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啊,我也经常想到这个问题,这三源真是很奇特,随便走进一个老百姓家里,一聊天,兴许这户人家的父母亲就跟哪位高级领导有交情,而且,他们还都能说出这些领导的许多趣事。”
  “呵呵,这是三源独特的资源,这些资源没有掌握在锦安的手里,却在当地人的手里,所以,上边当然不平衡。对了,这个小窦是三源人吗?”部长问道。
  “不是,她好像跟三源没有任何关系。我现在就知道她父亲这层关系就行了,不去想那么多了,就像钱钟书老先生说的那样,你知道这个鸡蛋就行了,何必再找下蛋的那只老母鸡?”
  部长见他有些不在乎,就说道:“你到三源后做的工作相当于三源过去五年的工作,但是也要注意内部,往往冲锋陷阵,建功立业不是最难的事情,最难的是那些在战场上能够冲锋陷阵的将军,在治理国家上建功立业的人如何自保。这些人往往在各自的领域里有过人的本领,有突出的才华,但一旦进入到权力的勾心斗角中,他们往往显得无能为力。所以,这些人在对敌斗争中是胜利者,而在内部的权力斗争中则是失败者,你要引以为戒。”

  彭长宜看着他,眨巴着眼睛,半天,才端起酒杯,说道:“小子明白。”
  喝完酒,彭长宜吃了一碗面条,他顺便把部长送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彭长宜始终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部长没有跟他提一个字江帆那晚的情况,部长肯定知道彭长宜参与了当晚的救援行动,他没有说,可能是考虑到江帆和自己的关系吧,另外部长是不是也不想知道的那么详细?以免以后跟江帆相处时怕江帆尴尬?可见部长的确有一副宰相的胸怀。
  在回来的半路上,彭长宜往家里打过电话,没人接,他也就没在打。
  把车停好,他就掏出钥匙开了门,见院里和屋里都黑着灯,心想,可能是沈芳和女儿睡着了。但是走到门口,他就发现了问题,家里没人,因为窗帘没拉。

  沈芳晚上是个胆小的人,而且她有擦黑拉窗帘的习惯。果然,彭长宜进了屋,开开灯后,屋里没有沈芳和女儿。这么晚了,她们娘俩是不是去岳母家了?坐在沙发上,就给岳母家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岳父接通了,岳父问了一声:“谁呀?”
  彭长宜赶忙说道:“是我,长宜,您还没休息?”
  “哦,长宜呀,有事吗?”
  “我回家了,小芳娘俩是不是在你们那儿?”
  “哦,娜娜在,小芳单位有活动,是我接的娜娜。”
  这时,就听电话里面传来女儿的声音,一会,女儿就接过了电话,在电话里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爸爸,是爸爸回来了吗?”
  彭长宜的心里充满了柔情蜜意,他笑着说:“是啊,我在家呢,你还没睡觉吗?”
  “我在等妈妈接我,爸爸,你来接我吧,我回家。”

  就听岳母在里面说道:“别回了,这么晚了,你赶紧去睡觉吧。”
  娜娜说道:“不,我要回去,爸爸,接我来。”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的。”
  说着,他就给沈芳打了一个电话,沈芳没有接,彭长宜就出了门,开着车,直奔岳母家而去。
  他把车上的两厢酸枣汁都搬了下来,娜娜早就穿好了衣服,背着书包在等他,看见他进门,高兴地站了起来。

  岳母说:“小芳今天单位有活动,好像是上级来检查的,他们陪着检查组的人吃饭呢。”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那我先把娜娜接走,你们也赶紧休息吧,时候不早了,娜娜,跟姥姥姥爷再见。”
  女儿就张着小手说了一句:“姥姥姥爷再见。”
  姥姥说:“看见你爸心里就没有我们了,赶紧走吧。”
  彭长宜笑了,就领女儿出了门。刚下了一层台阶,娜娜就说道:“爸爸,抱我。”

  彭长宜笑笑,一把将女儿抱起,说道:“娜娜重了。”
  “是啊,姥姥说我能吃了。”
  娜娜越长越像彭长宜,就连肤色都像,他亲了一下她,说道:“能吃好啊,能吃就能长大个。”
  回到家,沈芳已经回来了,她正在西屋洗澡。
  彭长宜进屋后,问女儿:“暑假作业写了吗?”

  娜娜说:“写了,每天都必须写,写多了不行,写少了也不行,不写更不行,还要让家长天天签字。”说着,就赶紧掏出自己的作业本,摆到爸爸面前。
  彭长宜拿起女儿的作业本,果然,今天的是姥姥签的字。他又往前面翻着,有好几处都是姥姥签的字,他就说道:“娜娜,为什么这么多天都是姥姥和姥爷的签字?”
  娜娜撅着嘴说道:“妈妈回来的晚,有时候就不接我了,只能让姥姥他们签了。”
  “妈妈晚上为什么回来的晚?”
  “妈妈单位最近忙,总是来检查的,所以妈妈有时要陪客人,有时人家要请她吃饭,所以她回来的就晚了。”
  沈芳最近调动了工作,她总是嫌弃原来在图书馆的工作单调乏味,好几次跟彭长宜要求想换个工作,彭长宜一直都没有答应。尽管图书馆工作单调乏味,但是不累,早点晚点上班都行,彭长宜常年在外,照顾不了家里和孩子,对于沈芳的话,也就是这耳朵听那耳朵跑。可是,前段,沈芳背着自己,悄悄找了部长夫人,说自己如果再在图书馆待下去的话,就变成古董了,跟不上外面社会的发展步伐了,就会落伍,就会跟彭长宜的距离越来越远。后来部长夫人把这话跟部长说了以后,部长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问她想去哪个单位,沈芳说想去电力局,部长说去电力局有难度,要去上面跑指标。沈芳就撒着娇说:那就麻烦您帮我跑呗。部长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最后答应给她办。

  直到正式办调动手续的时候,彭长宜才从部长那里知道这一情况,部长就笑着跟他说:是小芳不让我告诉你。
  他当时觉得这个沈芳也真是的,图书馆呆得好好的,非要调哪门子工作?而且还让部长出头露面做这事,感觉不太好,但生米煮成熟饭,他也只有听之任之了。就由部长出面,到锦安请了一次客,算是对帮忙的人进行答谢,又以家属的名义,在金盾酒店宴请了亢州电力局全体党组成员。当时在安排沈芳工作岗位的时候,彭长宜明确跟电力局的领导表示,沈芳不懂业务,就安排个闲差就行了。于是,沈芳就被安排到了局工会。

  最近,沈芳单位换了新局长,这个新局长是外地人,为了快速融入到地方关系网中,就把沈芳从工会调了出来,调到了局办公室,出任副主任,上次沈芳给彭长宜打电话,跟彭长宜说了这事,还说局长暗示她,让她好好工作,老主任退休后,有可能让沈芳接任。彭长宜当时就说了一句:当什么主任,在工会多好,清闲,还能照顾到家。哪知沈芳却反驳道:你凭什么不让我进步,告诉你,我现在有这份能力,不比你差!弄得彭长宜哑口无言。

  为了进步,沈芳也就没了黑天白日,没了节假日,不停地应付上级来的领导,一些需要跟地方上协调的事,几乎全是沈芳出头,因为彭长宜在亢州有一帮的弟兄,都是科局长,所以,一般沈芳出面协调的事也都能办得圆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