着他问道:“你凭什么说的这么肯定?难道陆建民不是人?你以为他会永远零口供?”
  陆鸣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目的,再次神秘地小声说道:“你说对了,陆建民确实不是人了,他再也不能开口说话了……”
  韩玲震惊的睁圆了眼睛,吃惊道:“你说什么?难道他……”
  陆鸣这时才有点后怕,急忙说道:“你可别告诉任何人,其实……财神在我出来前几天就……自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