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1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芳单位一忙,家里就顾不上了,主要就是孩子,尽管彭长宜有意见,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因为随着沈芳在单位的作用越来越大,也开始有人给沈芳送礼了,对此,沈芳非常有成就感。彭长宜劝他,让他注意影响,对此沈芳振振有词,她说:我跟你不一样,你是领导干部,归组织部管,我不是干部,归局领导管,再说我没有任何签字的权力,不用付任何责任,谁给我送礼我都收,那是他们愿意给,我又没跟他们要!再说了,凡是给我送的礼,大部分都有领导的份,我只是借领导的光而已,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

  就在彭长宜给女儿看作业的功夫,妻子沈芳穿着一件单薄的质地很好的窄带睡裙,头上裹着毛巾,从走廊里进了屋子,在看到彭长宜的一霎那,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不知是因为自己穿的性感还是因为见到丈夫的原因,脸居然红了,她说道:“这么晚还回来了?”
  尽管还是疑问句式,但是语气中明显有了许多温存,不像过去那样充满了埋怨和牢骚。
  彭长宜说:“回来有事,我给你打电话了。”
  “哦,今天下午太忙了。”
  “是下班后给你的打的。”彭长宜继续说道。
  “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从下午一直忙到现在。”沈芳骄傲地说道。
  “你这个大忙人,回来了都不去接我。”娜娜冲着妈妈说道。
  沈芳亲昵地捏了一下娜娜的脸蛋,说道:“我给姥姥打电话了,知道爸爸把你接走了。”沈芳说完,就进了卧室,一会,就传来电吹风的声音。
  彭长宜和女儿互看了一眼,说道:“妈妈是臭美大辣椒。”
  “咯咯,臭美大辣椒?”女儿觉得这个词新鲜,重复了一遍。
  彭长宜赶紧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女儿就捂住嘴,吃吃地笑了。

  沈芳从里屋出来,彭长宜这才发现,沈芳的头型也变了,变得是眼下非常时髦的那种发型,她把半长不短的头发剪成了短发,而且还烫了,头发也染成了栗棕色,沈芳皮肤很白,配上栗棕色的卷发,很时尚,也很漂亮。
  沈芳见男人看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道:“昨天跟同事去理发,她非撺掇我也烫,还说我烫了肯定好看,就烫了,还行吧?不太难看吧?”沈芳转过身,让彭长宜看。
  彭长宜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女儿笑,女儿也笑嘻嘻地看着爸爸,又看了看妈妈,调皮地说道:“妈妈是臭美大辣椒。”
  沈芳一听,扬起手,冲女儿比划了一下,说道:“没良心,你爸一回来就跟他站到一条线上了,去,洗澡去。”
  “我在姥姥家洗了。”
  “那就回屋睡觉。”
  “不,我明天又不上学,跟爸爸玩儿会。”
  彭长宜说:“爸爸也去洗澡,你去睡吧,太晚了。”

  “我等爸爸。”说着,就打了一个哈欠。
  这个哈欠把彭长宜和沈芳都逗乐了,女儿自己也乐了。
  沈芳给彭长宜找出睡衣,并且嘱咐他把换下来的衣服脱到外屋就行了。彭长宜接过睡衣,出了门,从走廊来到西屋的洗浴间,彭长宜看到,无论是洗衣机上还是地上的大盆里,都堆着该洗而没有洗的衣服。
  沈芳不是个懒人,也不是个邋遢的女人,之所以堆着这么多衣服没洗,一定是她没有时间,看来,沈芳目前的工作的确是太忙了,长此下去,不是个事。
  彭长宜进了洗浴室,洗着洗着,不知为什么,想到刚才沈芳那性感的睡裙和新烫染的时髦卷发,竟然有了一种生理冲动,下.体就调皮地坚挺起来,他低头一看,才知道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这位兄弟早就有意见了,想到这里,他便胡乱地冲去泡沫,擦干身上的水滴,穿上睡衣就出来了。

