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0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全卫此时却看了看时间,估计是还有安排,时间上也差不多了,说,“老板,是不是现在就玩两圈?老板您的牌技,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慢慢体会到,要想学学,只有多在桌上学习。”吴全卫一派等不及的神态。
  龙昭华听了这话,心里说要糟,自己来得匆忙,没有做什么准备,工作包里没有准备什么现金,就算自己的卡里也是钱不多,三五千块钱,在这一点牌桌上注定会出丑的。到时,不仅会给吴全卫奚落,还会给老板留下很不好的印象。吴全卫说是要跟黄国友学牌技,实际上他的牌技非常地老辣,计算精准。只是和黄国友在一起玩牌,那纯粹是给黄国友送零花钱的。每一次,一家送两三万,三家送十来万很顺利的。今天在包间里,自己是一个正处又是一县之长,要说身边都没有三五万的工作经费,说出去也没有会信,智慧让吴全卫笑料和老板以为自己找借口离开而已。

  就算将司机和秘书都叫过来,把他们的钱也收上来,都无法凑足一万吧。要是能够不上桌那才是好,只怕吴全卫不肯放过自己。之前有一次也是这样,给逼得没有办法,上桌后自己就输得最惨,偶尔有一手好牌,却不能够就对着老板的牌捉了来和。随后也就会气运更糟,越是担心也就越会出鬼。打牌就是这样的路数。
  “先不忙,昭华这里还有一点点事情。”黄国友说话了,使得龙昭华也就轻松一些,将汇报的事情汇报过了,是不是留下也都能够找到更好的借口。吴全卫之前也不会就将自己算在其中,他这里有足够的人手,这种消费对他说来小菜而已。据他自己所说,作为市医院院长,每月手里的活动经费不下十万,还不包括那些行业里的一些约请。
  黄国友看着龙昭华,手在坐于腿上的女子腰上摸了下,那女子就站了起来。包间比较吵,不可能在这里谈事情,吴全卫当即也站起来,给黄国友在前面带路。三个人到另一间去,进到里面,吴全卫拍了拍龙昭华说,“龙县,可要多体贴我们老板,天天都这样忙,身体哪受得了?工作和事业对老板说来才是重要,你那事业算个屁事啊。”
  虽说这句话是玩笑,吴全卫也是笑脸地说,但龙昭华知道他的意思。黄国友在身边也没有说,等龙昭华将他的茶杯放在身前时,也没有做什么表示。龙昭华也就体会到今天到市里来汇报工作确实不是好时候,但要是过了今晚还不汇报,又会是什么样的状况?可能会有更难看的脸色了。顿时间,心里涌起一股厌倦之意,也是从为有过的滋味。

  之前,虽明白自己就是那一颗丢掉也可,留下也可的没有任何分量的存在,但还是认命了,觉得体制里就这样的,自己之前没有走好,如今有这样的结果也都很自然。
  对任何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也都觉得看得很淡,能够将这些都视为清风从面前拂过。可现在却突然觉得清晰地感觉到那种厌倦,感觉到自己如今的选择从一开始就是一种错误,自己根本就不该在仕途上混。一瞬间,那种全身都空泛得什么都没有似的,浑身的气力都消逝一空。只是,这时候也不可能就扭头走人,将这一切都丢下不再管了。
  理智还是清醒的,不论怎么样,今晚的汇报还是要坚持下来。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回到现实中来,只是那种情绪无法就排解干净。很机械地对吴全卫点了点头,吴全卫似乎明白他的意思,有些得意地先走开。
  就算他也想听一听,知道常务副市长再到溪回县去,也想知道滕丹等人与杨秀峰之间又有什么精彩的故事,但黄国友没有表示,也不能就留下来。等吴全卫关门后,龙昭华在另一张椅子上坐,慢慢地汇报县里发生的情况。
  “一天都在说县里的经济项目?”黄国友说,他主要还是关心杨秀峰会不会另有用意,龙昭华虽说没有太多的用处,也没有魄力,但人还是可用,也很敏锐,看问题也能够看到本质的。

  “似乎看不到其他的,说话不多,主要是听县里的人说。”龙昭华说,没有将郑雨苏到县里说出来,也没有说杨秀峰提到的高等级公路会不会从县里通过。这些事,或许领导是知道的或许,在龙昭华看来说起这些,又会将更多的事情要说透。
  黄国友没有再多问,静默了一会,龙昭华见老板不发话,也就在静等着。过一会,才说,“老板……”
  “嗯,今晚走不走?”“杨市长走时,丢下一句话,要我明天上午将今天的讨论,形成文字材料交给他……”
  “那,你自己安排吧……”黄国友不多说什么。
  两人汇报情况的时间较短,不足十分钟,回到包间时龙昭华还是跟在黄国友的身后走进去。此时,也得打个招呼后再走才行,今后大家还是要见面,也不能够给他们看出大多自己的心思。进到包间里,吴全卫似乎对龙昭华没有缠着总在说事还算满意。
  等黄国友坐下后,吴全卫走过来,自然要旧话重提,包间里已经将麻将桌摆好了,就等着黄国友过来好开战。黄国友才坐,吴全卫走过来也没有直接催,而是看着龙昭华。说,“龙县,是不是一起向老板讨教讨教牌技?老板是大忙人,机会难得啊。”
  龙昭华见果然他会这样挤兑自己,说,“是啊,老板太忙,平时都难得有休息调整的时间。我过来给老板再敬一杯酒……”龙昭华也没有说自己不上桌,但说了这话,意思也就明白了。
  “就知道,你就是这样没意思的人,龙县,这样可要不得哦。”吴全卫的言语就不怎么留情面,龙昭华只当没有听到,给黄国友先倒一杯酒,自己再弄一杯去敬酒。吴全卫说,“要先走也行,把这半瓶一口喝了,才有诚意。”那当真是半瓶白酒,喝下去后,或许就醉酒了。就算能够回县里去,只怕也无法处理自己的工作。当下看着黄国友,见他将手里的酒杯拿着,似乎没有听到吴全卫在逼着龙昭华喝酒。龙昭华知道老板对自己不满,也知道不可能让他满意,当下也不再说话,结果那半瓶酒,一气将酒喝了。

  放下瓶子,说,“老板,那……那我先走了。”不等里面的人说什么,也就转身离开。
  等龙昭华走后,吴全卫说,“老板,龙昭华这人不值得您搭理,我们上桌上桌……”说着热情很足,似乎要将龙昭华进来带给他们的不快都冲散开,另外有两人也都站起来了。包间里的女子也都站在男人们身边,自然是要在一旁帮着编庄的。
  杨秀峰到溪回县里直说讨论县里经济工作的问题,在黄国友看来也是正常,县里受到滕丹的掌控,而之前的田文学案子还没有什么结论,就算杨秀峰想在溪回县里有什么动作,滕丹等人都会坚决地抵制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陈丹辉在该县有足够的话语权和完全掌控着。杨秀峰想在溪回县里要做什么工作,要推行什么,都无法绕过滕丹,也就无法开展下去。除非,将滕丹给撤下来。
  就算滕丹撤下来,市里的人事权在陈丹辉等人手里,也不是杨秀峰想怎么说就能够做到的。在市里,陈丹辉和自己都不会对他进行直接地限制和冲突,但到县里,下面的人找理由不执行他的意图,还能够怎么样?有田文学案子在线,县里那些人也知道他的话不会这么灵的,不会真正威胁到他们的前途,其他的那都不算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