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0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国友心里也在盘算着,杨秀峰第一步在溪回县里要做动作,接下来会在哪里玩名堂?倒是要将下面的人递些话过去,让他们心中有一个底才行,不至于乱套。
  但这样的事也不会在这时候来做,吴全卫邀约人过来活动,黄国友心里明白是什么意思,这种热情自然不会推拒的。吴全卫在市人民医院里,那是一个非常好的口子,言语里很多明天黄国友虽没有一一去了解,但也知道不少,吴全卫自己也会说一些,又听其他人汇报一些,离实际情况也就相差不大。
  这种约在一起玩一玩牌,那都是正常的娱乐,小额的往来,也觉得拿着很顺手,心里没有什么压力。这种活动,每月都会有好些机会,其他人倒是没有吴全卫这样大方,但也都不会太小气。身边的人里,最让人心里不舒服的也就是这个龙昭华了。他在溪回县里会有什么样的日子,黄国友也是知道的,就像吴全卫先前所说,他这样的人当真是不值得为他费心,受这样的苦都没有领悟,那就随他自己自生自灭去。

  不说黄国友等人在女人们相陪之下玩牌,娱乐无限。
  龙昭华出来后,也没有心思在市里多留,之前在黄国友面前找到借口,说第二天要给杨秀峰送一份文字材料,这材料来之前已经让人去整理了。想必回到县里后,他们也弄出来。在县里虽说不得势,滕丹等人挤榨厉害,但县政府这边也还是有几个人围在身边的,下面乡镇里也有几个人听自己的。到田文学进入县里后,人事上的调整将他的人调动了几个,如今还真是不好传下指令下去。
  喝的酒不少,给夜风一吹,就有些上头。白天在办公室里讨论经济建设的那些思路和情景,与自己散乱的思绪夹杂在一起,一时理不清让整个人就有些恍惚起来。那是酒精在作用,步子也不很稳,街上人不多,但见这样的人也会让开些。
  才走几步,秘书和司机也就过来了,见领导这样,过来扶着走。龙昭华就想找一个所在将胃里那些另他难受的东西都吐出来,只是觉得没有一处是适当的。停车之所还要走一段路,秘书让司机去开车过来,夜后市里对车的管理也会宽松得多,不会注意是不是乱停靠的。

  在街边找到一个垃圾桶,秘书也知道老板想做什么,但龙昭华到了今天上方时,却又没有那种要呕吐的意思。只是心里难受,那种情绪当真就想坐在街边狠哭一场。强制压抑着情绪,脑子里还是有一些理智的,当下要解决自己的难受只有受一些罪,伸出手指在自己喉咙里拨弄,随即将胃里的那些脏污之物呕吐出来。
  秘书给弄来矿泉水,漱口后感觉那肠胃都要翻转过来,浑身都有那种痉挛之感。虽说很难受,但将胃里的酒精给吐出来,过一会恢复了也就会轻松。
  从市里回县不容易,有一长段车程。秘书也不知道他的意思,在一旁建议,先住下来后再去夜宵吃一点东西,不要空腹着让胃弄坏了。
  司机开车过来,在车里稍坐一会,也就渐渐恢复一些,酒意轻多了,人也就清醒一些。自己的情绪也就稳定多了,当下要司机到卖夜宵处去,即使要回县里,也得先吃一点东西再走。
  当真没有留在市里住一晚的情绪,自己也弄不清楚什么才是自己所想的。
  先喝一碗大骨汤,泡了两个南方市这边特制的小饼,感觉到浑身都舒坦了,每一个毛孔似乎都通畅起来,也就精神了。夜宵之后,情绪稳定下来,不多想,还是觉得回县里去,想着明天真要过来给副市长交一份文字材料来。政府办的文秘做出的稿子,应该是依据下午的碰头会上所阐述的来整理,但在办公室里所说的,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要在文稿里加一些进去。是不是做两种文稿?政府办的那份就给黄国友送过去,而交给副市长那份则是重新改过了的。想到这主意,觉得不错,心思也就在回想着当时讨论的情况,有哪些东西才是本质的东西?

  本来想在车里先眯一眼,回去也才会更有精神的,只是,想着白天的讨论,脑子里的思路似乎就清晰的很,也像是将自己一直以来昏昏沉沉的精神面貌,给洗涤得干净,人都透明起来。这时,哪还有什么睡意?
  溪回县里真要是有了一条黄金通道后,不仅各乡镇有了发展的契机,是不是在公路两边,都可以建起加工或其他的厂子?华兴天下集团在市里发展,有很多生产都会委托给下游厂商或上游厂商来做,这样可以将它们的投入更集中一些,也会将他们的成本降下来。这也是大型集团采用的做法,这样看来,县里就有更好的条件来承接这些事。
  真要是做到这一点,县里的劳力也就不会给闲置,单单是这一点,就能够让全县的人在收入上番几倍。建起这些厂子,只要做下来,收益算低一些,也会使得县里的财力活跃起来,今后县里再做什么开发也就不会缚手缚脚地无法施展。
  折坳镇的大棚蔬菜要怎么做,虽说领导没有说开,但郑雨苏科长说得很明白。资金和技术都可以找副市长去联系,而那边张为就算不在位置上,那个镇长不肯听自己的,村里人还会不听?将今后的前景说出来,那些人对做大棚蔬菜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说到点子上后,村里人自己要怎么做他们自然有选择的。
  只是,要怎么样再和常务副市长讨论讨论?还是自己先将操作细节都想透了,做一些先期的工作后,再去给领导汇报。当然,时间得抓紧了,不能让领导觉得自己是被逼无奈。自己多主动些,今后领导在帮溪回县做一些工作,也会热心一些吧。

  还有,那栽茶叶的事也得让人去做,哪怕先选一两个村组来做试点,县里拨一点资金去,就算没有做出来,成本也不高。溪回县山地和平地比例,远比其他县要占优势,只要将那一镇二乡的发展问题解决了,其他乡镇的发展相对而言就会简单一些。
  是不是先找郑雨苏再摸摸底?龙昭华在车里也是思路活跃,此时也都不再想谁是谁的人,谁是站在什么阵营里。当真完全从工作上着想,人也就会轻松很多,思路也开阔多了啊。
  在溪回县里虽说只呆一天,回到市里后,杨秀峰觉得还是有些收获的。这几天,打算将高等级公路所通过的县都先走一走,摸一摸情况,也是给下面的领导打一打预防,让他们的思路都少有触动,这样今后才会有些准备的。溪回县那边,龙昭华虽说没有直接表示什么,但中午过后再办公室里的讨论,情绪和气氛也都不同了。
  只要对他们有触动,这也就为今后工作开展打下了基础。
  对今天郑雨苏的表现,也只能算是强差人意而已,只不过,在南方市里要找更合意的人才来,只怕也难。郑雨苏还有一点不便的,就是一个美艳的女人,要是时常带在身边,也会在市里惹出一些物议。物议对自己说来,本可以不在意的,只是南方市这边想抓住自己把柄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见郑雨苏跟在身边,哪怕是见她看自己一眼过来,都会分析出几十种情景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