  女儿的房间已经亮了灯,拉上了窗帘,里面传来母女俩说话的声音。彭长宜悄悄从女儿窗前经过,他不敢惊动女儿,怕她又跑出来,进了屋,悄悄地溜进了他们夫妻的卧室。
  女儿还是听到了爸爸的声音,说道:“爸爸洗完了。”
  沈芳说:“爸爸太累了,让爸爸早点休息,听话。”
  女儿撅着嘴说:“爸爸每次回来都是喝完酒才回家,我跟他也玩不了多长时间。”
  沈芳笑了,说道:“娜娜,跟你商量个事,妈妈后天要出差,要不你跟爸爸去三源?”
  “太好了,真的吗?”女儿高兴地说道。
  “那爸爸带我去吗?”女儿又犹豫起来。
  “所以你得去央求爸爸,我一会也跟爸爸说说去。”沈芳鼓励着女儿。
  “那我现在就去要求。”娜娜说着,穿着一条小短裤就要下床。
  沈芳摁下她,说道:“别急,明天再说不迟。”
  “明天他又起早走了,我看不见他了。”
  “乖,听话,你睡觉,妈妈一会儿跟他说。”
  “保证说成!”女儿小大人似的嘱咐道。
  沈芳笑了,给女儿关上大灯,又给她把床边一个节能的小地灯打开,给她盖上被单,关上门,这才走了出来。

  沈芳进来的时候,彭长宜已经赤身趟在床上了,盖着一个一个薄被单,被单下面,顶起了一个大包。
  沈芳见了,说道:“馋样。对了,跟你说点事。”
  她刚坐在床边,想跟他说出去娜娜的事,不想就被男人一把拉上了床,衣服就被他褪了下去,随后就被重重地压在了身下……
  彭长宜积蓄了太多的能量,他来不及调情,便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沈芳感到了些许的不适,睁大眼睛挣扎着,嘴里刚嚷出“你个老……农民——”,这话没说完,随着一下重重的撞击,紧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骂道最后,腔调由不瞒变成就变成了呻吟,也随着他很快进入了角色……
  这次,彭长宜做了很久,直到两人大汗淋漓,他才在妻子的体内爆发。
  事毕,沈芳清理好自己后,躺在床上,摸着男人结实的胸脯说道:“看你那猴急的样,我就放心了。”

  “放心什么……”彭长宜闭着眼,含糊不清地说道。
  “知道你没有吃野食。”
  彭长宜疲惫地笑了。
  沈芳见男人要进入梦乡,就有些不满,说道:“完了事就知道睡,每次都是这样。”
  “今天跑了好几个地方,累了。”彭长宜拍了一下妻子放在自己胸脯上的手说道。
  “不行!我还有话说哪?”
  “明天再说吧。”
  “明天?明天你起早走,我说什么呀?”
  彭长宜仍然闭着眼,勉强地说道:“说吧。”
  “过两天我要去南方玩,是一个企业邀请我们去。”
  彭长宜睁开眼睛说道:“那孩子怎么办?”
  “我想还放她姥姥哪儿。”
  彭长宜的岳母本来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可是单位没让她退,如果孩子放在那里,也就是跟姥爷玩,彭长宜就说:“总放哪儿也不合适,你爸爸身体也不好,再说了,你弟媳妇是不是有意见?”

  “她敢,她才进这个家门几天,敢有意见?”沈芳立眉竖眼地说道。
  “你一个大姑姐,别这么说,没几天也是你沈家的人。”
  “那怎么办?”沈芳不高兴了。
  “回头,我去找找你们领导,让她把工作给你调调,你还回工会吧,那里清闲一些。”
  “彭长宜,你敢!”沈芳突然坐起来说道。
  彭长宜吓了一大跳,连忙睁开眼睛,这才看清,沈芳正在怒视着自己,说道:“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我刚刚找到工作的乐趣,找到风光的感觉,你再把我弄回去,别说窗户,就门儿都没有!”
  彭长宜看了一眼反应强烈的沈芳,就说:“好吧,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先睡觉。”

  “不行,你永远都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