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见沈芳不依不饶,就有些生气,说:“你至于这么激动吗?我说的不对吗?我长期不着家,你再天天晚上回来这么晚,娜娜的学习谁管?总不能全靠给她姥爷吧?再说了,人家管你吃喝,也不会管你学习呀?现在正是需要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时候,这个时候大人撒手不管,将来耽误了她怎么办?”
  “怎么办?不怎么办!我像她这个时候,谁管我了,我都会给大人做饭吃了,她也一样,要养成独立生活的能力和习惯。”
  彭长宜愣愣地看着沈芳,沈芳以前对孩子呵护备至,怎么现在居然说这话?就有些生气地说:“管孩子就是你的责任,你不能把这个责任推给任何人,再说了,你那个破工作有什么重要的,值得你天天半夜回家?”
  沈芳听彭长宜这么说,脸就腾地红了,她说:“彭长宜,你太自私了,怎么孩子就是我一人的事?”
  “你嚷什么?”彭长宜说着,就起身重新关了关门,说道:“我说是你的责任,是指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沈芳也压低声音说道:“告诉你,这次我们去南方桂林去旅游,我必须去,我从来都没去过那么远,跟了你十年了,连一次远门都没出去过,我亏不亏?”
  彭长宜一听沈芳这么说,气也就消了一半儿,本来吵架也不是因为她出去旅游,是因为她的工作,就说:“你几天回来?”
  “来回五天。”

  彭长宜算了算,加上周六日,沈芳走也就是三天的数,就说道:“行,那你就放她姥姥家吧,我周六日没特殊情况回来。”
  “不行,我刚才都跟娜娜说了,让她跟着你去三源。”
  彭长宜一愣,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放她姥姥哪儿吗?怎么又跟着我了?”
  “是你说的,我爸爸身体不好,带不了她的?”
  彭长宜觉得沈芳不说理,就生气地说:“胡闹,我怎么带她?我把她带去放哪儿?”
  “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反正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兴许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再说了,眼下她正好放假,如果她开了学,不用你说,我肯定也不能出去。”沈芳,说着,就抹开了眼泪。
  彭长宜自知自己理亏,不但从来没有带妻子去桂林,就连附近景点甚至包括三源自己都没有带她们出去过,春天的时候,还是寇京海、姚斌和黄金,组织这几家子去上海玩了几天,那个时候,彭长宜正忙着规划旅游的事,也没有跟他们一起出去,惹得沈芳没少数落他。想到这里,他就说:
  “好,你放心去吧,娜娜我带走。我明天上午去北京,下午回来后我们就走,你多注意安全,冒险的娱乐项目别玩,家里有钱吗?”
  沈芳了解自己的男人,知道自己的男人的不是个小气的人,说话办事痛快,就有些得意,说道:“家里又没有人,我那敢放钱?我走时再去银行支。”
  “不用支了,我带回点钱,明天我给你。”
  “不用,我们吃喝拉撒睡都是企业管,用不着自己出钱,我带点够买礼品的就行了。”
  彭长宜听她说的有理,就没再坚持给她钱,重新躺好,闭着眼睛问道:“哪个企业请你们?”
  沈芳打了哈欠,也躺下了,说道:“星光集团。”
  彭长宜一听,就跟蝎子蛰了一般,立刻从床上坐起,说道:“你跟他们出去?不行,不许去!”
  沈芳尖声说道:“为什么?你太不说理了?就因为江帆,你就不让我跟他们出去了?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十多个人哪,你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彭长宜一下子说不出了,他不想跟沈芳说太多,知道沈芳嘴碎,就说道:“你去也行,但是那你给我听好了,如果袁小姶也跟你们一起出去的话,你给我记住,不许单独跟她在一起,不许喝她给的水,不许吃她给的东西,凡是她给你的一切东西,你都不许要,哪怕每人一份,你也不许要。还有,不许跟她说话,她问你什么都不许说,如果你做不到,你干脆就不要出去,我情愿请假陪你去联合国玩,也坚决不许你跟他们出去!”彭长宜瞪着眼说道。

  沈芳从来都没见丈夫这么严肃过,就说:“怎么了?这个女人有这么坏吗?我就见过她一面,而且没说几句话。”
  “我这样跟你说吧,她比蛇蝎还歹毒,专门祸害那些好人、傻人,像你这样假精神的人,比傻人好傻,说不定敢把你卖到Ji院去!”
  沈芳“啪”地给了他一巴掌,说道:“说什么哪?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再说,我就那么好骗?”
  “反正,你必须答应我,做不到你就歇菜,孩子我也不带了,你自己看着办。”
  沈芳从男人脸上严峻的表情中看出,他是认真的,就说道:“知道啦,我记住你说的话了,她就是毒蛇猛兽,。”
  “你给我认真点!端正态度,居然你是我彭长宜的老婆,就要跟我保持一致,我没跟你开玩笑!”彭长宜正视着她说道。
  沈芳伸出手,刚才那一巴掌把他的肩膀打红了,她摸了摸那红印,说道:“好了,好了,我听你,保证不跟她接触。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他们单位都什么人去呐,也可能她不去。”
  “不管她这次去不去,就是以后你也不许跟她打交道。”彭长宜严肃地说道。
  沈芳说:“他们单位在开发区拿了一块地皮,要装变压器,但不符合我们的一些规定,一直没批,前几天才批。他们也是跟我们搞关系,才请我们去南方玩的。你刚才嘱咐我的话尽管放心,我不会和他们发生什么关系的,我是办公室人员,顶多就是蹭吃蹭喝,他们的事涉及不到我。”
  “哦?他们在开发区拿地了?”
  彭长宜没有再说什么,看来,这个星光集团,盯上的不只是城区改造项目,还盯上了开发区的土地,不知道这个情况江帆知道不知道?
  沈芳挨着男人躺下了,她的目的达到了,女儿的目的也达到了,就温存地依偎在了丈夫身边,闭上了眼睛。
  一大早,老顾就来接彭长宜了,彭长宜上了车,看了看表,七点整,他就给丁一打了电话,本来头天晚上想给她打,但是一直没有抽出时间,半天,丁一才接通了电话,彭长宜问道:

  “醒了吗?”
  丁一一听是彭长宜的声音,就说道:“科长,是你啊,刚起。”
  “这么懒?”彭长宜笑了。
  “不懒,七点起床,七点半写字,八点多点去吃饭,八点半上班。”
  “呵呵,不错,挺有规律,上午有事吗?”

  “有事,上午有访谈。”
  “哦,能推吗?”
  “推不了,是狄书记的访谈,关于军民共建方面的内容,已经约好了。”
  “哦,那就算了。”彭长宜有些失望。
  “科长,有事?”丁一问道。
  “是这样,市长病了,在医院都住了好几天了,我昨天才知道,特地赶回来去北京看他,昨天晚上事儿太多,没来得及跟你联系。”
  “什么?他病了?果真病了……”
  听着丁一话语里的焦急和关切,彭长宜有些不是滋味,说道:“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那天还给他打电话,我还问他,他也没说住院呀……”丁一急切地说道。
  “呵呵,他不愿意别人为他担心,连我都没告诉。”彭长宜解释道。

  “科长,求你,等我,等我好吗?我也要去。”丁一几乎是哀求着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